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坠落【刀剑乱舞|科幻|苋红背景|三日月宗近专场|哲学清谈|八月初三贺】

 心心念念的八月初三,三日月。虽然已经跟土方组没关系了但还是苋红尤其是审神者相关,万字世界观见前文=v= 三日月专场,对他的沉迷可以等同于对月亮本身的沉迷。不是乙女向,旅行者隶属于本人自己的平行宇宙世界观,可看做某种程度上的作者化身,有名字但写出来很奇怪还是算了。通篇哲学清谈,八成都是对话,讲个人与世界,不可思议的偶遇与别离。第三章(下)主要讲时代和命运,一生的意义,高贵的人类本能。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我们也终究走下去。满满的我流哲学=v=

写完啦!会写注释的,阐述我的价值观吧=v=


三、心境(下)
  “你已经满意了吗?”早就知道死亡日期,就不再有不甘了吗?“这个世界将会走向何方,你怎么想呢?”

“或许……会有更多人选择人格退数据化,回到地球上去吧。听说桃源的规模已经发展到了城镇级别。”

“不会吧,你之前说了那么多你和审神者在重现真实上的成就,不是安安稳稳在数据化世界发展科技是大势所趋吗?为啥反而要出去?”

“你想想,世界上有那么多人,自然会走出很多条通往未来的路啊。未来几十年会发生什么事,我完全预想不出也不奇怪,人类历史本就是多线并行的……而我,不过是个顺应时代的普通人。”

“您超了不起的,已经列入二十三世纪百位伟人了。算是青史留名了啊!”

“哈哈,小姑娘的崇拜果然让人心情愉悦呢。”三日月的脸上流露出原本属于他的神情,“不过,人类终究是脆弱的,不如说正是因为脆弱,人的一生才如此高贵而美丽吧。”

病卧羁旅中,梦萦枯野上。

“……可是为什么要回到地球上去?”

“因为宇宙还是宇宙。”声音愈加缥缈,裹得更密的金色丝线闪着光。隔着进入崩解进程的空间,孩子的笑容简直美得惊心动魄,“太阳还会膨胀变成红巨星吞没地球,仙女系还会与银河系相撞,宇宙微波背景辐射(CMB)还会向时空另一头传播。”

月球也,仍然围绕地球转动。人类的历史,不过掀去了数百年。

“可是,你不是说最小的世界最安全吗?在一个极度蜷缩的维度里,说不定就连膨胀的红巨星也……”

“这不是我的专业,但我可以肯定,理论上太阳怎么样都不会影响数据化世界。不过你忘了吗,安全地存活下来并不是人类在二十一世纪末研究人格数据化的初衷,探索我们拥有的可能性、探求网络化最终会去往何方才是。如今的数据化世界算是实现了其中一种可能性,但是只要那种初衷还在,人类就不会停止。太空时代伊始,齐奥尔科夫斯基说过‘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是人类不会永远生活在摇篮里。’”

旅行者懂了他的意思。火箭之父的话翻译一下就是,人类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好奇会死星人,探索的本能在走出非洲大草原时就早已定形。又想起《2001:太空漫游》那个经典的蒙太奇镜头,猿人往天上扔的骨头,一瞬变成了航天飞机。

“……所以说,只要安定下来,还是会克制不住往外走对吗。”旅行者叹口气,几次张嘴,还是说了最后一个疑惑,“那么,你们这代空间工程师的努力算什么?兜兜转转回到起点,这个数据化时代又算什么?”

“问得真好。一个时代算什么,当代的人是无法评定的,陷于洪流中所以无法看清历史。猎巫运动的时代,工业化的时代,文化/大/革/命的时代,高龄少子化的时代……只有后世才能评判,这就是历史所谓的盖棺定论。所以,个人的命运不能再算什么,因为这已经是我的一生。”三日月没有看她的眼睛,抬手让蝴蝶飞起,融入金色的茧中。又在旅行者忍不住开口时悠悠地继续:“既然我为之付出了一生,那么这项事业必然有意义。正是这个选择使我成为我,况且波函数投影技术本身重新定义真实,创造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新的艺术品,确实造福了一代人,不亏了。技术和知识本身就是人类的财富,对世界的认识,我们已经走出了一大步。”

“再况且,科学不仅是为了应用,更是求知。”三日月的语速加快,“科学是真理,是根源,”稚嫩的嘴角翘起,“在我眼中,更是美丽本身。”

秋风又起,枝叶摇曳。篱边的木芙蓉藏在云影下,粉白色的大花模糊了边缘。

旅行者笑着点头:“嗯,可以,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会好好的送你最后一程的。所以说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哈哈,我已经活得够久了,同伴和家人都早于我逝世。科学院给我发终身成就的时候,差点就顺手发了个长寿之星。”

“哎呀,你没把你的终结时刻告诉他们吧?——不对等等,既然这样长寿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些人不知道自己的终结时刻吗?”

“一般不知道,几十年前大会通过新版基本法就规定,身份证不再显示终结时刻。你看的应该是旧版。”

“……”旅行者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暴露了,转念一想对方肯定也不在意,于是听他继续说:“我作为刀度过了那么久,作为人也是,这种命运的意义有时会让我不安……不过,也总算走到了这天。……”

“你比你的同伴拥有更多时间,又不知如何弥补他们,所以感到愧疚吗?”

“……或许就是愧疚吧。以前大家在的时候,从来不知如何表达,现在终于可以说出来。”三日月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抬头望着天空,云的流动已渐渐停滞,“我可以为世界做些什么,却很难令特定的人更加幸福。作为人来到世上,作为人逝去,我也只能陪伴,甚至有时连陪伴都做不到。”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人生呀。就像你一样,意义只能由自己给予,必须选择自己的路才能得到幸福。无论如何,他们一定一直为你骄傲。”旅行者轻轻念出那些早已不为世人所知的名字,“岩融,今剑,石切丸,小狐丸,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相视而笑。三日月说:“谢谢你。道理我一直明白,但由你说出来确实特别有说服力。而且再听到这些名字……”小孩子撇撇嘴,抽噎了一下。

“嗯哼,那当然,我可是做过功课的。”哎呀暴露就暴露吧不管了,“在二十一世纪,我还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见过你,作为刀的你。我还有话想对你说,我想告诉你‘千年遗留’这种命运的意义。”

三日月露出惊讶的神情。空间崩解时相互挤压,从金色的茧一次次发出向外扩散的波纹,把水纹,叶片和阴影的边缘一层层糊化。旅行者站在那里,丝毫不受影响,虔诚地向他伸出手:“因为你一直被人类守护着。新月浮现的天下五剑,美丽的刀纹,几乎被完美的保存下来的岁月的宝物。你在时间中走得越远,寄托在你身上、希望你继续走下去的愿望就越强烈。你的存在本身就证明着历史,证明无数人曾存在过。”

枝繁叶茂的香樟下,丛生着大叶黄杨和垂丝海棠的木板路旁,铺着剪股颖和细叶苔草的绿地上。空气对流开始紊乱、行将崩解的空间中。少女的微笑含着悲悯和高傲,对那个包在金色的茧中的孩子说:“守护美丽之物,是人类最高贵的本能。”

平安,镰仓,室町,安士桃山,幕府,明治,大正。

“你说科学是美丽,那么你就应该明白这种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淳朴的情感。千年之后这种愿望已经如此强烈,暖色灯光黑褐的背景幕布,隔着玻璃看到刀架上的你,我想不止我一个人,在那个瞬间就理解了你流传下来的原因和意义。”

十二单上红梅罩着浓苏芳的名唤莟红梅的袭色,鲜红的鸟居上随风摇曳的注连绳,祭典上巫女手中发出清脆声响的神乐铃,全都系在你的身上。

“你是永不坠落的月亮,你就是美丽的象征。”

四周所有声响全部消散,两人间一片寂静。

小小的三日月还坐在那块大石头上,然而池水的影像已经消失。他冲旅行者招手,让她过来。然后解下腰间的本体——作为服饰的一部分在身上时是等比例缩小的,被孩子的手托着伸出茧外,就已经是二尺六寸的金色太刀。

“……”旅行者迟疑了。

“来,伸出手。”三日月温和地说,在旅行者小心地双手接过后自然的退回去,全身都包在金色的茧中。

“这样,它就属于你了。”透过越来越密的金色丝线,旅行者只能勉强看见那张小脸,看着他轻松地说,“失去主体人格后就只是普通的饰物,但毕竟是拟人的本体,精细程度是一般数据附属物无法比拟的。你们小姑娘不是很喜欢这种东西吗?收着之后用来炫耀也好。”

“……这把刀,有伤害性能吗?”

“当然没有。武器的本质属性就不是伤害他人。”

“……”旅行者低着头不说话,可是眼看着茧就要完全吞没他,还是忍不住喊,“等等,三日月!”

“——你还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吗?”

即使作为人类寿数已尽,拟人本质还是拟人,是从特定概念或实物中抽象出的人格。“你看,三日月宗近这个概念还存在于世上……”

旅行者噤声了。她想起来,这个名词作为人的名字被记住,但它的来源,那把古刀,数据化世界早就没有实体艺术品了。还有人记得日本刀这个概念吗?在三日月宗近看来,肯定是越早被遗忘越好吧?

拟人的条件,是寄托着强烈的情感。

三日月望着她的眼睛说:“那么,你会记得我吗?”

——

茧完成。人格数据初始化开始。个人视界完全崩解。

质地,形状,色彩,全数褪去。苍茫一片的白中,以渐渐融化的茧为中心,泛起蓝色的波浪。这是初始化后数据回到数据之海中激起的涟漪,以光子的形式散发多余的能量。在数据之海彻底平息之前,这个波浪会不断向外荡去,在大世界中扩散开覆盖方圆数里。在无数人的视界中,在各种各样的情景中,划过一条蓝色的线。这是无声的葬歌,知晓一个灵魂的逝去是对这个陌生人最大的尊重。

旅行者站在无尽的地平线上,大世界中。三日月宗近的实体在她手中虚化,很快也消散成光点。没有用的,她悲伤地想。无论是获得授权还是记住你,都没有用,不会对所在的这个世界产生影响。因为旅行者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因为故事已经结束了。

来来往往的人,似乎完全没在意这个奇怪的、不在视界之中的女孩子。完全不奇怪,他们可能真的看不到旅行者,因为他们都与这个故事没有关系。

故事结束了,她来到这里的任务就完成了。

正伤心着,旅行者又想起三日月曾说过的话:“真实”这个概念属于人类自身。不分位面高低,故事里外,对所有自由而高贵的灵魂一视同仁。

原来是这样。她微笑着轻声说,我们是平等的,对吗?

那么我也为你唱一首葬歌吧。她想起更早更早之前,在楚地旷原上回荡的曲调: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全文完) 


评论(8)
热度(5)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