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学科拟人】日常三十题

 啊前天说好的无脑科拟小段子。说来昨晚睡前在床上翻滚的时候还想到了一个难得的全学科梗……明天写啦!

相关文章见【学科拟人】tag。

11、料理培训班


——你知道一只鸡蛋有多少种做法吗?


——可以煎,炒,蒸,烧,炸,卤,摊饼,切丝,剁陷,磕着玩,画着玩,甩着玩……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一开始英语的手里只有一只鸡蛋。她的脑子里只跳出了摊荷包蛋,整只蒸熟和打进面粉里三个选项。然后她就陷入了深深的困惑:眼下没有平底煎锅,没有煮蛋器,没有电动打蛋器,没有烤箱,撑死有个微波炉。幸好,她的捏着鸡蛋的罪恶之手浑浑噩噩地伸向微波炉时,顺利地被语文截下。


语文听完后挑挑眉毛:“你没有更多鸡蛋了吗?”


“学科院中最容易找到的食物储藏设备(冰箱)现存理科组……我可不敢开。”英语耸耸肩,并且在心里琢磨他这么问我是啥意思我又不是生的那个。


“文科组有一个隐藏的厨房,”语文笑了笑,“我看你拿着个蛋在茶水室站这么久,就想起来你大概从来没用过。话说你就没想想夜谈会后的宵夜时间,我端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么?”


七拐八弯兜到了那个面朝小院的房间,语文拿出两三个鸡蛋,伸手把英语手里那个也加进去。拿出一只蓝底白花的瓷碗,右手食指、中指和拇指分别夹住鸡蛋的两头,在碗沿上一磕,内容物就沿着弧线滑下去。全部打完后他看见一堆半个的鸡蛋壳,想到什么似的笑出来,用上指甲捻出白色的蛋壳内膜:“来,你过来,别浪费。”


英语对未知事物从来不会显出很怂的样子,于是眼也不眨地看着他把那玩意贴在她的鼻子上,并说:“这个叫凤凰衣。”


英语知道语文的范畴中莫名奇妙的东西有莫名其妙的效果这种事情海了去了,于是表现出相当信任地没有问“这个用来干啥”。她不问,语文也故意不说。取一双没有上漆的长木筷,撒点盐,左手端起碗并稍微倾斜,右手用筷子快速打散,先是顺时针,打到半匀后反过来。过筛,倒进面粉里,搅拌。


他一边架起铁锅简单清洗,一边指使英语去把香辛料篮子里的葱拿过来。英语在大葱小葱香葱胡葱洋葱中挣扎了几分钟,最后还是语文叹口气走过来亲力亲为。指使她去桌边坐好,在锅里抹一层油,下面粉糊。等这一面煎熟时他回头看一眼,发现英语已经(不知从哪掏出来并)摆好餐盘叠好餐巾——这倒是很熟练。


要知道,等饭吃(?)总是很无聊的。英语盯着语文握着锅柄的左手,忿忿不平地想:哎客场作战,等下回我网购些器材回来,我也能做出些像样的吃的。一看这种大铁锅就不是适合自己操作的类型。语文察觉到她的视线,头也不抬地说:“我不会做只够一个人吃的菜。”


英语愣住了。语文说这话时没什么表情,他低头正经做事的时候都没什么表情,但就是显得跟平时不太一样,有种奇妙的气场。不过他刚才肯定是误解了她的意思……等等,误解了什么?语文在下午茶时间站在厨房里把鸡蛋饼翻面不就是做来两个人吃的么?英语隐约意识到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她现在不在熟悉的环境中,都是气场的锅。


某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感像根丝线压在英语的喉口,让她只是动作优雅地捻着自己的鬓发,什么都没有说。说什么呢。


铺葱花,用铲子一卷,装盘。语文端出来时,英语饶有兴趣的盯着那像毯子一样卷起来的黄色片状物:“原来还有这种做法。”


语文说:“你别看篮子里还有十几只鸡蛋,每只磕两半,我能全给你做出不一样的来。”


这一点上倒还挺骄傲的。吃完,英语优雅地擦嘴,完成整套餐桌礼仪,然后放下餐巾眨下眼睛:“能再给我一只么?我想画彩蛋。”


用(不知从哪掏出来的)铅笔打稿,纤细的手指流畅地勾出曲线,用(同上)马克笔上色。语文站在她旁边看,对色彩的感悟与运用她比他强,这点他还是承认的。英语又叫他拿了个瓶盖过来,支着把整只蛋画完。把(同上)一根红色的丝带用点鸡蛋清粘在蛋头上,交叉绕一圈打个蝴蝶结。涂了指甲油的手指轻巧地举起那只蛋,英语侧过头,用另一只手支起下巴抬眼看他,露出微笑:“这个,代表了惊喜和另藏玄机。”


“……”语文说,“给我干什么?”


“知道你不舍得蒸熟了吃掉。”英语撇撇嘴,手指绕上自然卷的发尾,“在厨房里找个高的架子放上,能僻邪。”


“真的?”


“真的。”


(一次关于蛋文化的愉快交谈。愉快地写了一次纯粹的语英!相处模式大概是这样子。


啊,我真不是无脑地域黑,基本都搜过一遍的【诚恳】 英国人的鸡蛋,我找到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提及Egg,用英国人的话来说就是:看似简单,实际博大精深。然后会骄傲地介绍:“我们有Fried Egg(煎蛋),Boiled Egg(水煮蛋),Poached Egg(英式荷包蛋),Scrambled Egg(英式炒鸡蛋,摊鸡蛋)。”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随便百度一下“鸡蛋做法”就知道我笑啥了。文中介绍的葱花鸡蛋饼是比较简单的。


蛋壳里面那层白白的蛋壳内膜,被中国药典二部称为凤凰衣。我搜怎么磕鸡蛋时看见说可以去黑头收缩毛孔什么的。


鸡蛋的打法我基本参照我妈,当时的感觉那就是神乎其技。哎,要以后学做饭我第一个学这个。


大葱小葱香葱胡葱洋葱:都不一样的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复活节彩蛋:想展现英语帅气又优雅的一面


总体来说,我还真挺喜欢英语的性格的。虽然我的英语学得不好……哇)


 


12、褪色的衬衫


——其实这是一种时间引发的疾病,只有预防,没有治疗。


化学曾不止一次在洗衣房对匆匆过客循循善诱:不同类别的衣物要分开洗,你们那些便宜的棉布衣服上面都是硫化染料不能用力搓,粘胶纤维洗多了容易硬不能泡太久不能拧绞不能暴晒……


生物把洗衣篮倒扣在水里,很随便地说:“喔,都是些便宜玩意,又没有真丝什么的,反正不用干洗就成了。”


化学很用力的叹口气,拿起盐罐子往她的盆里加了一小勺:“就是因为便宜啊喂,你低头看看,上面的直接染料都已经褪色小半了,色相饱和度明度都不一样了你没发现吗?”


“你们在讨论什么?”物理愉快的凑过来,“要帮忙洗衣服么化学?”


化学险些一个罐子丢他脸上。他很生气,自己咋就变成理科组的保姆了?


……自己到底为啥要干这些事情。化学在廊下阴凉处支起晾衣架,整套动作十分流畅因为实验室晾抹布也是用这个。天气热了棉被要洗洗收起来,但是化学抱着被子经过理科组其他人的房间时,却发现那些同类的命运基本是被踢到床尾皱成一团。化学生气了,在浴缸里放水放盐命令他们把被褥统统搬过来。哇,理科组那个叫喜气洋洋嘞,立刻都敞开衣柜您请您请不介意别客气。


于是把换季衣物都拿出来,该晒的晒该抖的抖该扔的扔。不一会架子上就铺了不少理科汪爱穿的格子衬衫,差别就是数学偏好黑白物理偏好红蓝。便宜的条格布基本都是直接染料,颜色固着力较差,很能洗出时间的沧桑感。化学挑出白得最厉害的一件,红蓝苏格兰纹,他隔着十米都能认出就是物理最常穿的。他摸摸又皱又起球的下摆,如无意外那家伙今年应该还是这样穿,衣柜里一堆一模一样的……


……跟他说,这件扔了。化学一边想一边把它叠起来。


(要解释的梗不多,基本就是个衣物洗涤指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写的时候查了查格子衬衫真的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理科汪!各位即将上大学的理科汪!给你们看看这个格子穿衣指南:htt ps://www.zhihu. com/quest ion/26608760 我随便查了几个空格,你们看,精辟,真的精辟。


以及就理科组几位而言,应该是反面教材没错了。)


评论(14)
热度(21)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