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之国/冬巡组】锁

呜呜呜呜呜又想写故事了呜呜呜呜呜好喜欢这一对啊呜呜呜呜呜呜

木乞鸟:

▼冬巡组
▼南极石(安特库)x磷叶石(法斯)
▼有性别设
▼有剧透注意!!
全文用宝石称…原谅我法斯安特库实在…算了没什么好解释


凹凸没退。
投喂的 @夜樱儿 给大宝贝跪下谢罪,嘉金手稿忘学校了所以orz…


关爱文手从评论做起。
私信频繁…暂时不要私信我了抱歉qvqq













  南极石碎掉时对磷叶石说过,[为了让老师不孤单,冬天就拜托你了。]
  *
  时至今日磷叶石仍不能很好的控制住身体里流动的铝合金,在她不能寐的无数个昼夜,上涌到了头部,带来一阵热浪滚烫的温度,于眼眶缓缓流出。被老师发现时只是轻柔地擦去,为了不使宝石们因为直接的触碰而破碎,金刚石老师通常都会为自己套上一副白色的柔软锦棉,也就是手套。
  或许是宝石们本身就没有温度,抑或者是白色的锦棉阻绝了那份来自师长的温厚。
  “这是古生物遗留下来的缺陷。”他这么劝慰着,抚摸她的头。
  磷叶石收紧了拥抱老师腰际的双臂,冬天还未过去,她却感到了寒冷,冷得她牙齿打颤。磷叶石闭上眼睛,南极石的音容笑貌又一次浮现,忽然一支箭矢疾射而来,穿透了她胸口的南极石,纤细的身躯因此破碎,磷叶石在那狭小的空间中看到了。每一块剥离的碎片都闪着光,南极石连话也说不清,只能勉强发出些奇怪的断断续续的音节,她努力去听,终于在那一张一合的嘴里读出了完整的句子来。还较完备的眼珠落到冰冷雪面直勾勾地看着她,固执的仿佛某种不得不传达的执念。
  [拜托你了。]
  宝石是不会死的,寿命长达上千余年,只不过现在仍旧没有宝石探明真正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她们只是日复一日地生活在蓝天下,奔跑,疾跳,与月人战斗。现如今除了黄钻,其他年长的宝石都在岁月的洪流中被月人击碎,成了月上之客,被装饰到了不知道哪处地方。即便如此,她们也不会死的,只是会换一种形式沉睡,等到某个还铭记她们的宝石在一次战斗中击败月人,再将残破的她们发现,带回去寻找医术高超的宝石重组,她们便还会有再相会之日。
  只是这样的先例少的可怜,少的让人绝望。被保管在收藏室的零碎各异的宝石碎片们都是来自于从前辈们身躯剥离的一部分,她们等了多久了?又有谁又一次完整的醒来了吗?
  答案是没有。
  被磷叶石称为庸医的宝石拖长了音节,残酷无情的吐露一字一句,皱着眉头击溃失去了重要之人而濒临崩溃边缘的伤心宝石的盔甲。
  所以还是放弃这种想法吧,别把自己也搭进去。抢走宝石的月人那么多,你怎么能确保你遇到的那一个就是拥有你想要的那一个。
  “今天是大家冬眠后的第一月,”磷叶石趴在桌台上,仿佛对着无人的空气喃喃自语,“巡逻的时候没能发现月人,对不起,可能今天我太累了。”
  凝滞的空气再一次缓缓流动起来,隐隐有银辉撒下,无声的斥责落入了磷叶石的耳中。
  磷叶石用着一贯懒散的语气,“是,是…”
  长吟了一声,她说:“知道了拉,我会努力的。”
  至此,那道旁人听不到的声音才算是安静下来。
  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了?痛骂她一顿也好,好无聊啊。可同时她很明白,无论她再怎么低声下气地去恳求那道声音也不会再回应,那宝石就像寒冬的守卫一样,自己也染上了彻骨的寒霜,冷漠得可怕。
  战斗的意义究竟在哪里,或许就这么被带到月球上去看看哪里的景色也好。——这种想法,是不允许的。
  南极石是因为她的无能才会被月人带走的,磷叶石将头埋在双臂间,体内不受控制的铝合金涌流。最后她还是没能把剑甩出去,阻止月人的行为,眼睁睁看着南极石碎掉了。
  这样的事可不是第一次了,一开始获得了新的力量就沾沾自喜,仗着老师和大家的宽容去战斗,忘记这份力量是从失去中夺得,仅仅付出一双腿的代价的交换能有多有用?一切都是幸亏,幸好圆粒金钢石赶到了,幸好紫水晶没有被带走,幸好她被原谅了,幸好幸好幸好…什么都是依仗同伴的幸好。
  没有了同伴的她根本什么也不是,所以南极石没了,明明这次没有吓得动不了,也没有坐以待毙,还获得了新力量。可她还是什么都没能阻止,简直逊毙了。
  冬天中微弱的光源不足以支撑磷叶石体内的微生物生成一天活动的能量,于是巡逻了一天的磷叶石便格外的疲惫。月人从不在夜晚来袭,暂时可以放下心好好休息一下了。老师那边还散发着微弱的光,也不知道睡没有。磷叶石倒是不管了,倒头就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时,她明显感觉到温度似乎变暖了一些。她呼出一口气,看着眼前凝聚的白雾散掉。撇撇嘴,什么嘛,也没差多少。
  脖子有点凉,可能是她少了一部分头发的原因。宝石的记忆总分散在各处谁也无法预料,像上次被那个漂亮的王欺骗,虽然没有被月人带走,但因此失去了一双腿。大海把她记忆跟着腿带去了一部分,她还记得钻石、蓝柱石、老师…独独忘记了翡翠。
  即便如此她还是留下了头发同剩余的南极石碎片包在一起,等待着哪天南极石完整地在她面前复原再给自己接回去,或是成为南极石的一部分,说不定她体内的微生物会喜欢她…啊好吧,这是个冷的不能再冷的玩笑话。
  曾经的她会看到月人而吓得不敢动弹,而如今再遭遇月人,就算是从未见过的新式月人,她也毫无畏惧。
  拥有了敏捷双腿和新的手臂的磷叶石早已今非昔比,借助着铝合金搭成的云梯步步而上举起了手中的刀刃。破空声起,刀锋在空气中划过留下一条银弧,磷叶石的动作那么干脆利落丝毫不脱离带水,完全不像先前软弱无力的她,她确实变强了。磷叶石凑上前查看是否有什么东西。啊,确实是有呢。不过她最终还是失望地移开目光,这些被镶嵌在武器中增强攻击力的宝石并不是她所寻找的。这个月人还未完全被消灭,仍想偷袭,磷叶石偏头躲过,灵巧后翻顺势一刀扎下,月人乘坐的黑骑消失了。磷叶石轻巧从空中落下,站立在雪面。她收了刃,停顿了一阵,弯腰开始捡拾那些让她大失所望的宝石碎片。
  闪闪发亮,剔透明亮。这是哪个前辈的一部分呢?磷叶石寻思着,打量手里的宝石,很快又失去了兴趣。无所谓了,反正不会是南极石的。
  “都不知道第几天了,还是没发现你。”磷叶石仰面靠在桌台边,感受着身旁空气的波动,银辉落下,又是一通不留情的斥责。
  “是是是,我会努力的,对不起。”
  南极石没了声响,磷叶石垂下眼睑,不敢扭头,她怕她一转头看到的就是南极石碎裂的情景。除了催促她快点收集她快点见到老师,南极石从不肯多说其他多余的话,连在她眼前多停留一秒都不行,只有磷叶石不去看,南极石才会呆上较长的一段时间。
  感到先前断了手的切面又一次钝痛起来,磷叶石皱了皱眉头,攥紧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铝合金又从眼里流出了,这次可没了金刚石老师的温柔擦拭,奇怪的感觉让她沉甸甸的胸膛松缓了些。
  磷叶石感觉南极石朝她这边接近了些,她等待了许久,南极石没有伸手帮她擦掉失控的铝合金。
  从来没指望过冒牌货会顶替原主。
  她只是太想她了而已。磷叶石将头埋得更深,她有预感,冬天快过去了。
  凛冬中的风声渐渐平息,铝合金也终于被压制回了身体里不再失控流出。有淡淡的馨香弥漫,磷叶石嗅了嗅,诧异地睁大眼,转过了头。
  南极石从左手开始碎裂,那是她为了救她曾断裂的地方,裂纹逐渐蔓延到了全身,闪闪发亮的碎片剥落,一点也不亚于磷叶石所收集到的宝石碎片。南极石的神色温柔了起来,终于脸也碎开,只有眼珠还在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露出了身后持花站立的金刚石老师。
  [谢谢你,磷叶石。]
  南极石说。[为了让老师不孤单,冬天就拜托你了。]
  *
  沉到冬水中时磷叶石仿佛连感官都被冻僵了,失去了一切知觉,所以当她勉强睁开眼看到自己的双手不见了的时候,惊讶的张大嘴吐出了一串泡泡,大脑昏昏沉沉,什么也无法思考。
  似乎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磷叶石垂下眼睫,疲惫地不愿再睁开,任由身体继续沉沦。
  手,没有了。
  南极石自责得快要死去,为了救磷叶石她也跳下了危机四伏的冬水,被袭击断裂了一只手,所幸两个都找了回来。然而南极石把头低得很低,似乎想要跪伏在地才能减免心里的愧疚自责。她不断重复着,磷叶石的手没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实际连她本身也不怎么在意的事却被其他宝石看的如此之重,还给南极石带来了莫大的重压。磷叶石从未被这么看重过,所以当她面对真诚忏悔的南极石时显得很无措。老天,她可不知道怎么安慰宝石。尤其是在她眼里异常坚强的南极石。不仅要斟酌措辞语句,还要小心不伤了她的自尊心。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是她的责任,是她太脆弱以致于被蛊惑了。
  磷叶石慌忙地围着南极石解释,失去了双手的断裂面开始了熟悉的钝痛。
  该说对不起的明明是[磷叶石]才对。
  南极石一怔,弓下身子,她听到了。碎裂先是从手开始的,再是腿,再是腰,再是脖子,再是脸…只剩下了一双眼,裂缝中生出了只有春天才会有的花苞,迅速开放,柔嫩的花瓣在风中摇曳。南极石零碎不成调的声音残破的被风之使者传播。
  [你没事啊,磷叶石。]
  冷冽的冬水蔓延了上来,淹没了地面四散闪闪发亮的碎片,只有那朵风中飘扬的小花仍立在水中,磷叶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蹲下身伸手想去轻轻触碰,忽然水里一双手破水而出,在粼粼水光中磷叶石被拽住了柔软的新臂,一个不慎,她就被拽了下去。原来下面是一汪冬洋,深沉的靛蓝堆砌在深处形成了黑色的巨渊,磷叶石挥动手臂想要游上去,却如同挂了千斤沉的铅石不动分毫。
  她艰难翻过身,透亮的水面有绰绰人影,一阵剧烈的波动,有谁下了海,像鱼儿一样敏捷地向她游来,伸出了一双玉白的手,迅速逼近她,随后大力把磷叶石拥入怀,耳边有听不清的模糊耳语。
  磷叶石又控制不住铝合金了,或者说她干脆放弃了控制。她像挣脱了桎梏挣扎夺回了双臂的控制权,极其用力地拥抱了回去。
  [磷叶石,你没事啊,]南极石说。
  “你没事啊,真是太好了。我找回你了,你没事啊。”
  南极石的眼中有点点银辉散落,飘荡在水里,然后融入到了磷叶石的眼里。
  她再一次碎开了。
  糟糕。磷叶石咬紧下唇,收回了又变为空茫的怀抱,仿佛承受了莫大痛苦的蜷缩起身,怀抱自己。她又被留下了。
  磷叶石如愿以偿的成了南极石的继承宝石。
  因为她日益增长的实力,以及南极石被带走之时对磷叶石的托付,金刚石老师没有办法拒绝,也没有办法不去答应。
  “冬巡就拜托你了。”金刚石老师起身,他伸手贴近磷叶石的头,他是想抚摸的,可是伸到一半却又收了回去,“磷,不要太勉强自己。”
  南极石除了留下一些碎片和希望就只还有这片冬季,磷叶石多次在雪地艰难前行都会忍不住想,这么寂寞的季节,南极石到底是怎么熬过去的。
  仅凭一己之力在隆冬中庇佑同伴,孤独的冬之守卫。她不曾见过冬天过去后就会盛开的花儿,不曾触碰过蝴蝶,她甚至连除了金刚石老师以外的宝石都没有接触过,大家都冬眠了,相对的,她也独自拥有了这片冬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都面对着这白茫茫的苍雪。
  越是寒冷,南极石便越是强大。
  怎么这次就出意外了呢?磷叶石苦恼地皱着眉,为什么偏偏…
  啊,差点忘了。
  那么多个无数的冷冬,都没有她啊。这个未知数的[磷叶石]。
  “我果然是个笨蛋,”磷叶石倒回床上,将自己陷入了柔软的床铺中。“要是还像以前一样冬眠就好了。”
  睡得最早,起得最晚。
  身边的空气波动了一阵,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睡懒觉可不能太过头。]
  磷叶石翻了个身,“我不管,我就要,我好困。”
  [磷叶石,冬天快过去了。]
  继续翻身的动作陡然一滞。
  [磷叶石。]南极石的声音变得温柔。
  [冬天,快要过去了。]
  
  
  


  
  Fin.
  

评论
热度(558)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