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还(四)【化合物拟人|宝石之国|冬巡组|南国的冰与花】

 先是拟人再是同人。是个化学的世界,世界观的名称是“Compound”(化合物)。想写不可思议的世界观中真实存在的人,地理背景为我的家乡。人物与化合物对应关系、零碎设定见前文人设,璧还。本章全文完,估计没力气写注释了,算啦我已经够啰嗦啦。安特库是我第一本命没错【点头  其他相关见【化合物拟人】tag。

狗年春节快乐!!


“哼,既然任务完成,那我走了。附近有促销,我还要叫甲烷来帮我买东西。”乙炔把长长的气体喷嘴插回背上,看了那俩还手牵手的家伙一眼,又哼一声,“氯化钙都可以直接毕业了还要什么新手培训,还两人组队简直降低效率。两个笨蛋,我再也不管你们了。”女孩往西走,身形开始虚化时又没头没脑的丢一句:“对了,你们的下一个任务是去找硫酸铜,那家伙失踪很长时间了。”

“硫酸铜是谁?”南极石问,“印象中,他是氯化钡从前的搭档?”

“是啊,他们能反应嘛。不知道为什么,复分解反应这一块好多人际关系都跟化学关系相联系,谁知道呢?或许乙醇说的话其实是事实?”磷叶石小声说,南极石还在暗自吃惊,就听见磷愉快地挥起手来:“哟!好久不见啦,庸医。”

结界东边走进来一个穿浅色长风衣的女人,闻言挂起一个很淡的笑容:“是你啊,咋一听这个称呼已经不习惯了。你们两个聊了过去的事情吗?”

磷叶石笑嘻嘻地点头。金红石朝他们两人走过来,先打量一下南极石:“我就是发现这个结界的能级下降了才进来,看起来你已经完成了加入武斗派的第一场战斗了吧?干得不错。”

“哇,金红石你一年四季的着装风格都往白大褂上靠拢,真不觉得腻的嘛?”磷叶石插嘴。

“都说我穿习惯了,磷你这家伙才是在着装上毫无发言权啊。”金红石转过脸来,惊讶地提高声调,“磷,你的胳膊还有腿……”

“退回出厂设置了。”磷叶石抬起手给她看,“大概是因为心里的压力没有了,觉得不打架也没有关系。还是一开始的样子可爱,对吧?”

“你真是……”金红石又抬眼扫一下有些局促的南极石,叹口气,“武斗派可是从此少了一个战力哦?算了,反正现在局势比前几年要太平,你就继续被宠着吧。”她顿了顿,“太平也是硫酸铜的功劳,虽说目前不太清楚他具体做了什么事,等你们找到他可得好好谢谢他。”

“世界这么大就给个化学本质,怎么找啊?”磷叶石咋咋舌。金红石毫不客气地抬手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果然也习惯性戴着手套):“你这颗脑瓜,谁叫你不好好学化学?算了,反正你别出歪主意就成,叫南极石抓主意,人家当年可是高材生。”

南极石却因为金红石这个动作注意到她风衣内侧的闪闪发亮的玻璃制品,电光火石间想到一件事:“金红石,你从人间进结界,是想回Compound吗?那个瓶子……”

“失策,原本没打算直接告诉你们,葬礼上由祭司宣布总比我自己说要好……”金红石低头,慢慢拿出那个200ml的棕色细口瓶,晃了晃小半瓶无色液体,“现在装在瓶子里其实也没太多保存要求,不知为什么暴露在空气中就那么容易分解。想来,应该是他家附近那个化工厂飘来的粉尘中含有催化剂,只是打扫卫生时划伤了手指……分解得太快了。我在旁边也没能救回来。”

她柔和又悲悯的目光注视着小瓶子,一个化合物拟人的、已经剥离了人格的本体。谁都没有说话,磷叶石战战兢兢,不敢问死去的是谁。“不……或许就是我的错。”金红石低头把它放回口袋,尝试使话题愉快起来,“话说,从磷的变化来看,我们同人的身体说不定还有其他潜质,这事我可以研究一下。”

“对哎,之前,我也见过二氧化硅也能用宝石人的方式战斗。庸医你呢?也能变回那个禁欲的黑丝的吧?”

南极石从此决定回去后要教磷叶石整套把从乙醇那学来的词汇的替换方法。

“哦?”金红石微笑着抬起右手,指间赫然浮现执弓式、执笔式、握持式、反挑式、指压式五把手术刀,银光一闪——“我觉得这个技能似乎比服装更有用呢。”

磷叶石缩了缩脖子,恶魔版金红石见状也缩回了那副奔三老剩女衣冠楚楚的皮囊里,抖了抖风衣挥挥手,“行了,你们俩就尝试一下呗,反正来世间走过一遭都不容易。你们已经够幸运了,得把其他同伴的份都补偿上才行。”

磷叶石目送着她自东向西走出去,才小声说:“刚才,金红石为什么说是她的错?就因为作为医生无法救回病人吗?”

“……仅仅因为她是化合物拟人吧。”南极石低声说,“作为人类生活时,我们的身体与普通人无异,我自己从前的血也是富含铁的红色液体。但是自从接触其他拟人后,身体的性质就会发生转变,像你说的那样体液会变成化学本质的溶液,我在自己身上做过实验——”他低头把食指贴在磷叶石张开的唇上,“嘘,先听我说,这种转变在同伴(拟人)身边时会大大加快,那位死去的拟人,大概就是因为有金红石(二氧化钛)在旁边才会暴露化学本质吧。刚好撞上了催化剂,这是最不幸之处……”

磷叶石沉默一会,深吸一口气:“原来我们比人类脆弱许多……要是金红石没有出现,拟人是能作为人类生活下去的啊。”

“永恒的是化学,脆弱的是人格。从这一点来说,人的脆弱都一样,其实没什么可比性。”南极石以在人世生活二十年的经验温和地说,“我想,金红石也明白,只是愧疚无法避免。”

“确实,在葬礼那样的场合听到死亡跟这种突如其来的撞见,完全不同。当时我只是觉得庄重肃穆,现在却是没有办法克制的不安……原来,祭司大人创造的仪式感,就是能让人平静下来。”

“你参加过在Compound举行的葬礼吗?”

“……到处都是一片雪白,会敲钟,就像我们从前在宝石之国那样。这么想来,我们一直穿的制服也被称为丧服对吧。”

你我都应该是见过葬礼的人。

磷叶石的肩膀忽然哆嗦了一下,他轻声说:“……我后悔了,真不应该在咱们俩一个硬度三一个硬度三点五的时候说这个。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都有这么多隐喻。我原本是不愿意去想的,但是刚才……刚才说到死亡……”

“说到死亡,谁都会想些什么,谁都一样。”南极石轻声安慰他,小心地用拇指抚过他的肩膀,“别怕……要有实验精神呀,磷。存在的就是存在,隐喻本来就是世界的固有规则,只不过我们作为个体,没有办法完全理解罢了。没有关系,不理解也没有关系。”

磷叶石皱着眉,然后像小孩子一样笑出来:“你也是吗?不理解也没有关系?”

“你以为我的童年是怎么过来的呢?什么具体的记忆都在转生时丢掉了,只有一点模糊的印象,觉得自己与其他人类不同的印象。小时候,我对我妈妈说,我的记忆好像丢在月亮上了。你猜她怎么说?她说,没关系,月亮上会把属于你的东西混在月光里,每天晚上都还给你一点。我说真的吗?她说,是真的,只要你乖乖的,每天晚上十点准时睡觉,月亮就会遵守诺言,积攒到你长大就会全部想起来啦。”他说着,好像陷入一张柔软的怀念的网,“你看,我的妈妈不理解我在说什么,也给了我回答;我不理解人间的意义,也在那里长大了。”

“真好……你刚才说的实验精神又是什么?”磷叶石眨眨眼睛。

“我把它理解为爱因斯坦形容自然科学的话:从今以后我们只问是什么(what),不问为什么(why)。世界有很多秘密,发现它们本身就很奇妙,不用过于迷茫和害怕。”南极石顿一会,“其实我想说的就是这句话,抱歉扯了这么多。”

“没事,我挺想知道你的成长经历的,因为我没有经过那个阶段。”

“回去给你讲讲吧。哦,回去还得给你补化学,我看看,高中两本必修还有化学反应原理……”

“真要学啊?”磷叶石缩了缩脖子,“我看老大做学生的时候为了几份卷子焦头烂额,超恐怖的……”

“化学还能帮你理清Compound的人际关系对吧?”南极石笑眯眯地说,“况且,学习基础知识是理解人间的第一步:即使不能完全理解,尝试去理解世界也是作为人必须要做的事。”

“真的?”他喃喃自语。

“你看,”雪白的人儿微笑着转过身,在他面前摘下右手手套,露出闪着锋利光芒的银色指甲,往放平的左手手臂上一划——

磷叶石瞬间爆发出复分解反应的速度一把扣住他的右手腕。南极石“嘶”地吸一口气,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温和地哄他:“没事……我已经做过实验,氯化钙的性质非常稳定,小伤口本身很快会愈合。现在这个身体在化学的世界中十分强大,虽说这只是我的幸运,但你可以稍微放松一些……不要怕,我没那么容易碎掉,也没那么容易消失。”

磷叶石仍在颤抖,一边摇头一边慢慢地抵在对方的肩膀上。磷的头发不是很柔软,南极石眯起眼睛,能感觉到这个结界的能级继续下降,边界在不断缩小。两人的身体性质都在渐渐接近人类。他抬起手,环过对方的肩膀轻声说:“我知道你很害怕。”

“我很害怕。”

“没关系,我不会碎掉,碰我也没有关系。”

磷叶石的眼泪真正落了下来。非常烫,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呢?不是液态合金了吗?四水合磷酸锌溶于水吗?他不断地喃喃着,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太多秘密。胳膊收紧了,他把自己的脸完全埋进对方的脖子里。

“是我,是氯化钙,我在你的身体里……在你的眼泪里。”

“嗤,”绿色的脑袋发出气音,“分泌物,不是主要含氯化钠吗?”

“就……当做是我吧。”

这时候卖弄什么生物知识。氯化钙就是血钙,说的可是事实啊。南极石仰着头,努力地克制着颤抖。

“好烫……”磷叶石的脑袋被不知名的、翻搅的情绪弄得混混沌沌,一滴,又一滴,蹭得对方满脖子都是烫的湿润的痕迹。南极石已经完全在颤抖了,发出像气音一样的轻笑声。

氯化钙的溶解焓高达-176.2cal/g,可用于制作自加热罐头和加热垫。

一块在南极凝结形成的晶体,拿到温暖的亚热带城市,其溶解放出的热量足以让人烫伤。

磷叶石一直蹭啊蹭,蹭到完全降温。自己真喜欢肢体接触啊,看来是再也回不到作为宝石人的那种状态了,他模糊地想,那也很好啊,毕竟有一些变化,不可逆转的改变,还是在自己的心里发生了。在他满意地发出笑声时,下巴贴着的两条勾出锁骨的线剧烈地向下弯折,只是有点困惑,但知道南极石怕痒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反正当时,他是装作不经意地揉了揉脖子,说:“看样子,这个结界很快就会完全消失掉,我们走几步就出去了。”

“往东走对吧。”磷叶石好像突然想到似的,“等等,我们不回Compound吗?那今晚我住哪?”

“行了,去我那吧,我打的寒假工管食宿。”南极石眉眼带笑,笑着笑着又抿起嘴,“不过,没法定居确实是个严肃的问题……照理,既然宇宙空间在大尺度上是平滑的,结界也应该均匀分布对吧?那北京应该也有啊。”

“我不知道哎……反正咱活动范围一直在这附近,去远方是少数文斗派干的事。”

“这样,我带你回老家过年怎么样?其实挺方便的,轻轨转飞机转汽车就行了。”

“有道理。”磷叶石摸着下巴点点头,“我是不是需要一张身份证?”

南极石没有回答。磷叶石回头疑惑地看着他,南极石一边笑一边摆摆手:“抱歉,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对话真是梦幻。原来你知道买票需要身份证啊?”

“我问过人好吗!这不是,最近是春运么,路边都立着不少长途客车拼车的广告。”磷叶石的眼神慌乱地闪烁了一会,小小声说,“我问了一下老大……”

南极石觉得自己今天笑了这么多回了,应该高冷镇静一点,然而失败了完全欺骗不了自己……他把手放在刀柄上,手指一下下地敲着。自己果真很幸运啊。接近结界出口,暮光渐渐渗透进来。他把路边的杂货铺指给磷叶石:“你看,那里有人影。知道结界显像的原理吗?”

“还真有……啊,老大跟我说过,我就记得‘像照相机一样’。”磷叶石老老实实地说。

“想你也没记住。这个照相机的曝光时间很长,只把最恒定的影像留下来,移动得越频繁影像就越模糊。你仔细看周围……我们在人群之中。”

一片静谧的街道,磷叶石沉默地观察着。“蓝色衣服最多……哦,因为那所中学的校服。学生都差不多高,影像常常重叠,所以就显现了出来……这样?你想说的是这个?”他又思索了一会,“杂货店,是因为老板一直坐在同一个地方吧。不可思议,人的轮廓都能看见了。”

“我想,那个老板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进入了结界这个额外的空间——说不定,他能在某些时刻看见我们。”

“……”磷叶石似乎意识到了一种抓不住说不清的东西,但仍被困惑缠绕着,“你想说的是……?”

“结界就是时间,大尺度的时间。”南极石思忖了一会,“在这种尺度上人非常脆弱,转瞬即逝。因为变化得太快。”

“什么都变化得快嘛。也是,根本上是人类文明发展得快,没有人类的时候,生物圈每天都一个样。”磷叶石跟着思忖了一会,抬眼看见南极石的神情,沮丧地说,“别这副表情,乙醇有时也会扯些人类起源和本质什么的哲学问题。”

“真的?那我先前是误解他了,你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呢。”南极石慢悠悠地说,“就像杂货店老板掌店多年,才在结界里留下大致轮廓那样,我们也只有在今天在这里站了这么久,才有可能在他眼中出现一会儿。我们都转瞬即逝啊。”

大多数时候,我们在人群中,但人群只是幻影。南极石知道磷尚不能理解。

“对啊,像今天这样在结界中聊这么久,以后也不会啦。要是被老大发现就麻烦了。”磷叶石这样说。

结界退到身后了。磷叶石抬头望见升起的下弦月,那一刻他听到身边的南极石喉咙中发出的吸气声。然后被抱住了,脑袋被卡在对方肩膀上的位置。他听到南极石说:“你不要变得比这个世界还快。”

“你想说的是这个吗,嗯,嗯,”磷叶石闭上眼睛,配合地缩起手,也被对方的胳膊圈进去,“我会尽力,我已经在尝试啦。”

南极石没有说话。磷叶石感觉到对方在用下巴蹭自己的发顶,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又小声说:“你也变化了许多……”

“嗯?”

“从前你就像一块冰一样,哎我就是说咱们第一次冬巡的时候,那时我虽然不能做到你做的事,但基本能知道你的想法。你的话不多,是因为你的想法也很简单。哎,但是现在,你的想法不那么容易明白了……”

南极石在放开他的同时使劲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但就连这笑声磷叶石也不太明白。“这是好事。”他说,“你在接近人类了。”

磷叶石叹口气,现在他连想叹气的冲动都有了,这种变化又是什么。他没有多想,以后再想也没有关系。南极石仍低头瞧着他笑,他用混杂着困惑与惊奇的目光盯着这个人,从前那种透明的温柔好像在他身上沉了下去,在这副身体表面覆了一层不透光的膜。他有些着迷地伸手去摸,摸了一会被捏着手腕小心地扯了下来。

警卫亭上炮仗花一层绿色的藤上浮着又一层橙色的花,税务局入口处圆形花坛上满溢着色彩芜杂的长春花,一阵凉风吹过又一片黄叶飘落了。

今晚还挺冷的,两人牵着手小跑起来。太阳完全落下了,夜的潮水从身后涌上来。磷叶石嘀嘀咕咕:“现在我不打架了,要干什么好?总不能跟着乙醇研究什么诡辩派……”

“当然不能。”南极石温和地说,“既然这样,学着成为人类吧。”

磷叶石呆了呆。南极石又望了一眼月亮,重复一遍:“成为人类吧。”

“这,我已经有些像人类了对吧……但是,还差着什么?义务教育吗?出生证和户口本吗?好像……”

“有的是让你研究的东西呢。”南极石轻快地说,“别急,不懂就让我教你。”

马路上,高高的路灯同时亮起,照亮了美丽异木棉光裸的枝干上系着的红灯笼。安全岛两侧,金黄的万寿菊和长着花脸的三色堇铺开一片,在园艺工作者、环卫工人、城市规划者等人代表的,社会集体力量的努力下——精准地同时开花。

春节要到了。

(全文完)

评论(16)
热度(21)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