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一篇自述

目前为止的人生,我大概经历了三次性格转变。

哎,不是特别强烈的改变,像是漫画里那种。问个六年的朋友,说你觉得我有啥变化吗?说还行吧,就是话变多了。对,我妈也提到过,说我小时候可乖可安静了,像个娃娃一样,还拿出照片为证。我多年都不置可否,但现在一想,卧槽这简直翻天覆地的变化啊,妈您真不觉得时代的车轮滚滚而过吗?哎可能这就是逐渐的变化难以察觉吧,毕竟所有改变都慢慢进行,又事出有因。人生的不可思议,常常是回首时才突然察觉的。

第一次大概在十到十二岁,小学的四五年级。大概是觉醒吧。对小学的三年级印象还比较深刻,那时候的我像是被包裹在茧中,不知道怎么突破又薄又粘稠的同学关系网。高中在宿舍洗衣服的时候...

【杂谈】来谈谈爱吧

在上京之前的暑假我常蹲在购书中心,看见好多好多小孩。怯生生的,到处跑的,闷声捣乱的,跟朋友玩无脑游戏的……我冲路过的小孩比V,也是有的理我有的不理我,有的趴在妈妈肩膀上盯了我一路。在几岁的时候已经有了性格,但是如此模糊又直接,完全无法判断哪些是童年的天真,哪些是骨子里的个性。说来,谁又知道呢?一个会在书店里撒泼要家长买公仔书的小孩,连神明也无法判断长大后会成为怎样的人吧。成长的二十年,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成为大人……成为人类。

我问我妈,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吗?哎,说不怕生是有,但是我再问,回答也很模糊了。我想起那个坐在阳台防盗网前面看月亮的我,在楼下的小公园等小伙伴来玩的我,最近就在想自己...

《逻辑黑洞》思路整理

原文  上一个注释(杂谈)

仰天长啸感谢小菁和英文君!!你们最好啦!这篇其实就是对两位的文评的回复=v=

小菁:

开头真的很梦境了!就是那种混乱荒诞,特别超现实,怎么看都不可能是真的的感觉。很多突然插入的片段和人物,没有意义的话语,还有自己突然知道的事实。

诶第一章我也多看了几遍才看明白~一开始觉得这个跟你之前好多文的画风都不太一样啊,如此热闹,色彩斑斓,好像以前更多那种岁月静好画风?(x) 等到何先生家里,开始有逻辑(啊…虽然回头看还是会发现一些奇怪的地方啦,但是比前一段容易看多了_(:з」∠)_)的叙述了,才开始看懂。这一段算是交待世界设定了,所以就开...

江家简史【化合物拟人|异界生物体恋爱故事|卖萌来不及,离别仍未归】

旧文补档,原发于15年暑假,是整个化合物拟人系列的原背景,初三闭关的少女心结晶。献给我的同桌,我的城市。字数一万七,短篇已完结。

江家简史

    一、瓶子

化学实验课,老师还在台上讲着实验操作和注意事项,江铱就已经在一脸兴致致勃勃的戳着面前的一大堆试剂瓶。

她拔出氢氧化钠溶液试剂瓶的橡胶塞一边念叨“这个是什么”一边凑到瓶口嗅嗅嗅,我一掌把她的脸拍回去:“实验室安全守则。”

江铱怨念地摸摸鼻子:“姐我又不是第一次进实验室了怕什么啊我可是立志要在有机化学闯出一片天的人类啊不从现在练起怎么行说好的追求真理坚韧执著的科学精神呢……”

“我告诉你,实...

白玉兰【植物拟人|全是妹子|背景是母校|纪念一个春天】

旧文补档,原发于16年春。脑洞有更多的植物拟人形象,比方说白兰啊,黄槐啊,忍冬啊……然而再也没有动力写出来qwq【眼含热泪】所以就这一篇了,全文三千。

植物拟人——白玉兰篇

仍记得那是在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她从冬眠中醒来。睁眼便见沉在雾霭与阴雨中的艺术楼,小叶榄仁树还在光秃秃的躯壳中沉睡,外面的荷花池边,串钱柳已经开过一茬了。她也还没长叶子,枝干显得很纤细,却先开了那么多花,花朵丰硕莹白,花心画着紫色丝纹,端庄又典雅——一树花犹如盖住纤细脚踝的白裙,繁复的头饰压着长发,旁边早她一步醒来的紫玉兰笑眯眯地伸手牵她下来。仍是春寒陡峭的时候,但温暖的喜悦已随着绵绵的雨落下来。白玉兰的心砰砰地鼓动着...

瞳孔【唯心主义科幻故事|时间的幻象|犯下错误又偿还错误的疯狂科学家】

旧文补档,原发于14年八月底,全文七千五,短篇已完结。

以前写的非同人非拟人原创故事全部放进【一切重来的记录官】tag。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找来看wwww

瞳孔

    一、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

木制窗台上盖着玻璃,阳光打下来在地板上映出莹绿色的光斑。地板是米白色的瓷砖,明亮地散射光轻盈的充斥着不大的房间。对面是书桌,放着几本留有明显使用痕迹的普通的薄皮书。同样木制的靠背椅被细心地放好,还有视线左边只露出一角的木板床,一切都透着一种很安静的被打扫的十分整洁的气息。时间很慢,但房间里到处是常年生活留下的气息,一切事物都在安静地等待,并且这个过程也好...

花火【文学少女与理工男神|对化学情书|属性暴露|没逻辑恋爱故事】

旧文补档,原发于14年国庆,全文一万三,短篇已完结。

以前写的非同人非拟人原创故事全部放进【一切重来的记录官】tag。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找来看wwww

花火

    一、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

我是肖芜。

我是一个平凡内向的女孩,最常听到的评价是“乖巧善良,要是再活泼一点就好了”。无论是在小说还是现实,这种女孩都是极其常见的近乎校园标配的角色,可我却有一个极富浪漫主义热爱一切文艺小清新简直不切实际的老妈。

我家开一家传统祭祀用品商店,卖些过年过节的利是封、双门神、爆竹、剪纸窗花之类的,放眼望去一片喜气洋洋的大红,刺得人眼睛疼还有一阵劣质印刷品的霉...

传说【接龙游戏转成文|一丢西幻|对规则之战|充满吐槽|纪念鸡飞狗跳的夏天】

旧文补档,原发于15年暑假,全文两万一,短篇已完结。

以前写的非同人非拟人原创故事全部放进【一切重来的记录官】tag。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找来看wwww

啊好怀念从前啊。

传说

古老的大陆,传说与魔法盛行的国度。

遥远的海岸山脉,在神圣的祭坛,战争的前线,传说的起点。

上古战争之后八千年,荒蛮之地最终托起繁华的城池。这里是梦想的集散地,旅行的必经所,传奇的制造区。

【圣城玛安塔】

但在极少数访客眼里,这座城市还有一个名字【秘境之门】


传说中的暗翼十三骑是一个神秘的团体,为各个酒馆街头提供了许多美丽的故事。大多数听故事的人都想不到,真正的十三骑就存在于这个不起眼的...

斑夏【死生诡辩与灵魂之歌|漫长的告别|为了继续向前走的故事】

旧文补档,原发于17年寒假,全文一万一,短篇已完结。

以前写的非同人非拟人原创故事全部放进【一切重来的记录官】tag。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找来看wwww

文中出现的女孩子明日光背景复杂,熟悉我的小伙伴可以说出是谁=v=

斑夏

正是不冷又不暖的四月,高空中无所遮蔽的阳光也让人出了一层薄汗。略显暗淡的直升机飞越大地上苍翠连绵的丘陵,旋翼掀起如浪涛般的噪音,又迅速地碎裂远去——

“就在这扔下去。”飞行员向机舱里喊,机身一转阳光照到他脸上,又听到一阵没在噪音中的对话声。飞行员的同伴很快走过来,把他提到舱门外。

有温度的光线立刻落满他的全身。衣领上一痛又一松,遮住眼睛的布带也被迅速扯下来。...

Pandora【神话魔改|一丢和风|纯少女幻想|关于如何交朋友的故事】

旧文补档,原发于15年一月,全文一万七,短篇已完结。

以前写的非同人非拟人原创故事全部放进【一切重来的记录官】tag。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找来看wwww

Pandora

Ⅰ.

——那时,我还不喜欢那些沉重哀伤的神话故事。

初见潘多拉。

春天的时候,班主任领着新学年的插班生走进教室:“这是从国外转来的新同学,希望大家好好相处……

潘多拉?好奇怪的名字啊。不过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嘛。

她站在讲台上,顺直的长发垂到腰间,忽地一阵风吹过像是某种奇妙的引力把窗外的樱花裹挟进来,粉色的花瓣落在她的脚边。

一阵馨甜的静谧。

啊……好漂亮。她忽然转动脖子看向我,冷漠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

1 2 3 4 5 6 7 8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