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学科拟人】日常三十题

因为这一篇很长,四千了,所以这次只有一篇。用了一点点弹丸论破梗噗。哇全员梗!暗含多个CP!基本两两连线了大家加油挖掘!唯一没有的大概是生地……没事我有个很甜的脑洞!下一题写!嗷!

相关文章见【学科拟人】tag。

 13、鬼屋求婚

——假如数学变成了小孩子。

摆成俯卧的姿势,能仰起头来。生物晃着手中鲜艳的伊红美蓝培养基,指引他往上看。看他能用双手支撑抬起整个上身,作出最终判断:“应该四个月大。除了比较安静,总体发育无异常。”

化学叹口气:“我去调配些营养剂。”

物理拿着音叉一边笑一边戳他圆嘟嘟的脸:“哎呀哎呀,没想到老大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但这不是很麻烦么?可爱不能当饭吃啦!我们的计算器和程序员都没有了!”生物皱眉。

政治说,无论如何这都是学科院的大事,要召集全员探讨事变原因与解决方案。

理科实验室,全员围成一个圆圈,缩小版的刚被喂饱的数学放在中间的一张桌子的桌秤上(?),政治站在讲台上,一敲小锤:学级裁判开始。

猜想一:历史倒退。

政治解释:就是某种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使时间轴发生大幅度后退,导致数学从成年人缩回小孩子。

言弹!历史举手:“同一逻辑体系中,理科组的时间轴应当是同步的,那么物理化学生物不应该是现在的外貌年龄。”

“同意。如果那样的话,物理刚满月,化学是原肠胚,”生物点点头,“而我,是桑椹胚。”

物理插嘴:“说不准我们所见的数学根本不在我们所在的时空中呢?老大一贯质量超常,气场不凡,搞不好就在半径三十厘米的区域内形成一个凹陷……”

“那并不能解释他现在为何是孩童模样,驳回。”政治敲锤。

猜想二:人择原理。

政治解释:因为当前的世界观中的人对于幼体数学怀着强烈的渴望,于是他便以这种形态出现。

……理科组面面相觑。化学一脑门黑线:“不,绝对不是我,你们这两只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废柴肯定会把养小孩的任务全部推给我,我绝对不会干踩自己一脚的蠢事。”

生物陷入了迷茫:“反正不用自己带每天有个柔软的动物幼崽戳着玩确实挺好……但是,我有大把恒河猴小白鼠文昌鱼黑腹果蝇拟南芥秀丽隐杆线虫的胚胎、幼体、成体啊,非要这只无法重复实验又没啥研究价值的干什么?”

物理哼着小曲:“我倒真心觉得这样的老大挺好。喂,不是么?简简单单,坦坦荡荡,比原先那个死鱼眼好多了!”他说完一顿,“哎,万一他啪地一声变回来,千万别告诉他。”

英语讪讪地举手:“幼体化确实是个很萌的梗啦,但是这也太小了吧?不会说话,不会跑甚至不会滚,没意思的。”

历史认真地思考片刻:“经典的幼体化一般是还原到四至十四岁的年龄段。”

言弹连发!政治敲锤。

猜想三:逻辑关系错误。

政治解释:按三段论来看,大前提是数学存在于学科院中,小前提是这个不是其他任何学科的小孩存在于学科院中,我们的结论是这个小孩是数学。然而实际上学科院中存在的不一定是学科,存在的东西不一定被全部认识。故而结论错误。

文科组沉默一会。语文笑笑,说了今天第一句话:“那我们没办法了。”

历史小声说:“我宁愿他根本不是数学……太可怕了,逻辑本身遭到攻击这种事。”

英语没有说话,有些担忧地瞟了一眼语文垂下的手。

地理说:“或许数学本人仍在学科院中吧,就算是成人状态的他,院中能藏下他且未被我们发现的地方仍然不少。”

物理没有理会对面,自顾自地挠挠脑袋:“我们现在的目标是,证明他就是数学对吧?”

“咱们的实验室没有检验STR分形的仪器,精确的DNA检验可行性不高。”生物说,“我可以试试血清学方法,比方说红细胞凝集实验……哎呀。”她去拿微量移液器的手尴尬地定住了,“我们这有数学的父母或者子女么?”

“没有。”化学冷静地说,从试剂柜上取下阿氏液,枸橼酸钠,枸橼酸,葡萄糖,氯化钠和双蒸水,“血型这一项可以先试试,理科组全员的血型不是都记录在案吗?”

“也成,反正都要取样才能分析。等会应该还要取头发样品和尿液样品,不过这两样都好办。”生物叹口气,熟练地撕开一次性真空采血器的包装,“不过在这么小的对象身上采样,采血量不好把控啊……物理,你来当夹板固定着他。”

奇怪的景象,三人各操各的工具,围着秤上一个小小的物体。历史似乎才意识到他们要干什么似的,惊讶地拔高了声音:“你们这是,没有充分准备就把这个婴儿当做研究对象吗?他不是你们的老大数学吗?”

“……”化学把灭菌离心管放到架上,侧过头低声问,“没问题吗?”

“应该没毛病。相信我的技术,这瓜娃子皮实着呢。”生物一边轻松地说,一边拉动活塞,“你盯着桌秤示数,波动大就告诉我。”

“有一件事,你们社会科学大概一时无法理解。”物理用食指勾着婴儿的小手,似笑非笑地抬起头,“在场的我们三个,都是实验科学。以实验方法为基础,一切结论必须是实验的、归纳的,一切真理都必须以大量确凿的事实材料为依据。没有数据,没有材料,没有仪器,所有叙述都是谎言。

——而数学,是纯粹的思维科学。看,现在的他像是藏了起来,无法证明自己存在——虽然他也从来不能证明自己存在。如果我们不能替他证明他自己在哪里,恐怕他是不愿意出现的哟。如果我们不能证明他存在于此,没有人证明的话,他宁愿相信自己已经消失掉了。”物理垂下眼睛,摇晃一下婴儿刚被贴上创可贴的手,“是吧,数学?”

他睁着圆滚滚的眼睛,发出些许伊伊呜呜的声音。生物那边一锤定音:“是数学没错了。”

政治抬手,似乎是安抚了文科组稍微焦躁的情绪:“那么,下一个。”

猜想四:二元对立

政治解释:这个婴儿是数学,但仅仅是数学的一部分。他失去了作为数学(学科)的所有能力和性质,但也正因如此保留了作为拟人唯一的性质。

“失去的部分,”政治的眼神往理科组的方向虚虚滑过去,“肯定还在学科院内,由你们找出来。”三只熊孩子(?)嬉笑着应了一声,各自抄家伙(仪器)去了。

“遗留的部分,”政治低头盯着圆圈中小小的孩子,只把手往文科组的方向滑过去,“我们来讨论这个‘他’到底是什么。来,你们想想,现在这个数学跟以前的数学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在哪里?”历史已经开始懵了。

“不说人话。”掷地有声的判断。

……

“……是啊,要是没有了交流能力,也就是不能被其他学科利用的数学,还剩下什么。”英语笑了出来,“以前居然没有想到,原来这个数学的拟人是这么,这么的……”

“他本来就是工具,他的工具性比我们都要强。”地理沉默一会,说。

“是说,这个婴儿是仅剩的作为人的数学么。”语文轻轻地叹气,抬头发现文科组全员都在看着自己。他模模糊糊地想,是故意让我说出结论的么,一个两个混蛋。

“二元对立的话,是理性(rational)与感性(emotional)?”英语突然说。

“因为只有感性能被我们看见。”政治迅速地接了下去,“那么……”

语文“啧”了一声:“政治。”

“我的处理方式能提高效率。”政治抬起眼睛,定定地看他,“由我来提出观点,由你们来认同,这样得出结论不是快很多吗?”

语文侧过头,从这个角度看去刘海遮住了眼睛。政治默默地等了一会,很快地低声说:“我会尽快解决问题。”

“我们找到啦。”物理及时的发声吸引了文科组的注意。他愉快地指挥化学搬来一块教学用小白板,画了一个圆圈:“这是我们,”然后随手画了几根极其抽象的线,“这是我们所在的引力场。”

“……”英语说,“你画个太阳是想说明什么?”

物理哀叹一声:“你要意会,你懂吗,场是真实的,是物质的一种存在形式!”

地理走上来,拔出他手中的笔,以圆圈(即他们的所在地)为中心画出理科楼本层的平面图。

“嗯,是这样,我们刚才在实验室后方建了一台简易接收器(生物晃了晃手里的接收天线)。”物理从善如流,在图上画了一个小框,“检测空间内的电磁波或其他信号源。我们这没人用手机吧?嘿,在学科院要手机干什么。反正剔除无线wifi,电视信号等之后,还剩一道比较强的信号。”

“噢,”历史说,“曾经很多人相信鬼魂是电磁波或者中子流来着。”说了不了解领域的专有名词,她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其实现在也挺多人信这个。”物理没有解释,露出狡黠的微笑,“那都不重要。生物!”他打个响指。

生物打开讲台的投影,屏幕上显示一个excel表格。她掠过密密麻麻的数据,跳到最后一栏。

“回车。”他再打个响指。

“你还什么任务都没有输入……”地理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在显像的轻微模糊中表格被填满。

“芯片和内存已经拆了,电脑本身没有运算能力。”物理耸肩,“是数学帮我把这个陈年旧坑给填了。他就在这个空间中。”

“你自己懒得处理数据还骄傲。”生物走下来,愤怒地竖起中指,“下次再耍帅你遥控操作。”

“别管啦。”物理愉快地继续说,“根据刚才生物举着天线绕了一圈记录的数据(感谢伟大的志愿者!),大概可以画出场力线。”他换了种颜色的笔,画完明显听见其他人的吸气声,“就是这个,信号来源,器材柜。说来因为我们刚刚实验做得太高级一直没用到这里的打点计时器啊气垫导轨啊什么的。”

“里面……有什么吗?”历史犹豫着说。

“玻璃柜门嘛,当然能看见里面没啥特别的,反正藏不下那么大的一个数学。”物理说,“嗯,搞不好他变成了暗物质?”

没人回应他的笑话,听不听得懂都笑不出来。众人紧紧地盯着那个一看就很无辜的柜子。在这时,语文静静地走近那个放在桌秤上的孩子。已经到了能仰起脖子的大小,别的小孩就算不能滚也有很多动作了,明显这是个安静的宝宝。他眨着眼睛望着语文,语文吸口气,看见绿色的显示屏上示数一点点上涨。这是什么?他有些动摇了,却不知道是桎梏什么的东西在动摇。宝宝抬起手,他不敢碰。宝宝往他的方向侧过来,尝试着翻身,语文怕他掉下去上前一步,就在这时突然听见政治的声音。因为身体发育程度落后于学科院其他人,彼时政治还没有他高,就在脖子后面,非常惊悚:“我知道数学来这出的意义是什么了。”

语文赶紧回身睁大眼睛嘘他,政治不为所动,他说:

“大概是出柜吧。”

器材柜稍微动了一下,然后数学掉了下来。

(差不多全员了,梗太多,反而无从解释……哎有兴趣就去百度吧!反正我也基本上是直接百度现学现卖……

说些有争议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广义),逻辑科学,这三大分类基本是人类知识的大框架了,物化生和自然地理都算自然科学,政治属于社会科学,人文地理、历史、两门语言属于人文科学。哲学有争议,个人倾向于逻辑科学。数学我没找到肯定说法,但应该也是逻辑科学吧。

物理的验证试验。我乱吹的……基本乱吹……本来想搞个量子通信,然后发现基本糊涂了,各位理科生手下留情不要介意各个概念的从属和范围问题……

政治和数学,除开第一篇《方向》,都是几乎第一次写到他们的感情问题,哎呀,其实我感慨良多……明天有时间就写一篇语文的分析吧!哎哎,并且意识到了这两人的相似之处,有点理解当初为啥有数政这对CP了。

剧情其实很简单啊!我第一句就概括完了。以及也不算完全的文不对题吧!鬼屋求婚……诶嘿嘿嘿=v=

变重的那个,其实是我一直想用的一句话【目光是有温度有重量的。】哎,当时辣么尴尬的局面,愣是没忍心写出来。算了算了,意会意会。其实也可以理解成长大啦。

结局的话,主要是我不想写数学一下子变成那么大只的数学然后语文没抱住噗通砸到地上这么尴尬的事……

光着的么?应该不是吧,我写小孩大家也坦坦荡荡的接受了,应该自带换衣功能吧……唔……不过其实脑洞起来挺好玩的……)


评论(5)
热度(29)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