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坠落【三日月】全文注释/三观杂谈/我对世界,人类,三日月的爱至死不渝(三)

同人中的一股清流,一万多字全是两人的对话探讨世界的故事。【科幻】,二十四世纪数据化时代的尾巴。行走在故事的夹缝中的少女与有着美丽而强大的灵魂的老人,有意的相遇和注定的别离。本注释不按章节顺序而是分话题展开探讨。倾向是强烈的唯心主义自我中心,隐藏的人择原理,描述时代但不盖棺定论,本质上说是绝对乐观主义。

描述二十三世纪的万字科幻设定和三章《永不坠落》正文会放评论,啊因为我不会加超链接。


三、科学幻想:真实的与可能的,最坏的也是最好的

说科学之前先说世界观。初入刀男坑时很喜欢一个叫kakorrhaphiophobia的大大,尤其那两篇开往秘境站的列车和亲柱付双股螺旋,简直我入堀兼本命的发端……不说这个,说她的一系列瓦尔哈拉冷笑话。拿刀男游戏的世界观开很沉重的玩笑,复数个存在的付丧神,历史修正者的实质,政府和审神者的目的,明明是刀却发生了像人类一样的关系——不是不知道,但真的很沉重。永远都没有办法得到幸福吗?因为本来就不拥有人类的身份,又拥有人类的感情,所以没有办法得到人类的幸福吗?又看过另一篇好像叫什么非洲婶的同人,近全员乙女向,一开始我只是好奇就点进去看了,深夜爆哭啊啊啊啊啊,也从此喜欢上了《escape》这首歌。付丧神几乎就是因为本能的吸引喜欢上女审神者,男女之间的吸引简单地发生了,又因为女审神者隐瞒名字、在现世有自己的身份,爱的独占欲和身份和制度的高度不对等引发囚禁—反转等等剧情……一点都不狗血我很崩溃啊!就是因为不狗血逻辑都没问题我才崩溃的啊!说到底谁都没有错到底为啥会发生这么悲伤的事情啊!想想,假如真的按照乙女向来思考游戏设定,一大批死心塌地有复数个的男士和一人处于权力顶端的女性,不是能正常发生爱情故事的场所吧?是肯定,肯定会导致悲剧的吧?哇囚禁(或者神隐)超合逻辑的啊。说到底是谁搞出这个设定的?游戏开发商就是瞧中了大家伙想看男孩子都喜欢自己、一起暧昧的心理,所以设定出高度不对等的关系。一点问题都没有,逻辑清晰了,原来就是因为刀剑男士原本就没有人类的自由意志、应有的眼界,没有人类的身份,所以不可能得到人类的幸福。只要处于游戏设定中。

也有很多同人让他们来到现世中。说回亲柱付双股螺旋,这个故事我也是哗啦啦的哭然后整晚思考人生,在想他们差了哪里,离人类的自由和幸福只差了一点在哪里。一世为人,但却知道自己本质上还是刀。过去的事情还是算数,面对两份记忆的茫然,死后也觉得可能会到刀里去。最重要的是,保守着这样的、自己与一般人类不同的秘密俯视他人,仍觉得与人类有着本质区别。本质区别到底在哪里?拟人和人类,到底有哪里不同?兼桑看着海上日出流泪的时候,我简直要疯了,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一直以来对拟人的爱熊熊燃烧。

我一定要让你得到幸福。

这一切只是幻想吗?不对,我相信你的存在本身有意义。拟人是存在的。但我所需要的是真实,我要证明你真的存在,拟人是人类的一种,寄托着人类的情感,我们本就是相似的。

为了让拟人合法化,我决定写科幻。苋红注释也提过写科幻的原因,但根本的应该是我对拟人的爱,说什么也要把那个世界从头架构出来。不能是玄幻之类的,一定要是科幻——存在于将来的、可能发生的事。

说来我的性格也有像审神者的地方,为了很简单的目的愿意做许多事。审神者一人搭建了整个刀剑乱舞的体系和本丸视界,只是为了成立一个家庭;我写完整个数据化世界观的大体,才想起来我是为了拟人合法化。科学部分请看前文的世界观……真是难产,要从头解释时间机器艰难极了,但是完成后很骄傲。顺便,整个世界观授权开放,小伙伴想借用都随意=v=

你看,你们只有在这里才是人类。走过《苋红》四万字的正文之后,番外里堀川承认了自己必须离开二十一世纪而扎根在这个虚假的世界。我想,堀川一定会明白的,这样的命运的意义。就像上文说的那样,混乱年代数据化世界对拟人并不友好,出去之后你们一定会吃不少苦头。但是你有无穷可能性了啊,大千世界你可以做无数事情,即使我不再写故事、即使我不提到你,你的故事仍能进行。堀川一定会感谢我吧=v= 毕竟我也很努力啦。

简要列列时间线:

二十二世纪中期核/战/争,人口锐减到大约一亿多两亿,地球表现居住条件大幅下降。在人口下降到人口红线之前,政府利用战时强制力推动全社会数据化。

二十二世纪晚期混乱的五十年。政府实行严格的信息管制,包括审神者在内的第一代数据化新人成长,反对数据化热衷于前一时代的文化,史称“文化复兴”的世界范围反政府行为兴起。

审神者个人,一开始是温和派(回地球表面建立伊甸园),后来着眼改变社会思想建立新宗教,失去爱人后只身退出时代前沿。

二十三世纪早期时间机器的诞生和滥用,十年内造成社会大混乱。政府发起“清剿行动”,发动社会各界清除滥用时间机器者。

审神者借机申请到补贴建立本丸,建立日本刀拟人。

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毕业,拿到审神者申请来的第一批拟人身份证。拟人正式成为新的人种。

二十三世纪中期 “解放思潮”兴起。有人呼吁开放视界提高人际交流效率,文化产业重新繁荣,政府正式开始对战后地球的地理探测和生物记录。

三日月宗近作为科学家登上历史舞台。

二十三世纪后期桃源建立。退数据化成为部分人的选择。

二十四世纪早期数据化世界海晏河清。视界真实化技术发展到顶峰,人类走到时代的岔道口。早期国家设施渐渐向民用转变,包括三日月的研究所。

旅行者出现在公园招标现场,遇到临终前的三日月。

 

其实,《永不坠落》第一、二章探讨了很多数据化世界的悲哀,但我毕竟是按照真实世界投影出来的这样的科幻设定,是以真实为基础的,不应只有单纯的悲伤。走上数据化世界这条路也并不是没有好处啊,数据化后胎生人只剩基本生理需求需要地球供给,各种碳排放化石燃料化工产业等等人类物质文明的指标几乎全部消失,也完全不用再破坏环境。几颗核/弹就能毁灭物质文明,但是对生物圈几乎算什么,这种情况下两百年后地球基本全部恢复人类造成的疮痍,当人类回归时困扰二十一世纪的大把环境问题几乎全部解决了。国家概念消失,锐减的人口和五十年混乱促进大范围民族融合、宗教融合,许多政治问题也一并解决了,数据化世界数百年几乎完全没有战争。通用语言应该是英语和中文(肯定不会是日语),虽然流传下来的古籍等出现翻译困难,但是日常语言障碍也基本消失,在“解放思潮”后社会交流效率得到史无前例的提高,带来各行业的爆发性繁荣。随着“泛人类”概念的开放,人类的内涵和可能性大大丰富(尤其是拟人合法化),没有肉体后因肉体而起的歧视基本消失,虽然还有稀有人种和胎生人的区别,但是在良好的政策跟进下,二十四世纪人权已不再是社会的主要问题。

就这样,数百年后,人类又一次站在时代的岔道口。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再次踏上地球时这个种族有的东西已经变了,也有的东西没变。对幸福的追寻、对美丽的守护,对未知的好奇心和永不止步的求知欲,诗歌和诗意,文化和文明。灵魂之火仍在这个种族的眼睛中燃烧着,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人类终究会继续往前走。

这就是我眼中的科幻,可能发生的故事。无论发生什么,核/战/争也好,虚假的数据化世界也好,只要走下去人类都掌握着得到幸福的可能,这就是我的绝对乐观主义。


评论
热度(4)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