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还(三)【化合物拟人|宝石之国|冬巡组|南国的冰与花】

先是拟人再是同人。是个化学的世界,世界观的名称是“Compound”(化合物)。想写不可思议的世界观中真实存在的人,地理背景为我的家乡。人物与化合物对应关系、零碎设定见前文人设,璧还。本章呼应标题。安特库是我第一本命没错【点头  其他相关见【化合物拟人】tag。

情人节快乐!!


“慢死了。”空无一人的街道,穿着短衣短裤的女孩站在一楼商铺的屋檐上,背对着结界的入口说。虽然外面(勉强)是冬天,但在这座亚热带城市,结界内永远是有灰蓝色天空的夏季白天——氯化钡曾经解释过,结界这种相对独立的小型空间就像粘在人类世界上的一个小气泡一样,是空间曲率最大点被随机触发出的小小曲面,结界入口附近的景象映在其内部的原理就是小孔成像。总之结界像个照相机,就是曝光时间十分长,只会把外界最常显现的模样留下来,所以楼房还是外面的样子,但那些每天经过这条路、一闪而过的人影就虚化成了视野中的噪点。她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以磷叶石的零物理基础,肯定是压根没听懂只是装作听懂了,于是没好气地弹一下他的额头说:我也是傻,反正你进了结界就不知冷暖了,这破地方最高温四十度还能让你个离子晶体融了不成?赶紧进去,今天先教你辨识敌人的种类。磷叶石还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中没缓过来,就被提着领子一把丢进了结界。那是他第一次跟着前辈进行实战训练,满脑子就想着:老大果然超强的我一定好好学习!

而现在,终于也轮到他带后辈踏进这里了。磷叶石看着女孩的背影忽然想起从前的事,于是愉快地冲她挥手:“哟,乙炔妹子,事儿解决了没~”

乙炔回头看见他们两个,又果不其然飞快地把头瞥了回去:“……伤风败俗。哼,你有本事再迟到十分钟,我就回去跟氯化钡姐姐说这次任务全部都记我头上。”

磷叶石笑嘻嘻地耸耸肩:“你的裤子也不过比我的长二十公分……哎哟!”一个贴满了各种贴纸的蓝色高压氧气瓶“啪”地砸在他额角,他的身体顺从地后仰并熟练地拽住瓶阀上接驳的长长的导气管,然而在他稳定重心前南极石已经伸手把氧气瓶接了过去。

“干嘛磨磨蹭蹭的?立刻把小蓝丢回来!”乙炔没等到回应,又忍不住扭过头。南极石闻言执行了这个指令,乙炔飞快地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去,拿到氧气瓶后还一手拧瓶阀一手抓着长长的导气尖嘴,耍了一套非常炫的身法把一块巴掌大的(可怜巴巴的)黑影烧成了灰。

磷叶石仍是笑,更加熟练地伸手在额角一抹把一小块绿色的晶体往下塞进黑色丧服腰部——的一个小口袋。乙炔还是背对着他们:“还不快过来帮忙?”

南极石大概懂了,这都是练出来的默契配合。但还是忍不住用眼神示意磷叶石:这是什么炫酷的操作?!

“金红石帮我缝上的,外科医生的针线功夫值得信赖,我现在能打一场只碎这一块啦。哈哈南极酱你看见没她刚才绝对脸红了!”磷叶石冲他挤眼睛,然后回身抽出有弧形刃口的黑色长刀,“这次敌人情况怎么样?”

“不强,但很多。那边七个你来解决!”女孩把高压氧气瓶甩到背上,从屋檐上一跃而起,导气尖嘴上燃起明亮的氧炔焰。旧式住宅楼间闪过长长的带状黑影。

磷叶石和乙炔差不多是同时进入武斗派的,在氯化钡手下摸爬滚打混了好些年,如今也算是这一代的主力队员了。磷叶石凑到南极石耳边说:“知道为什么我当时选跟乙炔一组接受新手培训吗?”

就Compound稀零的人口难道你还有得选?南极石心里想着。

乙炔没留意这俩光顾着闲聊不干活的同伴,仍飞快地在楼间穿梭,踩着一个金色的片状物跃上顶层。磷叶石神秘兮兮地指给他看,南极石皱起眉说:“凭空出现的方块,中间有个字母C……有什么含义吗?”

“眼力不错嘛。左上角写着‘6’,下面是‘12.01’,以前在她练习这个的时候我还特意躺在地上仔细观察过……没错,就是周期表上属于元素碳的格子。”

南极石沉默着,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中心元素嘛,有机物如果作战的话常会用到这种金色的方块。我见过,咱老大打架时会用到脸盆大的黄绿色方块,当盾牌用。乙炔这种是当做阶梯在空中移动,总之她们都是经过练习用得很熟练……哎,反正我没啥化学性质,也就没有这种格子。”磷叶石晃晃脑袋,微笑着说,“我啊,很喜欢看到乙炔的格子。”

“因为是碳单质,所以从前存在于宝石之国,但不存在于这里……”南极石低声说。

“金刚老师,钻石,黄钻石,圆粒金刚石我倒是一点也不想念哦。”磷叶石说,“没有办法,我们现在,是化合物拟人啊。这个科学的世界,什么规则都明明白白的,我只要一问就知道了他们是不会出现的,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啧,比我知道辰砂的事还快。嘛,还好还有个与他们相连的事物……”他仰头,温柔地注视着飞快出现又飞快消失的、在空中滑动的金色方块。

“就像,金刚老师还在看着我们一样,像星星一样。”南极石沉默一会,轻轻地笑出来。

“乙炔可是好孩子。”磷叶石点点头,“有机物因为自身性质所限,很少有能打的,除了前代葡萄糖——我也就听闻过这位一代战神的事迹——其他基本都是留守人员。乙炔相对地有战斗能力,在石油化工中很重要,相对分子质量小,又有燃料这一块用途——然而我还不知道真正让她加入武斗派的原因。应该有原因的吧?她和我一样,都没什么天赋,靠好些年的努力才实现像现在这样的价值。说来也是因为当时武斗派缺人,按老大的话说,在她小时候她这种强酸强碱可溶盐,仅仅是因为中心元素弱鸡导致应用稀少,也要被劝阻最好不上战场。除了像我老师一样的氯化钡老大和像我保姆一样的金红石(?),乙炔是我相依为命的朋友啦,嘿嘿你别看她不承认(她肯定不承认!)。有一段时间,乙炔的碳元素格子就是我碎成一片瘫在地上时的精神支柱,她嘴上十分嫌弃实际还愿意来帮我捡碎片。我可感激她了。”

楼顶上,乙炔突然感受到两道笔直的视线,万分嫌弃地居高临下地俯瞰这俩还没说够的混球:“聊什么呢,你们还不干活?回头我向氯化钡姐姐告状,再也不跟你合作了!”

磷叶石不动,南极石也不动。乙炔还想再等等,就听见那个绿毛的毫无诚意的喊声:“有—话—好—商—量——”

乙炔抱起胳膊:“同样地,再也不帮你带新人了!”

“等等!这次任务砍的人头全记你账上怎么样?”

她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南极石其实非常想吐槽:“这个人头……”

“哎,就是战绩嘛。”

“记在账上有什么用吗?”算了,反正大概也知道梗是谁说的。

“没啥用,可能就是攒了一两个月有老大的口头鼓励?”磷叶石说,“所以说,乙炔就是教科书般的傲娇。”

“这句又是乙醇说的?”南极石叹口气。

“是。哎别这个表情嘛,很多时候他说的话凝练精准,还挺有道理的,”

“这两个形容词……”

“能稍微信任一下我被老大调教出来的语文水平嘛?这俩词是我自己说的!”

“……”南极石不想吐槽了。磷叶石于是说:“那我去干正事啦,这是新手教程你就先看着好了。”嵌着琥珀色花纹的双腿飞快地奔跑起来。

南极石确实还有些东西要适应。当然除了这一套胳膊腿都遮不住的奇怪衣服(这个还算有心理准备),主要是身体材质的改变——变成了同质的、摩尔硬度只有三的晶体。他磕了磕尖底高跟鞋(幸好小时候学的两年舞蹈还残留了点平衡感),闭上眼睛听见身体内部发出的微小的清脆的响声。蜷曲手指的熟悉感渐渐从喉头涌上来,他慢慢抽出身侧厚重的黑色锯子。

“你就是氯化钙?”乙炔一边用非常帅气的姿势落到广告牌上一边说,皱起眉,“等等,原来你也是同人吗?”

街对面的磷叶石毫不客气地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南极石那身衣服色调与他相反,就乙炔刚刚那娇羞的两次回头绝对没看清这俩其实是同款的。

一身雪白的人踩着黑色的鞋提着黑色的武器,微微颔首:“对。这一次,能让我参与实战吗?”

“南极酱,对乙炔怎么比对我客气多了……”磷叶石不满地小声说。

乙炔没理他,一边思索一边下意识地抓着容易打架的棕色大卷发,“一般情况下新人不会这么快上场……但是你是强酸强碱盐,理论上比我们都有先天优势。那把锯子已经可以被你熟练地用作武器了吗?那么,可以试一下。”她侧过身,指出黑影所在位置。

或许那在她的眼中并不是黑影的模样……南极石在一瞬间想到,然后冲了过去。乙炔的长长的低双马尾一瞬被往同一方向扯起来——她完全呆住了。作为武斗派工作的七八年,她只能想到氯化钡和氯化氢(盐酸),那是复分解反应的速度加成……不,比她们还要快。乙炔喃喃着:“喂,磷叶石,氯化钙这家伙作为同人时有这种速度吗?”

“虽然从前我们的世界速度不是决定性因素。”磷叶石甩掉缠在刀身上的黑影,“但是,南极石(Antarcticite)非常强大哦。尤其是在冬天。”

原来是这样,拟人和同人的力量叠加吗。乙炔落到地上,仰头望着苍蓝的天空下白色的风暴,粘热的空气,棕黄色的楼房。风暴转瞬即逝。南极石有些不熟练地踩着窗沿跳下来,快速移动的巷战毕竟和雪原上以小对大的攻击不同了。磷叶石跑过去,听见乙炔轻声说:“除了不能再作战的氯化氢姐姐,他就是现在最强的……”

“帅诶!”磷叶石想击掌,被南极石小心地捏住手腕:“先别,容易碎。”

“哦对,你有手套。”磷叶石沮丧地说,“我已经不习惯宝石之国那种不进行肢体接触的人际关系了。”

南极石但笑不语。磷叶石有点不明白了。

“说来你砍了几个那种黑影啊?刚才乙炔都被你吓到了,嘛虽然我是知道你很厉害。”磷叶石挠挠脑袋,“也留几个给我吧?本来也就是个新手任务,我还想给你展现一下现在的战斗方式呢。”

南极石摇摇头。“你的手,这个合金……已经能应用自如了吗?还有这把刀……”

“我练了很久哎。对,就是从前你带我去海滨时,用过一次的那把。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战损,所以我一直用得很小心。”

“你的头发也变短了。”

“这些都是进了结界才会表现出来的变化啊。”磷叶石低头笑笑,“其实头发的事我本来还没留意到,因为反正都是短发又不影响战斗——还是乙炔提醒我的。这几年来,我们两个身上都发生了好些变化。虽然,成长速度还是比人类慢些,你看乙炔现在大概是十五六岁,七八年前刚见面也就十岁的样子。她的头发从扎起来刚到肩膀,到现在长到腿上了;我的外貌年龄好像也有一点变化。老大说,这是成长。这可是正常的事情。”

“……你的变化,和乙炔的变化性质不同。”

“就是手和脚的材质换了嘛,刀也换过两次……有什么关系,就是在结界里这样,况且还有利于我打架呢。”

“你自己的性质发生了改变啊,你没有发现吗,磷叶石(Phosphophyllite)?”南极石注视着他的眼睛,瞳孔闪烁着,与从前的、起码是他印象中的蓝绿色相比,更加缄默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的记忆也没有丢失,我还记得你,那就行了。”他的双手垂在身侧,紧紧地握着刀,“从前,我发生这些变化大多是意外——或者命运。这是交换吧,失去一些得到一些。但是,现在,是因为我想要发生变化——只能交换吧,这可是个遵守盖斯定律和物料守恒的世界呢。”

南极石撇开视线。磷叶石加快语速:“变化也没有关系吧?谁有什么本质呢,除了一个身份和一个概括这个身份的名字?没关系,你看,我还是磷叶石。再说了,要说化学本质这种东西——也不过是因为我们是化合物拟人而已。人类的话,根本没有本质这种互相区分的东西吧?人类的心,变化起来甚至要比我们快得多。你作为人类生活了很多年,应该是明白的吧?”

南极石沉默着。他知道磷叶石不明白,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不明白他看到他掉进冰洞中、捞起来时只看见手臂上绿色的断面的心情。失去手臂意味着什么?失去自己的一部分意味着什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没有把“自我”作为一个整体圈起来保护好,正是说明了你不是人类啊,磷。对南极石来说,从前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悲伤的缘由,现在的他终于明白了。他的心绪像海潮一样涌动着,然后低低地笑起来。

磷叶石小心地看着对方的表情,有点怂。他想起了那时,自己掉进冰洞后南极石对金刚老师报告时的神情,非常的愧疚和悲伤。磷叶石记不太分明了,只觉得跟现在的南极石有点像,又有点不想。

“是我的错。”他轻声说,“是我来得太晚了。”

“怎么可能是你的错!”跟那时候重叠了——磷叶石脑中响起了尖锐的报警声,想抓住对方又惦记着可能会碎,这才觉得他们穿的这种丧服露出度真特么高,连胳膊都抓不了。总不能一把捏住脖子……要不袭胸吧!!袭胸?——在磷叶石陷入混乱时,南极石抬起带着黑色手套的左手。

“还剩几个敌人没有解决。”灰蓝色的瞳孔淡淡地向后撇,黑色锯子抬起,“让我来好了,你看着。”

模糊的、时间静止的背景上,虚幻的人影上卷起白色的风暴。不,其实,磷叶石对强大这一词没有十分清晰的概念——也没有数值化,只是从互相对比中得出。他想,他或许并不理解南极石,并不理解作为人类的他所说的话。但是现在,他起码领会了强大是什么,想起雪原上铺天盖地的白中间与众不同的一个人,想起从前看到氯化氢战斗时黑色的身影,想起前辈们口中战争年代只身担起大任的前代葡萄糖。奇异的流畅的曲线,交融又飞溅的色彩——

强大是美丽的。大概有很多办法在战斗中取得胜利,但只有这一种具有强烈直白的美感。磷叶石说不出来,觉得眼眶沉甸甸的,黄金融成的眼泪好像要坠下来。

“磷(Phos)。”雪白的人影踏在二楼人家的阳台上,勒杜鹃不断生长的虚幻的绿色枝条缠绕着他的脚踝。他回头露出微笑,银色的刘海滑到一边,黑色手套举起,在唇边轻轻一碰——

“冬天,就还给我吧。”

磷叶石没有说话,没有办法说话,从前的微笑,现在的微笑,像雪花一样重叠在了一起。但结晶方式不同了,不如说什么都变了,只有美丽还是美丽。蓝绿色的瞳孔睁大了——手中的刀开始坠落。手臂上黄金的光泽一下子褪去,露出纤细的手指和指尖上绿色的指甲。腿上的琥珀斑纹自上而下被抹掉,最后是带一个花结的平底鞋。

有着弧形刃口的黑色长刀,在坠落中变成纤细修长的磨光刀身,最后轻轻在地上一碰——而后全部消失。

于是,宝石回归了宝石。这个磷叶石,宛如初生的孩子,全身上下一尘不染。只是毕竟长到了十八岁的样貌,这个稚嫩的成年人垂下眼睛:“啊,原来你喜欢我原本的这个样子。”

“是。”南极石坦率地承认,“不过你的变化……”

“是我,是因为我一直想念着这个样子的自己。”磷叶石闭上眼睛,“大概,我并不适合强大吧。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只追求结果的功利主义者。要承认这一点,”他似笑非笑的抬起眼睛,“原来也要花费这么多年。”

“单斜晶系,有玻璃光泽的稀有磷酸盐矿物,最好的标本是非常优雅的蓝绿色。”南极石慢慢地说,“摩尔硬度3.5,易碎且脆,常与基岩伴生罕见大块。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之一。唯一可经刻面的最优质的磷叶石只产于玻利维亚,但自从1964年因矿洞条件恶劣致使几位矿工死亡后,这个采矿场从此被关闭。玻利维亚政府认为这个矿太危险,坚决拒绝重新开挖。这是一个视人的生命重于其他任何价值的国家。”

没有流云的灰蓝色天空,一切流动的事物都成幻影。仿佛砂砾被流水淘洗,易逝之物被时间带走只留下长长的划痕,只有永恒的轮回印在底片上。顿了一会,他继续说,“因为这样,因为你这么珍贵,只属于少数收藏家……我选修的珠宝设计,那么厚的一本册子都没有翻到你。要不是这样,说不定我会更早找到你吧。”


评论(4)
热度(20)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