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讲个故事吧!--画境同人

 世上第一的文手(?)给我写了篇没有名字的同人=v= 她是世界上除我之外最了解《画境》设定的人啦!嘛毕竟本人庞杂的脑洞写出来很麻烦,这篇同人也勉强算注释。我放权让她随意脑洞所以故事算她的!我写的是个奇诡的相遇和哲学争辩,她写的是个逆天改命的爱情故事。超棒的超甜的我简直要被说服了qwq  @蔽雨伞 

  似乎又走了很长的一条路,长到小女孩认为他们可以一直走到尽头。她看了看自己逐渐透明的双手,懊恼的想旁边缄默不语的男孩笑了笑:“时间不早了呢。”“嗯。”“也许再也见不到了?”女孩伸手替男孩整了整衣领,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那里的肌肉结实的不可思议,女孩很满意,嘴里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男孩只是静静地看着,但耐不住画重的他难以承受,忍不住问道:“怎么还不走?”女孩不笑了,眼神略带哀怨的望着男孩,有点小泄气:“这么直接的吗?”“嗯......时间不是不早了吗?”

  画又重了几分,男孩脸上因疲惫而浮起几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圆圆鼓鼓的,顺着他的脸颊滑落,迈进了金色的叶毯里。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激到她了,不过现在倒是知道,这个人生气起来会让他非常难受。“好啦,我不是还在这儿吗,走是要走,那起码要走的开心一点,对吧?”

  画境果然轻了许多,男孩直起身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转头便细细簌簌的弄起背上的画。“你在干嘛?”她依然有点小膈应。“啊,没什么,只是想把画卸下来给你当礼物而已。”他仰起头,一个爽朗而不失明媚的笑容猛地刺痛了他她眼睛,她瞳孔一阵收缩,眼泪突然就忍不住:“为什么?可......画不是很重要吗?”

  作为旅者,也就是第二位境面的寄居者,这幅画对男孩的她再清楚不过——就是生命般的存在。因为为了从上个位面爬上来,他把整个人生都押了进去。这是一场成功几率极小的赌局:赢了则赢得新生活,输了,却是整个人生都成为陪葬品,如此得不偿失,如此不公不正,多少人渴望着,又害怕着?尝试了,又失败了?

  多么幸运,他是那万里挑一,所以现在的他站在第三位面,抱着第四卫面的象征,即画境。所以有多少辛酸经历需要铭记,又有多少幸福等待着他,全是一个画境说了算,如今说来轻巧,可她又怎么敢将他视为人生珍宝的东西夺为己有,还心安理得呢?

  女孩狠狠地摇了摇头:“不行!这可是你千辛万苦赢回来的,我怎么......”男孩回过头,不由分说的就把画境栓到她腰上,他的力气大得很,女生更本没法挣开,“这有什么意义?明明都要分开了......”女孩低头,眼帘的水花凝成泪珠,低落到男孩发间,晕开,被周旁金色的叶海里也染成了温柔的金色。男孩抬头,用他那双磨满了细伤的手掌轻轻抹去女孩眼角的眼珠,笑了笑,女孩哭得越厉害了,透明的手抚上男孩的,再紧紧抓着:“明明我也舍不得你的啊。”

  男孩似乎叹了口气,轻不可闻,他站起来,抓着女孩的手就往路上走,女孩知道他想干嘛,却并不想就这么被带走,平明往反方向拉着:“我不走!你还没给我一个满意的回复!”“......你想听是吧,可以,但得一边走一边说,别拒绝,我不想你就这么不见了。”女孩静了下来,任她的手被男孩拉着,看着男孩的背影在这场金黄色的雨里逐渐萧瑟。在前的人深吸了口气,用不大的声音说起,但也足以让后面的听见:“确实换作是以前,那副画是我最为珍视之物,无论是谁提出了要求,出任何高价,我也不会给他。但现在不同了,因为你出现了。”

  “要爬一个卫冕是很难很难的事情,当时我背着画就在想,如果我成功了,就一定要在新的世界里找一块不同于之前的玉米田,雇一帮工人帮着耕,抱着画,跟一个喜欢的女生天天在坡上看着这金灿灿一片的光景。天会被太阳灼得金灿灿的,地也会被成片叠开的玉米盖成金灿灿的,所以,未来我会遇到的那个女孩也是金灿灿的吧,我那么想着,果不其然,你也是透着温暖的金色啊。”

  “位面难爬是真的,但喜欢你也是真的。听着,我既然能从第四位面爬到第三位面,那也同样能从第三位面爬到第二位面,所以,那时,换我来找你好吗?”

  男孩轻轻推开女孩,带着暖暖的笑意,风吹起,周边的叶子落得更加肆意,像是一场金色的雨,淋落在两人的肩头。女孩也笑了,正如男孩所说,她透着金色,暖进了男孩的心头,她转过身去,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你确定吗?我可难找了。”男孩也笑着往女孩另一个方向走去,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两人听见:“那当然,你可是背着我的画啊。”

  路只有两个方向,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还记得原本的目的吗?该不会忘了吧?

  怎么会呢?我承载着你重量那一刻起,就注定这两条路总会相遇。

 

 

 

 

End结果就是男孩成功上到第二位面并找到了女孩,从此幸福滴在了一起,嗯,发糖完毕!

  

  


评论
热度(1)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