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永不坠落【三日月】全文注释/三观杂谈/我对世界,人类,三日月的爱至死不渝

同人中的一股清流,一万多字全是两人的对话探讨世界的故事。【科幻】,二十四世纪数据化时代的尾巴。行走在故事的夹缝中的少女与有着美丽而强大的灵魂的老人,有意的相遇和注定的别离。本注释不按章节顺序而是分话题展开探讨。倾向是强烈的唯心主义自我中心,隐藏的人择原理,描述时代但不盖棺定论,本质上说是绝对乐观主义。

描述二十三世纪的万字科幻设定和三章《永不坠落》正文等,相关文章见【数据化世界】tag。


  • 科学家:我们应怎样度过一生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真是一本好书,当然我就是在初中的必考名著阅读里面读的……有很喜欢的片段,比方说钓鱼的保尔和坐在树上的冬妮娅的初遇,比方说蓝眼睛的阿廖沙倒在战场上,比方说保尔和丽达重逢后保尔从电影院走出来。但是,那句最经典的话,保尔走过瓦莉娅和战友曾牺牲的绞刑架,风吹鸟鸣,他想:“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

当时我只是被那种悲壮的气氛打动了,没有办法形容。后来慢慢地,一点点体会到经典的经典之处:人短暂的一生,应选择怎样的事业。

人的一生真的非常短暂——但是也正如三日月所说,非常漫长。千年的时光他并不作为人,那都是不算数的。作为人类就已经有百年的时间,现年十八岁的我想一想都觉得好长啊,能做很多事情了吧。我慢慢有了自己的答案,对于想要度过的人生。为什么要举科学家来做例子?先从审神者说起。

苋红注释已经灌过一通我对审神者的爱了……他非常了不起。先讲他写在屏风上的词,忍不住再次全文贴出来:

行香子·过七里濑

 

宋代:苏轼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水天清、影湛波平。鱼翻藻鉴,鹭点烟汀。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空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他说,他只是喜欢这一首的形式。优秀的词人不是特别优秀的词,也就是不知道喜欢什么,但已经抱有这样的感情了,那就继续走下去吧。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审神者并不像三日月一样对数据化世界有这么多分析和感慨,不如说他对身处的时代的理解是粗暴直接的,有点像旧社会农村包办婚姻,之前面都没见过,然而既然来到这个世界、既然要在一起了,往炕上一躺被子一盖就可以过几十年。我说的是二十三世纪的审神者,失去爱人之后对世界的态度反而轻松了。在那之后,他决定建立家庭、为拟人申请身份证、投入视界真实化的研究、研发波函数投影,都不过是为简单的目的、为自己而做的。他不再与世界正面冲突了,几十年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跟世界慢慢磨吧。

抱着这样的态度,他最终做了了不起的事情。了不起吗?估计他也不在意,因为波函数投影技术是被三日月继承后才发扬光大的,在审神者在世时说不定真的没啥影响。他啊,只是数十年如一日地待在那件漂亮的和室里,偶尔从操作面板、代码和公式中抬起头来,走到门外看看云和流水。或许会倚着门框,想念曾经最偏爱的堀川和兼桑这两个拟人,却也因为这样最早把他们送走;或许因为外面的动乱吧,很多年都不能回来一趟。想念曾经的人,偶尔出个门上个论坛,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就是这样的一生。

他的身上,糅杂了好些我所敬佩的人物的形象吧。一生只从事一件事,最典型的是科学家,当然许多教育家企业家也是。但是我早年上网第一个入的坑就是科普和科拟,在虫洞神经网看了不少科学家的故事,这种偏爱和向往很早就有了。怎么形容这样的一生呢?尤其做理论研究,不一定能应用,黎曼几何问世百年才遇到相对论,在无数研究所、无数实验室里,很多人写了无数报告然后就退休了,默默无闻。

有一段时间我的QQ签名是“生命是灰色的,而理论之树常青。”出自一篇科普,反用《浮士德》的名句,描述一位得出超越时代的理论、却因此不被承认、这个领域真正兴起时又早已被遗忘的科研工作者。太有道理了。我胸中的浪潮澎湃着,经常能因为这样的故事流下泪来。

所以,这样的一生是为了什么?……就如三日月所说:

【科学不仅是为了应用,更是求知。科学是真理,是根源,在我眼中,更是美丽本身。】

科学是美丽。为了追逐美丽,你所做的一切都有价值。因为探求世界,你的存在将与世界本身一起不朽;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最终也会影响世界。

嘛,我的数学成绩不足以支持我从事理论研究。但我也决定了,我也要一生从事一个领域,我想做城市规划,我所喜欢的人文地理。如果能这样做的话,我终究能度过有意义的一生吧。


评论(10)
热度(5)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