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学科拟人】日常三十题

 一把看似突如其来实测蓄谋已久的刀。所以文题无关……不对,真的无关吗?仔细想着也很难讲。语文专场,想好的文科组大三角没力气写了,基本就是数语。本来还有一把异世界的糖,但是也没力气写了。后面是生地。我一直觉得写物化通向世界的本质,而写数语通向拟人的本质qwq
相关见【学科拟人】tag。

9、停电了

生物进入房间的时候,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还没有出现屏保气泡。离主人的手垂下去,大概只过了不到五分钟吧。灰色的音轨和果绿色的皮肤,安静地亮着,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语文已经艰苦的挪到了旁边小巧的布艺沙发上,脑袋险险地搭在沙发靠背上,听见声音抬起眼睛说:“是你啊。我本来还想要不要找个地方躺平,双手搭在腹部上……啊,算了。”

于是又安静下来,夏末的风掀动桌上的书页。线装本都是很脆弱的,之前语文一直会把它们整整齐齐地收好,需要用才取出几本,在桌面上也是整整齐齐摞好的。今天却有几本散乱地悬在桌边上,生物看不下去地动手收好,屋外地理放置的风向标轻轻地滑动,窗下的风铃响一声。前夜的雨落入檐下映着苍蓝斑点的茶碗中。

“漂亮吗?”语文察觉到生物的目光,轻笑一声说。

“……”生物垂头站在桌边,显得十分沮丧,“可是这种时候,我都没什么能为你做的……甚至都没有给你带点什么东西。”

“哦——或许你该给我带一面红旗。”语文慢慢地念着,“歌声压倒枪声,红旗漫卷战场……”

然后他就没有再说话。黄叶遍地,风中已经掺杂了一些秋的棱角,一遍一遍地,仿佛要抹去抹去大地上逝去的季节留下的痕迹。摊开的书页上,墨黑的难以读懂的小篆字迹开始消去。

庭院中地上,只有明明暗暗的云影拂过。曾在这里晒过的线装本和宣纸,曾回荡过的粤剧和京剧吱吱呀呀的唱腔和鼓声,楚留香的故事,深深浅浅的痕迹都在淡去,像是在阳光下蒸发掉了。

书上红笔黑笔毛笔留下的字迹一页页地褪干净,电脑屏幕闪了闪,软件窗口一个个退出之后桌面退回了出厂设置的蓝天白云,在那个纳帕县一片置荒的葡萄田。

你所留下的痕迹,人类留下的痕迹。

“田地和城市会迅速退化,重新成为草原和森林。二百五十年内,桥梁和水坝将全部坍塌,重金属污染被稀释。千年后大地上再不见人类遗迹,被驯化的动物和诸多食用植物都退回野生状态,万年后玻璃和塑料都全部降解。二十万年后,地球上再难有人类存在过的证据。”

生物捡起滚落到地上的果绿色的小巧的收音机,打开歌曲列表,数字变成了闪动的乱码,从三位数迅速降到两位数再到一位数,到零的时候又闪一下,最终变成“1”。未命名歌曲。

生物点开,然后很快听出是用乐正龙牙调的《圆周率之歌》。她想起,当初向语文推荐那部科幻灾难纪录片的时候,语文曾经说过:如果人类衰退了,有什么最后会留下来?

她当时只是觉得很好笑,而他继续自言自语:如果整个世界都在衰退呢?最初也是最后,世界上还会有什么?

——3. 1415926535 8979323846——

生物听完之后把收音机端正的放在布艺沙发上,走出房间,轻轻掩上门。世界那么安静,整个文科组都苍老了,生物一边走一边看着走廊外的天空,漠然地想:这个世界,快点崩塌吧。

(灰色音轨和果绿色皮肤:反正我没买过V家的软件,纯粹猜测页面应该是这样的。平时听歌而已,“果绿色”的说法是近似,龙牙色的色号好像是000333.有一段时间超喜欢乐正龙牙qwq 这么经典的圆周率之歌肯定也有人调。难度应该不高吧,我相信语文在这样的状态下也能一天搞定。

红旗:躺得端正,双手交叠在腹部,覆着红旗和鲜花。这样的场景大家都应该很熟悉吧。

歌声压倒枪声红旗漫卷战场——马雅可夫斯基,《好》,1927,引自语文选修课本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第35页。同页下面还有另一首有关旗帜的诗,西蒙诺夫的《旗》,这里也引一句大家体会一下:

旗不能点燃香烟。

开玩笑也不能在旗的下面,

和旗的旁边。

曜变天目茶碗:有多漂亮,一查就知。生物能知道是茶碗,就已经很对得起听了语文那么多场夜谈了。我曾在CCTV9看过这个的纪录片,大家如果知道曜变茶碗的故事就大概能体会到,这样的美丽与悲哀,千年遗物,千年后的我们所承担的责任。后人想重现曜变,但过去的美丽真的能复制吗?刚写科拟的时候第二篇就是语文,他的人设中有一种深层的悲哀——思考我们从何而来,是因为想知道我们将去到何处。

蓝天白云:Windows XP 经典桌面。那块土地一直是葡萄田,1996年拍的时候休耕了几年,就这样清新可爱一点人类的痕迹都没有了。承接下文一大段来自《人类消失后的世界》的梗。

科幻灾难纪录片:对,就是这个,最喜欢的纪录片之一。一切的痕迹,最终都会消失。到底什么才是永恒的?对语文来说,他作为学科的人格在学科院世界消失的时候,他所创造的痕迹就会一点点消失,主观情感越重消失得越快。

圆周率:想到这个的故事也很有意思。我的收藏夹里有一个果壳的帖子,简直是我爱上数学这个人格的源泉,代表了数学最高的美丽和残酷。http://ww w.guok r.com/arti cle/43 9682/ 就是这个,我随便插了几个空格你们看着办吧。世界有多美丽就有多残酷,这句话一定是真理。)

 

10、你为什么会对我家这么熟悉

“地理!!!”突然听见生物的叫声和拍门声,地理手中的图钉差点掉下来。“怎么了?”地理擦擦手走过去,听到生物的声音有点奇怪又觉得哪里不对。

“哇呜语文!哇呜语文他——哇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地理听出了哭腔,一时急起差点想像她一样拍门:“我知道,我知道了啊。如果我陪你一起哭你会好一点吗?”不对,应该先问她告诉理科组那边了没有。地理有点混乱,努力平复一下就想起自己的房门平时都是掩着的从来不锁,对方却只拍门不进来,于是伸手摸门把。

“咔”生物居然在外面用钥匙把门反锁了。地理心里一紧,终于也开始拍门:“没事,我在这里……可是能开门让我出来吗?”

刚才事发突然一时心急居然没听到她锁门的声音。地理捏紧了门把。

门后的生物听到声音后也安静了一会,然后“哼”了一声说:“我才不要放你出来呢。哼,不如一直把你锁在里面好了。”“啪嗒啪嗒”的跑步声,往理科组那边去了。

地理用最快的速度五分钟暴力撬锁,然后夺门而出。

(没有什么梗,只想感叹一下这两人,故事再怎么发展都在预料之中。憋想了,作者是不会给学科院突然出现学科死亡这种事的原因的,有了自洽的原因那不就说明这件事真的发生了吗,那我的日常还怎么写下去。

顺便给个四年前捣鼓出来的学科死亡顺序:语文→政治→英语→历史→地理→生物→化学→物理→数学。也不知道为啥会死亡,但如果将来真的有,我觉得是这样的。来体会一下,这就是糖与刀并存啊qwq)


评论(6)
热度(22)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