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科幻/苋红相关背景/量子物理】历史不确定,数据化世界,泛人类和哥本哈根解释(一~二)

这玩意其实有点像科普诶……不过本人高三狗,顶多算个理论物理爱好者,前段时间拜读了《量子物理史话》,一时冲动撸袖子从头整了这个【本丸科幻设定】。也受《三体》大大的影响。估计整个刀男圈只有我一个拿二十三世纪这个官设时间写科幻的……一个物理和数学的世界,非常我流,社科人文也有涉及,不谈政治,总之只是个科幻。总之只是个设定,一切为故事服务,有时候世界不那么真实,理论不那么完备,往下挖掘就会发现里面都是我的私心。想要建立一个我的人物能得到幸福的世界,能自由的去任何地方的世界——明白这一点大概就能在混乱的术语和各种强行解释中理解本人写这玩意真正的目的。理解不了也没关系,明天我就拿这个设定写七夕贺文,堀兼和审神者和本丸的后日谈。不过本设定应该跟CP没关系,审神者是我流无名审神者,以下本丸的来历就会涉及这家伙的故事。

 

  • 历史不确定、哥本哈根解释和时间机器理论

——何谓观测者

首先,量子物理是玄之又玄的,我选择的还是抛弃【因果律】的哥本哈根解释,大家首先接受一个新的观念:时间轴与三条宏观空间轴,所有十一个维度一样,是无方向的,向过去和未来永远延伸。不,应该说没有过去和未来这种说法。先从宏观推到微观:

当代热力学及整个相对论体系,可以说大多是统计定律。尤其是热力学第一定律(即能量守恒)以及从中推出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即熵增定律,也被称为“时间之箭”,解释了时间的单向性),完全是微观可逆的过程在宏观上因概率而不可逆。“宇宙是个统计怪兽。”——霍金。微观层面上,对粒子而言,是没有时间亦没有先因后果的。人类孜孜以求多年的时间机器,很可能就从量子力学掌控的微观世界入手进行研究。说来,近代的量子力学在研究世界本质的前沿已经越来越玄,因为都是理论大家争来争去都是在提出思想实验没有办法实验验证,有人形容为“就像中世纪的人讨论一个针尖上能坐多少天使”。

就是这些思想实验把微观的粒子特质带到了宏观世界,从而带来了许多可能性。最出名的就是【薛定谔的猫】,微观粒子的衰变确实只由概率决定,但宏观的猫的死活居然也无法确定,只有人打开箱子才知道——在人打开箱子之前,就处于半死半活的叠加态中。大概来说,量子物理描述的世界最奇幻的就是波函数的【不确定性】和波函数坍缩所需的【观测者】。好像是七十年代哪位科学家,就把历史(时间轴)上的世界形容为一条长长的龙,只有龙头和龙尾我们是看得见的——也就是特定时刻的事物的状态。而世界是怎么从这个状态变成那个状态的?过程可能有千千万万种,只由概率决定,就像龙的身体藏在迷雾中。甚至有可能直接从龙头跳到了龙尾后面再跳回来,这都没什么所谓——因为没有因果关系了。那么,以下就是以此为据的幻想。

历史同样具有不确定性。今天的我们看历史,所了解的极其有限,千百年的时间中只有极少的时刻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人出现在什么地点。真实的世界中,有无数无数的信息,风向朝南还是朝北、来者穿褐衣还是麻衣、大人物说话时眼睛看着谁,无数无数的信息都淹没在时间轴上。像是秦始皇驾崩、亚历山大踏上高卢平原这些,我们能把时间精确到年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事实上,【真实的历史】中,这些细节都是怎么发生的?没有人知道,大多数是些鸡皮蒜毛的小事,知道了也不可能证明。就算不是小事,比方说曹操死在哪里这种,在河南或者河北有什么区别?啊那能开发历史文化旅游项目的城市就不同了——开玩笑的,总之历史上海量的细节对今天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又怎么样?今天的世界同样有海量的细节,可能曹操死时说的话不一样,今天的曹氏后人就完全不同——那好像也没啥影响,二十一世纪还是二十一世纪。可能真的有人乘坐了时间机器让曹操在断气时都没来得及说出那句遗言,可能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但反正我是不会知道的。

历史是不确定的,也是可以被改变的。大家要知道,过去发生了那么多事,能决定今天之所以为今天的,只有极少数决定性的时刻。越是重要,历史之龙身上这个地方就越是清晰,越是确定而难以撼动。反过来,越是细枝末节的小事,改变之后越是没啥影响,就越容易被改变。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容易与否也是个概率问题——想像一下,假如真的改变了极重要的时间点,假如6500万年前小行星被拦住了,你眨一下眼就突然看见自己家和电脑都消失了地面一片苍翠的原野恐龙漫步其中——没可能吗?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有可能的喔,反正没有因果律这回事。之前从未发生过不符合因果律的情况?纯粹的概率问题。于是,就算改变历史,世界大体上也不会发生啥变化——只要我们这些【观测者】还觉得世界一片正常,那么世界就是一片正常,一点小变化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世界难以撼动,但个人的命运就难讲了。说到另一个关于时间机器的有名的思想实验“外祖母悖论”。一个人穿越时间回去杀死了自己的外祖母,这可能吗?可能的,杀害完成后,这个人自己作为【观测者】,在这个凶杀现场的“过去”的时间点,确实看到的是外祖母已经死了。至于原本的“现在”的时间点呢?就没有这个人了。然而,照这样说没有祖辈就没有这个人,那么是谁杀死了可怜的外祖母?本人解释为,【杀害】和【这个人的出生和存在】两件事,本就没有先后之分,没有因果关系。因为时间机器这个存在,本身就把时间轴折叠起来了,这个悖论根源就在“在扭曲的时间轴上强行寻找因果”。但是反正,这个弑母者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他原本所在的世界里,其他的观测者眼中,“这个人”突然就不存在了。这种事情,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是多么渺小啊。说不定,某些志怪传说确有其事?只不过概率很小就是了。

通过把作为【观测者】的自己投到所谓的历史中去,确实能改变个人的命运,这就是历史修正者的动机。借助量子理论,本人认为“把人格投射到时间轴上”这种技术在将来的数据化世界是可行的,这就是时间机器。历史,也不过成为了残留在世界上的数据,若有人格上传(数据化)技术,个体就能改变历史。不过,强调一点,这整个过程都受着概率的强大制约,难以发生的事情就是难以发生,什么行为会导致什么后果也不是区区个体甚至是国家机器所能控制的(蝴蝶效应)。不要说原本的目的能不能达到,还可能会连累而影响其他许多个体的命运。为了个体利益无组织无规划地使用时间机器,是对世界不负责任的行为。

故事中的二十三世纪初,就是政府明令限制时间机器的使用以及这种【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冲突的伦理问题引发社会争议的时代。这种滥用时间机器者,就是故事中的“历史修正者”。

 

  • 数据化世界、泛人类和身份证

——为什么是观测者

作为神魔鬼怪的经典来源,【拟人】在人类文明中来源悠久,比如说隔壁岛国的八百万神明和付丧神文化。本人在故事正文和注释中都提过,拟人来源于人类的感情——当代的人,后世的人,有所想象有所寄托的人,听过故事的人——把自身的感受投影到“事物”上,从故事中抽象出人格。这种集体的想象真的能凝聚成人格吗?这种人格存在于哪里?拟人而来的人格与真实的人有什么区别?第一个问题是信则有,不信则无,本设定在相信拟人的真实性的基础上,先解决人格寄托于何处这个问题:就在网络的数据中。科幻的二十三世纪的基础世界观,就是【数据化世界】。

当代的技术基础是云计算和互联网,和想象中的人格数据化。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都可以成为数据,这就是“世界的数据化”。曾在果壳看到过讨论永生的帖子,其一就是把自己上传到网络上,就会像个病毒一样永远存在着——好吧这个比喻不太恰当,总之人格上传会牺牲很多社会传统伦理,也会损失大量作为人类的生物学信息,在当代只作为一种饱受争议的可能性,而在本人的科幻设定中,成为二十三世纪的社会主流选择。也就是说在那个世界,大多数人都出生不久就把基础人格数据上传,一生绝大多数时间作为数据生活在网络上。如此一来就取消了身体上生物学的区别,拟人与真实的人同样作为数据,在那个世界共存。相关社会科学和伦理问题暂且按下不表,下一段再讨论。

在数据化世界中,人格的来源复杂多样。拟人这一边,把神魔鬼怪的限制全部开放了,只要人格(投放的情感)足够强大就能存在。另一边是人工智能,当然是世界普遍数据化之前生产的人工智能,在网络上应该同样被视为独立的人而存在。人类社会最终选择【数据化】这条有些极端的路,有不少原因,我认为人工智能的强烈发展导致“如何定义人类”的问题引发社会动荡,是其中重要的一条。

这里就说到【泛人类】的概念。值得一提的是,本设定的科幻世界具有强烈的物理和数学倾向,而生物和化学的发展就被削弱了,人类的进化和进步不是走基因改造和医疗突破这些路,而是靠肉体机械化(早期,也就是二十一世纪末到二十二世纪)和数据化并扩充人类定义(晚期,二十三世纪)来完成。世界的变化也不考虑全球变暖生态危机等等,单讲人类建造的虚拟网络,真实的生物圈淡出社会主流视野。宇宙和太空也有涉及,不过不讲外星人,只涉及探索和资源获取。

总之是一个残缺而带有许多遗憾的世界,不少人也在思考人类是否有其他出路,下一段再讲。但是因数据化而实现的【泛人类】,却是我最喜欢的概念。

几类最常见的拟人,其实也就是我们现在最火的几个拟人圈子,比方说国家,城市,学科,政/党,舰船,刀剑,枪/械,动植物,日用品等等。因为投放的感情最多,所以最容易形成拟人,这个道理跟我们现在写这些拟人的原因是一样的。反正很多承载着感情的“物”都有机会通过拟人化进入人类的范畴从而被承认。从物一步步成为人类的过程,就是苋红正文的主线,并且也说【成为大人,与成为人类是相似的】。在数据化世界上,拟人与生物学的人(生物学应该也发展出了人工子宫什么的,反正这些传统意义上的人统称为胎生人)的成长,应该是一样的。不是所有人都能真正长大,从而获得正式的人类身份的哦。过了【长大】这一关得到的第一份奖励,也就是受法律承认的人类身份(法人),就是身份证。

从这个角度来看,身份证这个词的含义是没有变的。当然形式上不再是一张塑料卡片,但是在数据化世界有着远超今天的身份证的重要性。首先,身份证对人格有锚定作用,像是拟人,他的情感和人格来源都比较复杂,古今许许多多的人的想象都会影响拟人的人格,虽然过了长大这一关人格就在一定范围内定型了,可还是有些波动的。所谓“锚定”,就是把最主要的人格特征固定下来,剪除或封存过于极端的情感,以便使他的思维和情感与胎生人近似。其他各种来源的人格,也可以受这种锚定作用。

其次,身份证也是法人的象征,保障个体的基本人权,本人觉得很可能页面上就写着一句话“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独立宣言。同时身份证也会给予非胎生人在网络外短暂维持身体的技术支持。

最后,身份证也维持着人的定义和底线。何谓人?从泛人类的概念来说,就是怀有人格并在自身人格的驱使下做出行动,追求自身幸福的个体。我在注释里也说到,人的灵魂应是美丽而脆弱的,就算是寄托在刀上,也不可能长久地作为人存在。也就是说对于刀灵,拥有灵魂的时候应该是被主人挥舞的时候,短暂而激烈,这其中才有故事和人生。这样清醒的岁月对于拟人来说,应该是短暂的。人类的寿命最多也只有百余年,之前在《格列佛游记》看见一直不死的老人,就意识到人对过长的时间的厌倦。人类是无法忍受孤独的,过度的长寿之所以被恐惧就是因为其他人类都死去了。要是大家的寿命都变长了,那好像也没啥所谓。不过二十三世纪还不是很久以后,就当做大家的观点还没变,还是百余年好了。在当代(生物人时代),是有肉体来决定寿命的长短;在数据化世界,就是由身份证来决定人格的终结。每一个身份证一被拿到,就记录了这个终结时刻,由系统决定在什么时候,并且只有自己知道。法律规定了终结最多是身份证起效之后一百二十年,短的也有五十年,这个时间长短由什么系统,怎么计算,一般人是不知道的。到了这个时候,身份证会变成一个金色的茧并用一定的时间拆解人格数据,尤其是核心的个性和情感记忆,而知识记忆可以由自己决定是否保存和留给谁。网络上若是有人以这种方式自然死亡,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其他人的视界内会出现蓝色的光圈,这就是退回0和1的原始数据融入世界时发出的亮光。当然若是其他方式在终结前非自然死亡,那就另当别论了。

无论哪个世界,都是美丽与残酷并存的吧。下一段讲人类社会的大体情况,关于审神者的经历,就会讨论这个世界观下文明的失落和思想斗争。


评论(5)
热度(3)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