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推荐这个靠人格魅力征服人心的博主!!呜呜呜呜呜呜呜果然温柔能拯救世界呜呜呜呜呜呜呜能成为这样的人真的是超级成功的人生了!我也好想尝试做到啊!!
就是因为伤害他人太过容易,所以不伤,格外打动人心qwq 能做出这样的选择,需要的勇气和耐心,都是极其珍贵的事物。尤其是在当今每个人都可以发声的时代,所有言论都开放的社区,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是真正的美丽心灵啊。博主的几千粉丝真不是盖的!我希望!有生之年!博主的影响力能跟圈内的同人大佬相提并论啊!
能够改变人的心灵,这就是语言的力量吧。

2682:

一个日记,关于小学五年级语言规范教育,可能还有点莫名其妙半路急刹的性教育。

双胞胎今天哭了,我正在看电视的时候,她们哭着跑过来,说:"姐姐,可不可以教我们说脏话?"


"什么?不!"我立刻屁股被沙发烫到一样蹿起来。"为什么你们会说这个?"
她们开始断断续续讲,原来是这样的,双胞胎的同学都会说脏话(她们的意思是,这很酷),双胞胎因为说脏话不够粗(还停留在"你是猪""才怪"的阶段),被大家嘲笑,伤了自尊心。


我一边安慰两只小老虎一边很欣慰地想,我们小学那时候斗狠,比得都是看谁尿滋得远,这一代看起来还是文明了很多。

我说:可我不会说啊(谎言!但这是善意的谎言)
姐姐:你在我们面前从来不说,但是你打游戏的时候说的很大声。妹妹补充:关着门我们也听得到。
我面红耳赤。


因为很好奇现在的小学生粗口猖獗成什么样,我让他们给我举个例子,说一下学校里流传最广的一句。妹妹张嘴就来了一句,听得我想把耳朵拔下来。

"w要狠狠cnmdb!"

哇,这真是……主谓宾定状补,都全了,远远超出我的心理预期,越过"小朋友们可爱的粗俗"直接到了"油腻大汉吐痰"这种让人有点观感不适的阶段。我开始怀念比赛撒尿互吐口水的千禧一代。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我问她们。好吧,都不知道,但是就像一句暗号,不说就会被看不起,被驱逐出"他们太屌太酷炫啦"的族群。人类有时候真的好蠢,真没意思。

姐姐说全校女生最喜欢的那个男生,一个敢当着老师的面踩草坪的小帅哥,甚至会说英文的粗话!太帅了!
我很不成年人地暗暗不爽了一下,我还会说全国大部分方言的透妈词呢,我炫耀过吗?我骄傲过吗?加上我还会比各种垃圾手势,这样穿越回去是不是可以在全市的小学称王了?

她们求着我教她们那句英文,我意识到应该是那个f开头的词,犹犹豫豫不肯讲。你是个大学生,你肯定会说很多,不然岂不是白读书了吗?她们开始质疑我的学历。
我的九年义务教育,我焚膏继晷抓秃头发的学习,师夷长技,居然就是为了今天给小学生教脏话。

从我嘴里抠出那个词后,她们欢呼着开始念叨。看着两个十岁的小女孩此起彼伏地喊f word,这种感觉有点微妙,有点沮丧,就好像一个发现女儿未婚先孕的单亲爸爸,仓皇而且徒劳地思考"我的教育哪里出了错"这种问题。


我想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妹妹鬼鬼祟祟地说,也是cnm吗?
不是的。
中国的脏话一般是以你为中心,亲属关系为半径画圆,顺着族谱睡一轮过去,尤其逮着妈不放。而英文语境的骂人,则非常泾渭分明,你是你,不关你可怜的母亲什么事,最多骂一句motherஇஇer,说你是个俄狄浦斯。
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姐姐问。
科学家都在做什么?为什么还没有开发出来微型虫洞来解救世界上所有处于"我好尴尬,我要死了"绝境的人类?


我知道一定是很脏的意思。妹妹说。是和生小孩有关的,很恶心。她哆嗦了一下,表示非常厌恶。姐姐则开始放声大笑,但是是那种通常用来逃避尴尬话题的紧张又干巴巴的笑声。两个小鬼头挤眉弄眼。

不是的,这个事情本身是很美好的。这是一种……让小动物能生存下来的事,人们做这种事,很多时候是因为喜欢。而且生小孩是很好的事情,也很勇敢。我说,你们就是很好的小孩,如果可以,我就很希望我能有你们这样的孩子。
双胞胎融化了。我太帅了!我心里暗暗给自己这一番骚包发言打了五星,满分五星。


那这种事是怎么做呢?姐姐的求知欲突然进攻。我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心情仿佛我第一次玩黑魂2的那天。
所有的家长,是不是都经历过孩子突然无法再被"是垃圾桶捡的""鹤送来的"言论糊弄的绝望平台期?而我只是一个,最多和被子自行车有过一点不清不楚的刚刚成年的成人,我该怎么正确传达自己从各种猎奇外网上塑造起来的观念?
小学性教育教材的编写难度可能堪比大学物理。说到物理,到底怎样可以就地捏一个虫洞出来,可以让人直接躺进去远离这一切的那种?

我最后放弃了,很泄气地耸肩逃避:就是……先从紧紧拥抱着开始。具体我不知道。(谎言!这次是懦弱的谎言。lame)但是我知道那是很美妙很快乐的事,真的一点也不脏。
我最后告诉双胞胎:如果下次有人说这句脏话,也可以不要回。你们其实可以紧紧抱一下他们,如果他们够聪明的话,他们甚至会为自己感到害臊。

我没有不让她们说,因为我想起了自己的小学……我乱七八糟的作业,垃圾桶里的课本,课桌上的留言和口水把我的校服袖子弄得脏呼呼的,但擦了也会重新出现,我再也没有去尝试过。还有在大家的起哄声里,我的朋友被迫把我的书包和作业丢到楼下,她们哭着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无法责怪双胞胎,就好像我无法责怪我的朋友。我早就知道孩子们之间格格不入的代价,远远比父母想象得残酷。我已经长大了,我不害怕自己一个人待在「孤独但正确的一边」,但是她们还那么小,什么都可以轻易摧毁她们。
我只希望她们不受伤害平安长大。哪怕代价是做一段时间嘴巴不太干净的小混蛋。


只是我还是忍不住,很认真地说:一个人一辈子会遇到很多坨人形狗屎。可你们是好孩子,其实你们不必回应那些恶意和愚蠢……
这句话曾经是我的医生对我说的,鼓励了我一生。
"世上最糟的,就是自卑和报复心理,永远要维持自尊和诚实廉正。"
够劲!虽然这段话有点抄袭了《我在伊朗长大》,谁在乎呢。 我心里给自己打七星,满分五星。


我不知道她们有没有懂,因为这时候她们妈妈下班回来了。阿姨开门的瞬间,这两个混蛋就抛弃我扑上去,喊:"妈妈!姐姐太厉害了,什么脏话都会讲!"
阿姨看着我。
我大喊:不是你想的那样!
阿姨看着我。
好吧,就是你想的那样,但我可以解释。
阿姨看着我。
我解释不了。我溜回了房间。


我在房间里打了一个晚上黑暗之魂,骂空所有脏话储备,同时诅咒这世界上所有不比赛撒尿,偏偏要学骂人的小学生。

评论
热度(5050)
  1. 共长天.mondpyapojr 转载了此音乐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