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猫注释】夜空中最亮的星

谈谈世界的秘密,自己永远无法拨开的命运之雾与亦真亦幻的人生。

我再不写这篇注释就要忘了,希望有兴趣的小伙伴再看看原文qwq 等到了一点点文评,也已经向小伙伴全部解释了一遍所有逻辑,我意识到这个故事真的难懂。我说过纯谈感情,但也许那是说谎——我仍然是个讲道理的人,甚至是这种过于强烈的倾诉的愿望,是这个故事暧昧不清。

从全文最直白的问题开始,乔乔是谁?大概很容易就有一个直觉的认识,那就是他不仅仅是一个种族未知的人物,而有更多含义。他是谁并不重要——正文就是这么说的——他自己的感情也非常清晰明确。温顺,直白,和一点点狡黠。但是叶庭的感情非常复杂,或者说这才是故事。仅凭这个人类小孩起伏的心潮交织成的,关于【我们如何认识世界】的故事。

 

首先,是童话一般的开头。对小孩子来说,这很容易就接受了,在遥远的某处,遇到将要一起成长的小伙伴。对他们来说,主动的示好也不是什么难事,不需要什么原因。但是,对叶庭来说,这么奇幻的一个开头没有让他想到比一起上学一起长大更多的故事。他不是想要在幻想世界中冒险,这在小男孩中也许不是很普遍,反映了他个人的特征——一个现实的,更愿意探索真实世界的人。他并不觉得真实世界无趣,会主动思考世界是什么样的,这种个人特性与乔乔的背景并不相洽,本质上导致了故事的复杂性。所以这才会变成一个相当哲学的故事。

在小时候,得知邻居小孩是妖精并不是什么令人震惊的事,起码叶庭很自然地接受了,但是他觉得奇怪的是不可以被发现这一点。世界居然是有秘密的,有不能通过努力学习将来就会懂的东西,哈哈哈。模糊地意识到乔乔的特别,叶庭就感受到了责任。他是个守护者。

这一个阶段,他学习的是【体会情感】。在与他人的交往中,我们在体会着愈加复杂的感受,并不仅仅是他跟我一起玩我就喜欢他这么简单了。发现自己的做法会影响他人的情绪,会尝试着为达成自己目的的小小欺骗,会在发现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时窃喜,会为了了解对方真正的想法学习拐弯抹角的说话技巧。

——如今已经成年的我,本以为早就遗忘了那个阶段的心情,没想到都还能一一回想起来。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脸说话,观察对方的反应,这种事情。抱怨和开玩笑,说出半真半假的话,在表达自己的意思同时让对方有点困惑,这些都是在那时学会的。

 

然后是一次进入人群的冒险。带一只有耳朵尾巴的妖精去漫展多有趣啊,我也想试一下的。而且乔乔还漂亮,我天。十三四岁的男孩子,总给我一种像玻璃弹珠一样的感觉,精致,易碎,又活泼。但当我到意识到这种情绪的年纪,尝试去了解他们但他们对我真的没有兴趣,而我自己十三四岁的时候,又太笨拙了,什么都不懂。嘛,都是往事了。我很想保护他,或许这是当时我没有做到的事。这就是叶庭那种想要去做,又觉得无能为力的心情的来源。

很有意思的是叶庭的烦躁。这个年龄,刚进入青春期,喜欢会渐渐变得不纯粹,零零碎碎的矛盾的欲望混杂起来。小时候那种想让对方开心又想独占对方的情绪真的很纯粹了,到了最纠结的年龄,会觉得对方很好又忍不住抱怨不够好,会想要触碰对方又觉得很奇怪应该忍着,什么都想说出来想要大喊大叫又会闹别扭希望对方先说点什么。因为人与人的关系也在这时候复杂起来,并不仅是朋友这么简单,渐渐会分出打招呼会尴尬的,集体活动想一起玩但不想两人独处的,一见就会吵架但是不见又觉得别扭的,恨不得一直在一起不想分开的……要如何区分,如何辨别。

对自己的理解也变得复杂。是的,逻辑上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对吧?但是如果不是通过他人的认同,那就没有感情上的积极意义,仅仅是“知道”,实际上并不能“理解”。乔乔直白地说他就是独特的,就令叶庭感到困惑。因为开始体会到感情的复杂,世界的复杂,所以在相信他人之前会更加犹豫。不相信你并不是不喜欢你,甚至有时候是因为很喜欢,所以会惴惴不安。

人与世界都在变得复杂,就衬托了所谓【自我】的渺小无力。因为已经意识到了“特殊”是危险的,更加想要保护对方,但也更加觉得无能为力。幻想的故事会使人失落,但也会使人平静。真实却是无止境的追寻与疑惑,每次尝到喜悦之后,都要更加努力去抓住它。乔乔的存在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所以会使叶庭在柔软的喜悦中又有沙子般的不安,而后是更深的恐惧。

真实就有这样的重量。承担真实,比从虚无缥缈的梦境中醒来更加困难,所以一定要长大。这是对人的真实,是在叶庭的人生中,乔乔的故事造成了深刻的不可能抹去的影响。跟乔乔是否真实存在,为何存在没有关系。

世界是矛盾的呀。小时候,看动画片里某个新人物,总是很着急想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呀,做这件事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呀,还会有好心的小伙伴说不要怕那个是好人!到后来,才知道好人与坏人不能这么简单区分,做一件事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的同时也想保护他人。能接受这一点就不容易呀,大家都可以回忆一下自己是什么时候明白过来的。叶庭就是从这时开始接受了世界的复杂性,并且迫切的想解决自己的困惑。

 

成为大人的第一步,是接纳。

接受现状,然后再想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地想为什么现状是这样。这就是后来叶庭尝试像其他人类朋友一样对待乔乔的原因。在这一场对话中,双方都有意隐瞒了真实的心情,故意说一些谎话。但是,【人类都有秘密】这句是没错的——绝对没错的。正是因为永远无法真正理解他人,引发了自青春期起蔓延一生的忧伤。

但是,人类很不可思议呀。叶庭做的决定,非常不可思议,迫切的心情使他有了勇气,尝试与自己一贯理解的世界的规则抗衡,把乔乔留下来。他说,来到人类世界之前的事情如果没有用,忘掉就行了。他在尝试欺骗世界,创造新的逻辑来对抗逻辑。复杂的心情被更强烈的决心掩盖。这一段,真是让人心颤颤qwq 省略的一千字都是由好奇心与欲望驱使的尝试,是早年幻想遗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画面。

 

但是,但是,他们失败了。这与决心和勇气无关,仅仅是因为当前的世界中,凭他们当前的力量,做不到。其中的逻辑我待会再讲。失败不是任何人的错。

 

之后是世界观修补过程。一开始就很明确的,小伙伴们都能理解,那就是世界上没有妖精,没有魔法森林,那种神秘又亲密的童年伙伴,应当存在于幻想中。但是故事已经发展到这里,为了回到真实,只能一点点把痕迹擦除。叶庭没有完全遗忘是因为他不接受,感情和逻辑上都强烈地不接受,才有后面废弃厂房中的一段。

一开始我只是想写一段令大家无法理解的话,因为无法理解命运,才是人的常态。但是写着写着,我又忍不住把逻辑链条串起来,解释一下假如乔乔存在那应该是什么。这个等会再说。

有意思的是,正是因为叶庭抗拒接受“乔乔不应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事实,才一定要失去这些记忆,否则他就不能作为人类生活。然而,当他接受了乔乔不会回来,接受了没有逻辑的命运,记忆就像是失去了证实世界观的功能,仅仅作为故事全部还给了他。

因为再长大一点,我们会发现即使是没有逻辑的事也会发生,不应存在之物也可能存在,真实并不像推理故事,全部证据仅仅指向一个结果。世界有时候由上帝指挥,有时候又自发生长,这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接受其他逻辑体系下产生的结果,我们眼中的世界才真正完整起来。

人类有追求真实的天性,但是真实的复杂,永远会超出个体的想象。我们的了不起之处,就是永不放弃吧。与谜题暂时和解,是为了继续生活,等到自己足够强大,甚至自己等不到也没关系,等到人类足够强大……愿望终会实现。

 

小伙伴说很喜欢温暖的结局。嗯,温暖吗?也许吧。这时候,叶庭内心想到的东西很多,想要答案,想要回应,想要证明,但是这些都无法实现。但是,他能向自己证明最重要的东西——爱与承诺。在理解到猫与乔乔的关系的那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决定,留在它身边,一直到它离开。因为明确了自己能做到的事,反而感觉到了轻松。也许在以人类的身份生活的时候,我们想要太多东西,但是也有某些瞬间,我们会明白仅仅重逢就是命运的馈赠——无论什么形式。

我喜欢这个结局是因为它亦真亦幻,有种奇妙又柔和的,语言无法描述的平静。那些曾发生过的奇妙的故事,如今只有他一人记得,无法证明,但也无法证伪。我认为这才是童话故事的结局。虽说人类在追求真实,但是,其实啊,我们都明白自己离真实有多遥远吧。有没有试过做一个梦,某件你很盼望的事发生了,要花上好一会找各种证据才明白日子还没到或者那并没有真实发生。啊我曾经梦见打开百度贴吧看见好多条回复,这么长(比划)。有没有一句话,你不知道曾经自己有没有说出口,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它被说出口。

不要说几十年的人生,哪怕是目前的我们,回忆中有些片段也已经破碎。有些事情,有些感情,有的决定,已经陷入迷雾中,后来再没有能力去证明。亦真亦幻,某些时候就是人生对我们的样子吧。

 

但是,就算无法辨别,我们仍然要做出决定。为了走下去,为了继续取得生存的意义,我们必须对过去作出决定,对于困惑,必须要给出答案——没有正确答案,但是必须思考。肯定或否定,相逢一笑泯恩仇或老死不相往来,执着追寻或者留待后解。必须要经过这种思考,这段人生才算真实发生过——所以说,我们所追寻的是对自己的真实啊。

 

就这个故事,我的答案是,我相信他是真的。乔乔真实存在着。

 

倒过来说,我们的逻辑中不可能发生的事,真的是不真实的吗?正如上文,仅仅在人类当中就又不止一种逻辑体系被使用着,我们的世界是多逻辑并行的可行吗?

以前我曾经说过,人类只能写出人类的故事。故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远超人类种族特征的存在,诸如长生不老,无敌的强大,不能与他人接触,以神明自居……但是,仔细一想,这样的存在要不就是以人类的方式互相交往,要不就是渐渐了解人类进入人类中,只要能被理解,能引发共情的,一定是他们身上人类的部分。

再倒过来,有没有真正的人类不能理解的故事呢?正文中乔乔对着正在醒来的城市说,曾经的他眼中看不见人类——实际上他说的,是看不见人类的故事。正如我们所经历的自己的故事,我们不会在意对话时教室外飞过的灰喜鹊,不会在意泛舟湖上时湖下的水草。并非它们没有在同一时间进行着运动和变化,是我们不理解也不在意它们的故事。它们的变化是我们故事中的背景板。

——一般来说,没有人在意。但是若是有个特别的人,突然在意了起来呢?对于乔乔来说,这就是故事的开始,他出于好奇心和奇妙的机遇,从一个童话的入口进入了人类世界,然后在这里留下来。

乔乔原来在什么样的世界呢?嗯,他是喵星人,那他就来自传说中的喵星——真的,那就是用来形容人类不理解的世界吧?猫咪们神秘又高傲,就是从遥远的地方来当我们的主子的。

说说我写这个故事真正的初衷。我对猫的感情很复杂。我喜欢猫吗?是的,我喜欢,我曾在故事中写过好些只猫。但是若是问我喜欢猫还是狗,我一定立刻回答狗。如果再问原因,我会说因为狗会听我话,而且只要在一起,它就会很喜欢我的。但是猫不一样,它隐藏着自己的心思,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也不知道怎样讨它喜欢。大概就是“我这么喜欢你,你居然不喜欢我”这样。

猫才像是人吧,狗就是只要付出立刻有反馈的,这种情况在人类中太稀有了。我们总是不知道猫在想什么,对吧?当我跟它亲近的时候,只能一遍遍地问自己,根据它的各种动作过度解答。当我们认为它成为人生一部分的时候,它认为我们是什么呢。

我期待着像乔乔那样的存在,这一点我可以对自己承认。粘人,信任,直白表达感受,又不失灵性。我喜欢乔乔,非常喜欢。起码也是曾经想成为守护者的我所追逐的目标。但是我终究写了这样一个故事,因为这样才是真实的。就算这个世界真的是多逻辑并行的,眼下人类绝对无法证明。逻辑之墙尚未被打破,乔乔不可能真正的生活在这里。

因为个体的思考太过局限,只能依据于一套逻辑形成人格,对另一套要么全盘切换,要么仅仅是接受。个体无法理解一切啊,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绝对障壁】,正是这逻辑之墙保护着脆弱的人格。某种程度上,并不是不能突破,而是一旦突破,就会失去自我。

这就是正文中那个大地下的声音说的,你应当回到那里去。

但是,跨越逻辑并非真的不可做到。上文说了,我们不能知道猫在想什么,但是看看现在的科技发展,说不好哪天真的能知道它们在想什么,它们有什么感情呢?说不定有一天,我们真的能理解人类之外的故事?

叶庭和乔乔实际上面临的,是时代的局限。

就像遥远的从前,祖先不知道天为何下雨,他们想出种种神话传说,发明出整套求雨仪式,却不明白为何不能真正掌握规律。他们哪里知道,真正了解这一点,要千年后理解水蒸气的存在,发现植物的蒸腾作用,研究过云层中水汽包裹着凝结核上下浮动的成雨过程,才能真正描述大气水循环。认知的局限,远超个人的尺度,这就是命运啊。

再但是,他们的尝试并非没有意义。问题的解决从意识到问题开始,有了去认识,去了解的愿望,人类的认知才会再进一步——人的好奇心是无止境的。我们已经想要知道猫的想法了,对吗?说不定很久很久以后,包含着我的愿望的、理解更多故事的愿望,真的能实现呢。

 

补充一些杂七杂八的注释。首先是人物的名字wwww 我好久不写需要起名的故事啦,上一个逻辑黑洞的真的随便哈哈哈。但是这一篇确实有来源,两个名字都来自我脑洞中想写但是最后没写的故事。

叶庭,对,有小伙伴猜出来啦,是言叶之庭wwww 暗搓搓献给我爹。

乔乔。是姓没错。我喜欢这个能重复两次念的姓氏,最早是意林小小姐的某篇关于一开始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后来喜欢上了的故事中,一个叫乔乔的小姑娘。暗搓搓给我的一个小伙伴。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故事的喔。叶庭从最后的梦中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垂落的粘连的白链——为什么,仍然是温柔的呢?因为雨一直是温柔的,永远是温柔的呀。世界的温柔,不因为个人的命运而改变喔。

标题的是一首最近喜欢的歌。喜欢歌词,我觉得这就是为了长大所需要的温柔了。作词人的想法也很契合,就是我这几个月不断提起的罪与原谅吧。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评论
热度(4)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