璧还(一)【化合物拟人|宝石之国|冬巡组|南国的冰与花】


先是拟人再是同人。是个化学的世界,世界观的名称是“Compound”(化合物)。想写不可思议的世界观中真实存在的人,地理背景为我的家乡。前文人设。安特库是我第一本命没错【点头 其他相关见【化合物拟人】tag。

氯化钙(南极石)是男性,二氧化钛(金红石)是女性,二氧化硅(黑曜石、紫水晶、黑水晶/幽灵水晶)是男性,硫化汞(辰砂)是女性,氧化铝(帕德玛刚玉)是男性。四水合磷酸锌(磷叶石)在作者纠结了俩月后仍未敲定,出于本人偏好使用第三人称“他”。

含氯钠碱性铝硅酸盐(青金石)、硅酸盐铝钠(翡翠)是混合物,无拟人。碳(圆粒金刚石、钻石、黄钻石、金刚老师)是单质,无拟人。

 然而本章以上人物基本没有。化学梗请参考氯化钙的百度百科

 

2018年1月

临近新年,道路中绿化岛上,被精确控制着花期的万寿菊已经开成一片。磷叶石蹦跳着跨过人行道台阶下积了一层的紫花羊蹄甲的花瓣,旁边绿地上线柱兰的花蕾一簇簇地冒了出来。磷叶石想踩那些白色的簇拥的斑点,南极石好笑地一边劝说要爱护花草一边伸手拉回人行道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顺便牵住对方的手。

“哎,你来之前我一次次经过这条路,都没什么要踩的兴致。”磷叶石解释说。

又几片指甲大的白色花瓣从行道树上飘下来。磷叶石抬头说,这是今年第三还是第四次开花了吧。

他们又好奇地讨论起这株尖叶杜英上绿色的果实来,磷叶石笃定地说这玩意夏天的时候是褐色的,南极石说从前没见过这种植物回头查一下。仿佛手牵手的孩子,第一次去郊外游玩。

温暖的南海边的城市,冬天也繁花开放。绿地上前一季的葱兰已经完全落了,又被新的花瓣铺满,从北方引种过来的落叶乔木渐渐舒朗,缠绕在房前屋后的勒杜鹃仍有一搭没一搭地挂着紫红色的花。磷叶石拉着南极石从那个社区公园跑过,细细嗅着一列整齐栽种的桂花。

工作日的傍晚,公园中只有老年人倚在鞍马训练器上闲聊。南极石说:“那是四季桂。”

这天在当地算是较冷的天气,风中缠着清冷的桂香。南极石伸手整理磷叶石外套上不知何时反了过来的帽子,就听到他没头没脑地说:“想把花放进你的身体里。”

“嗯?”

“想把原野上摘下来的五颜六色的东西,都丢进那个装着饱和氯化钙溶液的长方形容器里面。我感觉我以前真干过这事。”

“……宝石之国那时的事情?结晶过程对晶核的要求非常高,哪有那么容易把杂质包裹进去。我又不是那些在高温高压下形成的矿石。”南极石想象到自己透明的身体里花的标本,感到一点点羞耻,然后果断否认。

“反正是我想做的事。可能是后来忘了吧?我小时候的性格你也知道。反正咱们现在都不能向金刚老师求证了。”磷叶石微笑着自顾自点头,“这里一年四季都很多花,重逢是在这样的冬天,我觉得很好。”

他继续说,“只是你再早些来就好了,那时这条街上的树,都开满了粉色的花……”

“是美丽异木棉吧。”

“对。现在都落了。但也就现在想想觉得遗憾,当时并没有想到你。”

“为什么?”

“想这种没着落的事情挺难受的。”磷叶石简单地说,又想到什么眨着眼睛咯咯地笑起来,“当时的计划更宏伟一些,想跟你一起去海边。”

“这里不已经是南海边了吗?”

“从地图上看确实是珠三角,但离海边还是有起码五十公里,专门坐车去好像也要一个多小时,要上岛还要坐船呢。”磷叶石低头晃了晃交握的一双手,忍不住说,“这个世界好大啊。”

那很近嘛。南极石想笑,拨了拨对方的头发说:“所以你不想自己去?”

“但总还是要去一趟,因为我觉得你就在那海水中。如果还没有等到你,或者等我自己实现更多改变,或许我就会去了。”磷叶石闭上眼睛,“只是等待不行的话,我会去到更远的地方。”

“……”南极石低声说,“是,我在那里。下次从Compound带点仪器过去,我给你演示全套海水制盐工艺流程。”

像夏夜的雨那样,四周人声渐起。南极石估算一下时间,是附近一所高中放学了。打量一下四周的奶茶店精品店文具店,大概明白这个商业圈的由来了。磷叶石拖着他,一脸好奇地把一个画着一只奇怪的团子样白色生物的塑料立牌指给他看:“这种叫二维码的图案,这几年经常出现在街上。”

南极石掏出手机,“你看,就这样扫。”他一边笑一边说,“应该是寒假的漫展。”

“哦,从去年开始街边就有这种一排排的单车,还都是同一款……”

“共享单车,你看上面也有二维码对不对?也是用这个付钱的。”南极石晃晃手里的华为麦芒B199,“红色的是摩拜,黄色的是ofo,小蓝居然也有。”在心里感叹,都在小城市遍地开花了,扩张速度真快。

“我没用过,其实我也不会骑单车。”磷叶石挠挠脑袋,“就是见老大(氯化钡)借硫酸的手机用过一次,回头就见她向行政处提交要求说要更新移动设备……”他很不客气的笑了出来,“还不止一样新鲜玩意呢,还有那个长长的杆子,能像这样拔出来。”

“那个是自拍杆。”南极石心想,不新鲜了,倒真没想到那个氯化钡原来也是对自拍这么感兴趣的女孩子。

“拟人也跟人类差不多啊。”

“什么?”

“我给你买台手机吧。上个暑假打工攒了一点钱,还没想到怎么用。我家里不需要我寄钱……我妈认为我选这个专业肯定很难找工作,打死也不让我寄回去。就是我去打工这件事本身,让她安心很多吧。”南极石偏头,望着街角从栽的黄槐,“你啊,来到人类世界也有七八年了,还是什么都不了解吗?”

“通勤族了不起哦……”磷叶石小声地嘀咕,像他这样在人类世界长大的化合物拟人差不多都这个样子,在人间另有一套身份和社会关系。金红石也是。自己的世界,在他们眼中真是如此简单的吗?“我从前基本一心想着打架,就想做什么我能做到的事情……”他虚虚地瞟过身边走过的背着书包的高中生,年轻的、与自己相似的面庞,“不如说,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太过复杂,有那么多人,那么过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的记忆直接从宝石之国的世界移了过来,那可是一个简单到只有二十八人的世界,所以开始的几年都十分害怕……”

他顿了顿,“不如不去想。大概,等到你来就可以了,你一定能理解这些复杂的事情吧。毕竟,我对这个世界是特殊的外来者,跟化学没什么关系,跟人类也没什么关系……”抬起头,绿色的发丝从微笑的唇角滑到耳边,“但是你,你不一样。你的故事已经发生在这里了,你是这个世界的孩子。”

虔诚又温柔的目光。南极石从未想过这样的神情会出现在磷叶石的脸上,有些恍惚,过往二十年落下细碎的片段在眼前闪过。从前也不是互相陪伴了很久,只是不知为何留下如此深的印象。从前的冬天,如今的冬天,渐渐重叠起来。

又一阵桂香飘过。南极石把对方往自己的方向拉,想说你发生了很多变化。

磷叶石说:“你变了很多呢。我想了解你。”

南极石笑了出来:“真想带你回我老家看看。我们门前有几株银桂,邻居家还有一盘丹桂,每年秋天都能打下很多花,老家的人都会用来做糕点,也能酿酒。那时不比这里,花香要浓郁很多。”

路过的穿着蓝色校服的女孩子好奇地往这两个人看过来,还有叽叽喳喳的讨论。磷叶石缩了缩脖子,想收回手然后被握得更紧。磷叶石从前在这条路走多少回都没遇过这种情况,现在强烈怀疑是由于南极石的出众样貌,又怀疑他自己对此时并无知觉。

南极石走快一步,若无其事地说:“我现在身上还有跟以前相似的性质啊。从小到大,我都觉得自己来自冬天。”

“生于冬天?”

“不全是。还在北方的时候,我在冬天常喜欢出门散步。大雪后撒了融雪剂的路面,路边含有防冻剂的混凝土建筑,大雾消散的港口,堤坝外茫茫的海水……都让我觉得很亲切。当然家里也有,比方说腌黄瓜,焦糖巧克力什么的。”

“渤海边没有暖气的户外……你还真不怕冷啊。”

“当然不怕,氯化钙可是应用最广泛的防冻剂。”南极石抬头望泛起橙光的天际,“我知道自己来自于冬天的海,很喜欢长久地望着她,潮湿的海雾和苍白的天空。只是,没有办法想起那里(宝石之国)的事情。”

“……”磷叶石想起在曾经那个共同度过的冬天,冰块说过的话,于是小心地问,“你,你想回去吗?”

“不想。”南极石低头看了他一眼,带着一点笑意,“我还有想追寻的东西,过去并不会给我答案。虽然迷茫一直没法解决,但也确实觉得我很幸运啊。我成为人类了。冥冥中想到,实现这个心愿大概已经付出了许多代价。”尾音很轻很轻。

“你一直想成为人类吗?”磷叶石好奇地说。

南极石笑而不答。话题一转说:“说来长到成年,我都没发现自己的身体与别人有什么不同。作为化合物拟人,除了人格来源就没有什么身体上的特质了吗?”

“老大说在受伤的时候会体现出来,大概意为体液是化学本质的溶液。”磷叶石老老实实地说,“不过规则并不总是适用,有的化合物根本不溶于水,有的跟水反应就成了另一种物质……”

“也正常……化学,本来就是一套充满了例外的规则。”南极石点头。

“反正老大说只要不弄破皮肤就好了,其他一切如常。我自己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因为在人类世界,还没试过在结界外弄伤自己。”磷叶石困惑地蜷了蜷被对方握住的手指。

抬头就撞见南极石低头,面带微笑地说:“我—会—小—心—的。”

“……”磷叶石扭过头,权当没听见。

四周更加热闹了,一片黄又一片橙铺在街道上。磷叶石又扯着对方看新奇玩意,指着一张占了半面墙的、画着花式撸猫手法的海报说:“这是啥?”

“猫咖,我以前去过一两次,不过小家伙们似乎不太喜欢我。”南极石掏出手机又扫了一下,“你看,星期五下午有优惠。下次带你来吧,它们肯定会喜欢你。”

“为什么?”磷叶石还以为他会猫语。

“因为你是春天。”南极石笃定地说。

又有女孩子好奇地凑过来瞄一眼。磷叶石扯了扯南极石的袖子,有点沮丧地说:“唉,不行我们得走快点,明明是我第一次带后辈出任务,怎么能老是玩物丧志。”

南极石还想说你成语用错了,但看他严肃的神情于是配合着一边继续走一边讲正事:“为什么让你来带我呢?”

“因为你的分子式量小,远比我更容易感知到能级波动,和我出任务的话找新生化合物拟人什么的效率都会提高。”实际上是磷叶石向氯化钡连上十份陈情表,说什么也要跟南极石组队,谁拦着他咬谁。

“是啊,前辈。”已经知晓事情始末的南极石使劲忍着笑。

“嗯。”磷叶石听到这个称呼神情明显地柔软下来,这倒是南极石未预料到的。“我一直暗暗发誓,如果在这个世界找到你,绝对不会再伤害你。可惜我没有什么神明好信的,唯有手中的刀。现在命运从头开始了,过去的一切都可以重新结算,我一定可以做到。”

他继续说,尾音微微上扬,“我们是拟人也是同人,所以跟其他人有些不同。在结界内战斗的时候我们受伤的时候,就像从前一样会碎掉。”

“是……宝石人的服饰吗?”

“没错,战斗方式大概也是从前那样。等会进结界你就能看见了,我发生了很大变化哦。”磷叶石抬起手冲他笑,南极石却避开他的眼睛,“不过你是新人,硬度还比我低,第一次战斗一定要克制。实在要碎那就我来碎好了,你以人类的身体长大,在突然改变性质后受伤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南极石沉默地盯着他,“你碎了会怎么样?”

“怕什么?就像以前一样,能拼回来。金红石也在这个世界啊。”

“金红石正处于春节前的鬼畜加班期,别想了。”

“我就说,通勤族真麻烦……”

“反正你不能碎,真碎了就我来拼回来。”南极石折了折袖子,眯起眼睛。

“……”磷叶石尴尬地咧咧嘴,“没问题吧?我记得你从前就不怎么会照顾人啊?”

“氯化钙有众多医疗用途哦?”南极石慢慢地说,“我初中时还看过几本医书。”

“行行,我错了,我会老老实实的,刚才就是热血上头一时激动……”磷叶石举手投降,“其实这就是个用于新手教程的小任务,还会和负责隔壁区的乙炔一起合作,搞不好我们去到她都已经解决了。哦还有乙炔会给我们传达正式组队的第一个任务。”

南极石叹口气:“我怀疑你原本就有拖时间让人家自己解决这次任务的心思……行吧,我们的目标结界在哪?”

“我正要教你这个,你对化学变化比我敏锐,从今以后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磷叶石愉快地拍拍对方的肩膀。

评论(7)
热度(34)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