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坠落(一)【刀剑乱舞|科幻|三日月宗近专场|哲学清谈|八月初三贺】

 心心念念的八月初三,三日月。虽然已经跟土方组没关系了但还是苋红尤其是审神者相关,万字世界观见前文=v= 三日月专场,对他的沉迷可以等同于对月亮本身的沉迷。不是乙女向,旅行者隶属于本人自己的平行宇宙世界观,可看做某种程度上的作者化身,有名字但写出来很奇怪还是算了。通篇哲学清谈,八成都是对话,讲个人与世界,不可思议的偶遇与别离。第一章主要讲二十四世纪的现状,时间和真实。满满的我流哲学=v=

相关文章见【数据化世界】tag。

一、内景

旅行者遇见他,是在服务器附近一处大型次级维度空间。

这里本是国家直属的研究机构,好像是在历史使命完成后回收设备并改造为私立公园。公园运营方的招标已经在外层公共平台上举行完毕,场面很热闹虽然旅行者不感兴趣,不如说她就是趁那时混乱的数据流偷渡混进公园内部的。毕竟是曾有最高保密等级的机构,依仗服务器的支撑构筑的防火墙在等级下降后也极难突破,但旅行者有自己的方法,只要不被发现就好。

……谁知一进去就看见他,独自站在以白色为基调的空间当中。被探究的目光打量了一会,旅行者承受不住的地干笑:“呵呵,我就是来旅行,路过,路过的。”

“哈哈,是这样,想要来参观一下吗?”他自然地眯起眼睛笑。

 

这里是个洛可可式的华丽的大房间,苍白的空间中放着几件古雅的家具,暗绿的织锦缎和雕刻描金的装饰物,墙上只挂着几幅色彩沉郁的油画。他熟视无睹的穿过这样窒息的华丽和毫不夸张的空荡感,旅行者却觉得头晕又熟悉,想伸手去碰那些物件。走在前面的他还在说:“研究所整体都有去数据化而借助微观维度构建空间,因在技术上达到一般视界无法实现的真实性,决定私有化后改为收费式公园。不过现在房间里的东西还不能乱碰……啊,你没事吧?”

“没,没事……”真的心虚。

又被打量了。“原来你不受影响。原本这个房间专门用来研究时间在虚拟空间中的计量,因此物件上布满复写程序。嗯,是不是很难听懂?复写程序就像你们年轻人常看的小说中,遵循一定规则来布置的魔法阵……”

“哎,我听懂了!刚想起来,这个房间就是《2001:太空漫游》里的那个吧?”

旅行者从那双蓝色的眼睛里勉强读出赞许。“现在还知道这种2D影片的孩子真是十分稀有了。好片子,当初设计这个房间时,我好像让研究员都去欣赏一回经典再回来工作呢。”

旅行者等他在回忆中沉浸了五秒,又慢悠悠地继续说:“所以程序会在辨认出身份证持有者的接近时自动触发,干涉其身份证的时间计量系统。虽然很有意思,但对不知情者还是有计量混乱从而触发终结的危险呢,所以会在公园开放前拆除——哦。”他顿住脚步,“原来是这样,你没有身份证吗?”

“没有啊,我并不在这里生活。不过你说的终结,该不会就是那个规定的自然死亡时间……?”

“是。那么,你了解这个数据化的世界吗?”

“呃,略通基本法吧。”

“你对这样的世界怎么看?对大多数人来说,时间已经变成随身装置的到期点和离终结时刻的距离,好像一种无关紧要的设置。你觉得呢?在这里能感受到时间吗?”

“确实不能……没有昼夜也没有四季,到处都是一层套一层的视界。刚来时我昏睡了一天才适应,啊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天……”

“哈哈。”他垂下眼睛看她,好像深夜四更的池水,新月随水波浮动,“实际上,时间还在。国际单位制中秒的定义,三个世纪以来都没有变过,如果你去这附近那座服务器外部大楼,就能看见那个模板铯原子。外面钟楼上的国际标准时间,也凭它校准。”

“哇那种地方能随便进去的吗?”

“一般不能。”他笑,“不过那个模板,也只是研究所早年的成果之一罢了。时间本身就与十一维空间共生共存,不可能从人类世界中剥离。数据不过是一重迷惑人的,隔在人类与真实之间的雾,我上研究生的第一堂课时教授就这样说过。”

“厉害了,前辈您德隆望尊还如此亲切地带小辈参观,还倾情传授人生哲理……公园外面那个小牌牌上写的那位高级空间工程师兼名誉所长,就是你吧?”旅行者一边说一边想,三日月宗近,我认识你很久啦。

三日月苦笑着说:“早就退休了,不过是闲得无聊来看几眼。到现在也觉得时间十分不可思议,时空本身也是,人类个体的时间也是。”

“为什么啊?你一直在研究,不是当代最了解其中规律的人吗?”

“不如说愈是研究,愈是发觉人类本身的限制。人类只是存在于世界之中,这样已经足够了不起了,过去却曾在探索人类能力极限的过程中走过不少弯路。早在二十二世纪晚期,社会数据化后不久,就有人研制出了时间机器。”

“那不是很好吗?实现了人类多年的梦想啊!”旅行者话音一顿觉得自己好像说漏了嘴,好在三日月像没听见似的说了下去。

“或许就是因为人格数据化的技术使人类对量子物理的理解加深了吧,但是时间机器的出现真的太早了。一切都猝不及防,数据化伊始的二十年正是社会剧变的年代,又突然有了改变历史的能力,人类的自信和不安都极度膨胀,发生过许多大事。你知道二十三世纪初的‘清剿活动’吗?当年服务器指数平台上有非常多相关帖子,我记得有几个几十年都是热度榜首。”

“还真不知道……这也不能怪我啊!随便一算也有一百年过去了吧?”旅行者据理力争,她确实去过那个论坛平台,不过关注点不在这种重大时政事件上。

三日月沉默一会。“哈哈哈,确实呢,毕竟我也是老人家了,这种记忆混乱也在所难免。”轻飘飘地带了过去,“当时清剿的就是滥用时间机器者,因为造成了严重的社会混乱,所以政府号召社会各界参与行动,并给予一定奖励。从前我家就从事这份职业,哦那时我们称对方为史修,历史修正者。”

“这,真的能改变历史?而且改变历史是这么大的罪名吗?”

“……就是因为相信能啊。胎生人使用时间机器的话会丢失现世的人格数据,相当于一去不返;慢慢地,时间机器的使用和基本上都是其他种族的人类,如亡灵,神鬼,拟人,其中有很多一直徘徊在历史中,甚至有大量原本不存在,但因接受了历史中涌流的情感而形成的新的人格。这些人,即使在时间机器被封杀后来到数据化的现世中,也要一生背负着难以界定的罪名。”三日月闭了闭眼,旅行者惊得脑子一空,然而只听到他平静地继续说,“不过,那都是后话。无论如何。被量子物理允许的影响历史的力量,只有个人的精神,这种力量实在是太过弱小,人类失败了许多次才相信,世界就是世界,个人的命运只会淹没在特定的时代中。”

“无论怎么改变,也不过是时代的牺牲者从这个人换到了那个人而已。我想,或许这才是历史的实质。”

从双缝干涉,泊松斑,到光电效应,波粒二象性;

从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到工业革命,社会性质变革;

从原生动物,腔肠动物,到节肢动物,脊椎动物;

从宇宙大爆炸后热汤冷却伊始,质子和中子聚集为氦核,星云聚集为星系。世界的故事不断的展开着,存在本身从来不会被改变吧。

“啊,来看这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左鬓的发丝稍从肩上滑落。白光弥散,而后水声渐响,眼前是月夜下的苏式园林。

“这是,真实的吗……”片刻,旅行者喃喃自语。

“或许吧。准确来说,十一维空间中只有三维在大世界中展开,余下的维度都极端蜷缩起来,而我们现在就在其中一个之中。现在想来,数据化时代后人类对微观世界的利用和了解到了这个地步,说不定早就不再是虚拟了。”

天碧银河欲下来,月华如水照楼台。

旅行者还是说不出话来。池上荷叶簇拥的回廊,用以借景的漏窗,太湖石掩着上墙上开花的茑萝,龟背竹,慈竹和凤尾竹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水面上云数据和无数程序堆叠出的波纹,正如曾经无数的极性分子和热力学过程所做的那样。

这个世界好像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千百年来,大地上发生的还是这样的故事,只有月亮一直在悲悯地望着人世。

“这里有月相的变化吗?”旅行者出神地望着那个来到数据化的二十四世纪后,就再没有看到过的银色星球,差点撞到前面突然停住的人的后背。

“哈哈,当然有,云层和天体运动都曾花费了我大量的心血呢。”三日月似是温柔地注视着庙堂的歇山顶上,堪堪悬着的大半个月亮,“今天是七月二十二,介于满月与下弦月之间,现在是戌时一更。”

然后,他低头冲旅行者伸出手:“是时候了。那么,对公园的提前参观还满意吗?”

旅行者挣扎了几秒,还是鬼使神差的握住了那只手。而后月夜迅速散开。


评论(2)
热度(5)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