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一篇自述

目前为止的人生,我大概经历了三次性格转变。

哎,不是特别强烈的改变,像是漫画里那种。问个六年的朋友,说你觉得我有啥变化吗?说还行吧,就是话变多了。对,我妈也提到过,说我小时候可乖可安静了,像个娃娃一样,还拿出照片为证。我多年都不置可否,但现在一想,卧槽这简直翻天覆地的变化啊,妈您真不觉得时代的车轮滚滚而过吗?哎可能这就是逐渐的变化难以察觉吧,毕竟所有改变都慢慢进行,又事出有因。人生的不可思议,常常是回首时才突然察觉的。

第一次大概在十到十二岁,小学的四五年级。大概是觉醒吧。对小学的三年级印象还比较深刻,那时候的我像是被包裹在茧中,不知道怎么突破又薄又粘稠的同学关系网。高中在宿舍洗衣服的时候,说到童年黑历史,问小时候有被欺负过吗?我随口说有吧,当时所有人都震惊地盯着我,我说等会干嘛??她们说难道不是你去欺负别人吗?喂我是这种人吗。然后才想到,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的样子。虽然有一丢丢别扭,但是那时的自己,仍在我的记忆中。一段时间完全不记得为啥地被孤立了,哎也没咋就是一个人上下学,然后心里好像憋着一团情绪,在无聊的途中我会捡些奇怪的东西回家,好多年后我的铁架床上还放着几根奇形怪状的树枝和超级大的干芦苇。这种情绪让我想逃离,想斗志昂扬地重新开始,但是又想潇洒地告别。大概是想要朋友的情绪的萌芽。

舍友追问,那你到底被咋了?呃,我支支吾吾了一会,小学高年级的时候被同桌跟后桌欺负算不算……发挥集体智慧讨论了一会,说肯定是小男生喜欢你啦!真的吗?哎那时候都这样的。

哦。于是我也想起来了,跳过因为羞耻被弄哭的某次交作业(哇擦我记忆中居然真的有这种事情),就记得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了。我连那几段对话都记得清清楚楚。粘在手上像蜘蛛网一样的鼻涕,在课堂上无聊画的钟面,小公园学骑车的小孩跟洗过澡在门口散步的小孩隔着浓重的夜打了招呼……我就记得一些好事了。什么都会变,我明白,在小学同学六年的人在我敲着键盘的当下早已天各一方,就连我的记忆都任我自己选择。

很多事都遗忘了,因为就在四年级升五年级的暑假,我开始写东西。文档都留在我的电脑里,曾经在贴吧一个叫网络的帖子全部放出来过,后来我的贴吧挂了,好像在现在的贴吧账号挂了一点?有兴趣我会发呀=v= 内容挺耻的,但我很喜欢那时的心情,美丽的,美丽的世界,玫红的布鞋,嫩绿的叶子,洁白的花,从那时起就停留在我心中。会被美丽的东西吸引,是我的天性吧。除此之外的其他心情,好像全部被洗掉了,对于文字之外的那时我的生活,几乎不剩什么鲜明的记忆。

使劲去想还能记得一些,大多是被爱的美好回忆。少数是无法表达心情的抑郁难平。总之,在此实名感谢帮助我度过此阶段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认为我很有才华的黄校和班主任黄秋雁,和我亲近的当时的电脑老师和周末补习班的廖老师,以及不知道怎么帮我只能出馊主意的我妈。我知道我的小学就是个一个级只有三个班的农民工子弟学校,但我在这里遇到了在决定性的年纪拉了我一把的好老师,愿你们平安度过一生。

第二次在十四岁。毫无疑问这一年对我的人生至关重要,想想那个夏天都发生了什么,就感慨万千。现在的我最重要的人际关系,基本都从这一年开始。

在此之前,我没有朋友。或者说,不是真的没有,只是普通的打着交道,到更亲近的时候,又没有主动深入交往,在别人问起你们熟吗的时候,含糊其辞。不是不可以,是从来没有说出口——

“你是我的朋友”这句话,从想到到说出来,居然用了将近七年,不可思议。

我在网上和学校的人际关系,基本上对半分。笔友的关系比较脆弱,但是最亲密的也是在那时相识。最早和最牢固的网友关系发生在儿童文学吧,为了某人勉强包括铅笔森林吧。那时我是个文评党,认识了很多人,一开始只是想这么做,因为我自己写故事想要文评所以我去给别人写文评。慢慢变成了一种微妙的责任感。那时候有真心认为我很厉害的小伙伴,一直认为,我的自我就是在这一群人的评价中成型的。我得到了强烈得不可思议的欣赏和喜欢,当时使我鼓起勇气说出你是我的朋友的人,现在也还在我身边——

在打下一串句点,感叹号和qwqqqqq 的激动和忐忑,现在还记得。

这些素未谋面的朋友对我如此重要,但是很可惜,他们中多数已经失去联络。仅仅是想起,都常会有难平的心潮涌动着,这种感觉在贴吧账号挂了之后尤为强烈。【人生有憾】,即使我不愿意失去,时间也总会从我身上剥去一块块碎片。所以,我不愿意放下过去,过去发的任何一个帖子,一篇文评,我从没有删过,列表里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在黑名单中。我的圈名从来不改,我的头像,自我上网以来亦从未变过,如今接近十年。

说来很多东西我都甚少改变。我的水壶,一直用好奇小子的同一款,不停买新的换了四五个。我的伞则是天堂的蓝色红蓝格子边,换了三把。我的自行车在初中时老是丢,一共四辆全是黑色磨砂折叠的款式。连我的发型,一年剪两回,都十多年未变了——还没到二十岁就可以说出十多年这个词,我都佩服自己。

好多人好奇过我的头像居然能这么久不换,原因也很简单,我希望他们仍能找到我。这一年在撸否来收到过三两回说终于找到我的曾经的贴吧小伙伴的私信,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嘛也会导致很多小伙伴一看见这个头像就条件反射我也没有办法=v= 

现在仍在交往的这个阶段的网友也就七八个,连点赞之交都算上了。算好朋友的,撑死三四个,可以对号入座了朋友们。嘿嘿我觉得等会评论区就会出现了=v=

此阶段在学校也认识了一些人,但是初中时主要圈子还是在网上吧,那时我就认识方圆五步内的人,班里同学好像一直没认得十分全。唉呀跟大学阶段好像不太一样,但是实际有相通之处。。。总之,算好朋友的也就四个,都是坐在附近的人,又可以对号入座了。啊,这么说,我会在我的周围划一个圈子,对于进入圈子的人尽量讨好混熟,然后就给自己打造一个舒适的周围空间。只要周围的人都接纳了我,小日子就会过得很幸福。现在也是这样呀,不过是圈子稍微大了一点。我很喜欢主动开始一段人际关系,这样比较容易得手(?)。所以每到一个新环境我的交友雷达都会运转得特别猛,等小环境挺舒服了就渐渐开始咸鱼。。。。哎呀哎呀。

但是,圈子是会变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呀。有人本就不怎么上网,有人还在我的列表和朋友圈中,但是关系已经淡了。你不再是我的好朋友,不是因为你或者我做错了什么,仅仅是因为我们分开了。隔着二十米就大声喊你的名字的心情,给你写明信片突然感伤差点掉眼泪的心情,我还记得。现在这样,你估计也看不到这篇杂谈,但是万一看到了,要对号入座哦。仍希望你过得幸福。

……这段话,也写给现在是我的好朋友、以后是我的好朋友,但后来又分开了的人。但是在那之前,我会尽量维持联系的。因为我长大了,我有更多控制自己命运的力量,我会比以前更加努力。

还有现在仍保持联系的,从初二我一周一本借你的言情小说开始的孽缘=v= 不必对号入座了,揪也要把你从评论区揪出来=v=

第三次是在十六七岁吧,高一到高二。这是一次比较缓慢的改变,反正之后就是你们很熟悉的话唠我了。对于你们,大概是我变成现充了吧wwww 总之现在的我超级现充啦wwww 对于我自己,是我的攻击性彻底的减弱了。

说起高一时一件黑历史,因为初入新环境营建形象和关系网的急切和感觉到被忽视的不安,攻击性和性格中强硬的一面爆发了。这是比较典型的,还有另外一些零零碎碎的事,像是饭友圈的维持,宿舍开空调的决定机制……我不想要伤害别人,也不想要被边缘化,不断地妥协和平衡,我觉得是长大的过程中最漫长最锻炼技巧的阶段了。

只要愿意妥协,一切好商量。在多数情况下,现在的我大概没啥攻击性了。我很满意,这可是我付出漫长努力的成果。成为一个善于妥协的人——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虽说这一次改变基本告一段落,但是这种努力还没完全结束吧。

此阶段也认识了各种各样的小伙伴,如果时间足够,大概还会有新的经得起考验的亲密关系吧。但是现在也不用太急,就慢慢来。

 

其实是上大学一个月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认识了这么多人——虽然反过来也可以是这么多人认识了我——感到很惊讶,又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是人生的新阶段了,遇到新的要思考的问题也正常嘛,于是就写篇这玩意整理一下。

我知道,我没有这么多时间精力。我不想放弃过去,也就是不想放弃任何一个与我发生关联的他人,相遇都是缘分。但我毕竟记不住,这点我的小伙伴是很清楚的……好多东西我都记不住。开始和维持关系,真的废好多心力,我能理解不愿意花过多时间在交朋友上的人。但是,但是,我需要我的小伙伴。

就像写作的理由,之前的写手圈子曾讨论过,有人说因为想满足自己,因为平时没有机会表达,所以就算不发上网也会写,一个人也会写。而我,我应该是有人看我才会写的。无论何时,无论我写啥都会支持我的人,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最重要的朋友,就因为有他们在,所以我一直在写。我是独立存在与世界中的一缕思绪,但我因与他人的联系而实际存在。我极度依赖着我的人际关系网,是的,如今我可以坦荡地承认。

在曾经,我的关系网还很脆弱的时候,我用广撒网的办法解决自己的依赖。就是说,不会特别重视和依赖某个特殊的人,当关系动摇的时候,可以找到替代。当小圈子里某段关系不稳定或者做错了什么的时候,我会尝试讨好其他人获得安全感,这种心态一直持续到现在。

但是后来,有人对我说,虽然咱俩认识了好多年,但是你对我的态度跟刚认识两天的小伙伴好像差不多。然后我就写了封长信决定开始学习重视他人。我不知道怎么做,我从前不知道如何重视你,但我终于意识到这是必要的……我会努力。

朋友跟朋友果然还是有不同,无论认识多少小伙伴,还是有说错一句话要快马加鞭追回来的人,有万一被抛弃了要用枪指着脑袋逼问理由的人。承认有不愿失去的重要之物,这件事也花了以年计算的时间。我还是很笨拙啊。

我觉得现在的小日子很滋润,但是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否让曾经的我满意。曾经啊,我想成为守护者,一排排独立别墅的上学路上,圈着盆栽的小庭院和方形的小公园,那时的心情仍在我心中。脆弱的我也想守护更加脆弱的人,那时的小孩子被这样的心情鼓动着,做出过一些相当笨拙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有没有用,在我知道之前,在我问出来之前,我就因为自身的脆弱被卷入更繁杂的寻找自己价值和如何得到爱的琐事中。比起温柔地付出爱,好像是得到爱成了我后来的人生目标。现在想想,这个中途夭折了的守护者,大概成了我笔下好多人物的原型。成年的我好像终于有了凭意愿去帮助他人的能力,但是我不知道有没有用,到现在也常会不安。

时隔多年仍愿意跟我聊现在的生活的曾经的被守护者,直接告诉我我的努力让你变得更好的被帮助者,可以对号入座了。

写了这篇玩意觉得畅快好多哎。坦诚的面对自己,真是不可思议。曾经在道歉之前一遍遍做心理建设的我,现在能轻易地说出“我想帮助你”“你是我的朋友”“不想伤害你”这样的话。虽然我想已经有人认为我说得太轻易了——许诺过于轻易,之前在苋红里讨论过这个问题。故事里没有直接回答,其实我的回答就是,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因为确实怀着这样的心情,所以就算事后说我没有实现目标,我也不会收回的喔。

现在就处于新认识了好多人的新环境中呢。感觉我已经是人生赢家了!但是想要得到朋友,大概还是要付出精力的,唉呀尽量啦,要是我不小心忘了你。。。。。呃,要么提醒一下我,要么相忘于江湖啦qwq 只要不怪我就行啦!啊怎么有种提前铺好后路的感觉呢。大学生活真是美好呀~


评论(3)
热度(12)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