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苋红【堀兼】全文注释/碎碎念/吐槽与分析/夹带私货/建议与原文双开阅读

六千,几乎跟原文一样。全部注释近三万,占原文的大半。只有一句汪能表达我此时的心情qwq

相关文章见【数据化世界】tag。

七、


能明白彼此的心意,就已经跨过了千山万水。


这一章的主题是【拟人】。我所讲的是一个成为人类的故事,只要接触了人类就会有这样的愿望,只要在这些人眼中你是人类,【拟人】的过程就已经完成。讲的是哲学,实际上故事的内核相当的主观唯心【笑万物皆有灵,这个灵可以视为【灵魂】的话,那就是圈内说的“万物皆可拟人”。成为人类的过程,实际上与成为大人的过程是相似的。


孩童,天真又残酷,什么都不知道又洁白纯净。小孩是天使还是恶魔?人本善还是人本恶?我的观点,不如说是把【孩童】剔除出了人类的范围。人并非生而为人类,人类不是一个生物学概念,而是一个社会学概念。只有生在人类社会中,得到了人类的爱,孩童才会成为人类。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人类】不一定要从孩童成长而来,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程序机器人,都可以在社会中度过这种蜕变然后进入人类的范围。在我的理论上可行。


是的。那么,我们为什么珍视孩子?我们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保护孩子?因为孩子身上寄托着我们的希望,孩子是人类的未来。人类文明至今仍是【智人】这个物种的文明,在目前的时代限制中,人类的概念还未能打破生物学的限制。所以孩子是我们的未来,这一点从未变过。


真正到了未来之后呢?打破生物学限制之后呢?这中的技术手段和后果就是一个科幻故事,待会另讲。


【付丧神】偶然发现这个概念在霓虹文化中,就是一种古老的拟人。嘛各国神明神话都多少是拟人相关,但霓虹文化算是其中突出的一个=v= 万物皆有灵,万物皆是神明,大家都听过“百鬼夜行”这种东西吧?啊我讲文化背景,就是想表现我所写的故事的可信性。我发自内心的相信这个故事真实发生着,所以我没有写成玄幻而是写成了科幻。待会会解释具体怎么真实【发生】。


【本丸】还是简单讲讲。刀剑乱舞官方对故事背景的设定很简单,我的了解就已经基本上是二设。“本丸”这个概念只讲明了时间,也没讲具体在哪,反正也是未来的事对不对?我就干脆设置在另一个位面了。我说的不是(俗称的)“平行宇宙”,也就是多世界解释(MWI);而是,本丸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宇宙,只是一个小小的折叠空间。所以说,刀剑男士们被召唤到本丸,实际上是没有真正到二十三世纪也就是两百年后的世界,他们就是在本丸和战场间两点一线地工作。


【战场】覆于历史之上。意思就是,在这里历史不是一个确定的时间轴上的切面,而是限制在特定空间中的迷雾,它本身是不确定的,也是可被改变的。在改变没有变得不可挽回之前,【哪里】和【何时】出现了小小的改变,都可以被本丸的仪器(灵力)探测到。然后然后就让刀男去与推动改变的力量(历史修正者)进行战斗。刀男自己,对手史修,在“历史”这样的迷雾上都不是实体,这里的战争是精神上的战争,是“改变”与“守护”这样的愿望抽象出的【观测者】的力量的对抗。


所以才用冷兵器作战,因为这就是个形式,刀的拟人的力量,源自寄托在刀上的情感。堀川提到的【虚拟次元啊虫洞修复工具啊因果律特权啊】这些工具,在对抗【观测者】上都不如付丧神对症下药,有用。以上,这是从客观原因分析审神者为什么要建立本丸召唤刀男,但实际上在二十三世纪,对抗史修等滥用时间机器者的机构不止审神者一家,这个审神者实际上还是个民间组织。其他人可能就走了这些其他的路,但对于审神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主观原因,也就是为了让刀男存在。啊不行这个也得另讲。


看似哲学,一翻才发现都是主观唯心=v= 不过讲真,量子物理发展到现在也已经相当哲学了。为避免太复杂,总结关键的量子物理的梗【历史不确定】、【主观感情影响历史】、【哥本哈根解释】。


【审神者】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本来只是个跟小组长差不多的作者意志体现的“哲学家”形象,没想到越写越哲学,最终下定决心搞出整套科幻设定,就是为了探究审神者的故事和真正的想法。哦问个问题,你们看的时候有认为审神者是男是女吗?我没记错的话正文中全部模糊了性别代称都是用“人类”的?——好吧我承认,就是男性,写的时候就当是年轻男性写的。不知性别有没有影响这个角色最终的复杂程度……我觉得很可能有,在我越写越发现审神者与堀川的相似之处的时候。嘛因为之前历史篇的配角都是女性,我脑子里的自动平衡机制发挥了作用吧,反正一个角色的诞生基本上是偶然。别的写手怎么样我不知道,但对我自己,真的是顺其自然地写了才一点一点地挖掘出角色的内心想法,经历和故事。


【暗堕】实际上就是上文提到的“二次设定”,官方没有,所以文中堀川说是【私下流传的秘密】。大意是,史修原来也是付丧神,刀剑对自己客观存在的那段历史不满意,感到遗憾,“改变”与“守护”两种愿望挣扎最后想要改变,于是就很自然地去了对面阵营。本文继承此二设,然而强调一点,史修与刀男是同时存在的。因为都是去到了迷雾一般的历史中才相遇,都已经不是时间轴上的实体,所以【被召唤成为付丧神】与【暗堕成为史修】没有时间上的先后之分,没有“原来”、“之后”这种概念。改变与守护是同时的,也就是同体的,也就是【付丧神】和【历史修正者】同时是这把日本刀的拟人化。付丧神在与谁战斗?实际上就是与自己战斗。


这里,进一步解释为啥打倒史修,别的方法不好用。只有自己才能打倒自己,只有自己才能度化自己的情感。


等等,还有一个问题。照这么说这里打倒的都是刀剑自己对应的史修啊?照万物有灵的说法,不仅日本刀能几经转折的拟人化成为史修,还有很多别的史修啊?人,或者人类文明中其他事物,比方说军/舰或者枪/械(呵呵←-←)。其他这些史修(滥用时间机器者)就管不了了吗?


首先,确实管不了。上面说过对抗机构不止审神者一家,审神者一个人,能做这么多可以的了。


其次,审神者选择日本刀进行拟人的两个原因。其一,客观原因,对抗与守护,人类文明中什么事物最集中体现了这种矛盾?什么事物寄托了最激烈的情感?毫无疑问是武器。像是其他的什么,瓷器、油画、城市、学科,在这种情感的【具象化】上绝对比不上武器。上文提到的军/舰和枪/械也是武器嘛。


其二,主观原因,审神者自己说,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你们以付丧神的形态存在于此】,因为主观想选日本刀,就是这样。这个原因实际上跟制作商为啥要做刀剑乱舞这个游戏是一样一样的,受众、市场、文化内涵,等等我们想要看的东西,这就是原因。我写同人的原因实际上也是这样。


这种说法是不是很狡猾=v= 打破次元壁,混淆故事和现实的界限。啊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因为这个故事是真实发生的,起码存在这样的可能。


【偏爱】审神者对堀川的偏爱,很大程度上由于他们的相似之处。本人写的时候对审神者最深的共情和感触在关于【美丽】的清谈哲学那里。感情是我自己的,但寄托到一个人物身上,让我忽然探究起这个人物的情感和经历。审神者为什么要对堀川这样说?“追求灵魂”,是一件悲伤、又真正值得为之付出一生的事物。他为什么让堀川坚持到底?是因为【守护者】这个身份,两人是一样的吧。所以他也告诉堀川“历史修正者”的本质,所以他之后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堀川,把大家都放到二十一世纪初经历一趟人世。


为什么要删除他的记忆孤身一人丢到这个遥远的世界的角落去?因为剥离了刀的身份,才能真正明白自己为何想成为人类,自己为何已经是人类。


【堀川,你探寻的终点应该是你自己的心愿。】


补充说明,兼桑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不过来这里的时间点稍有不同。兼桑是三四年前,以十六七岁的模样来,现在二十岁(官设大致年龄);堀川是两年前,以十五六岁的模样来(官设大致年龄),现在十七八岁。审神者搞的事还不止这些,他的法术把兼桑某些生活片段投影到堀川的视野里,而且时间还是有延迟的——把十六岁的兼桑,投影到十六岁的堀川眼中,从高一五月到高二结束持续一年多。


开头我就说过,想写存在于我的校园中的十七岁的堀川和十七岁的兼桑=v= 


【本丸时期一些琐事】审神者对兼桑,和本丸时期兼桑对堀川的感情,都叫我万分困惑,至今搞不懂。前者,审神者好像对兼桑没啥特别感觉?也没有明面上助攻,虽然怂恿堀川要把话对对方说明白,但完全不像小组长那样把话挑明。后者,其实就是个剧情BUG,我承认【躺平 只有因为本丸时期兼桑没有向堀川说清楚自己对于堀川的结局的想法,堀川才一直徘徊。这种事也确实没那么好讲清楚……但反正两人那时是没怎么就主人、责任、人类这些沉重又麻烦的问题好好讨论过的,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想那么多。但是审神者的目的不同……审神者好像就是想让他们真正成为人类。所以才搞那么多麻烦事


在人世走过一遭,是脱离【武器】,最终成为【人类】的关键一步。


【本丸其他刀】关于史修的真相,除了堀川是审神者直接说的,其他人明面上都按官方的意思瞒着。但是近侍(也是初始刀)歌仙兼定,妈妈(?)烛台切光忠,爷爷组几个比如三日月宗近,莺丸,都应该是知道的。还是想提一下这几个正文完全没出现的人物。歌仙,本来想丢到兼桑专场番外写的人物……因为是一家的,所以设定就是哥哥。歌仙喜欢和歌,书法,茶艺什么的,有相当高的文化素养,对战斗的热衷一般般,台词中除了自己名字的由来基本没有提过从前的经历和主人。个人感觉,歌仙早就把自己当做是人类这样生活了,相比刀与战场更亲近人世。这种人,应该能比较简单地理解审神者的目的吧=v= 所以一直没换近侍。还有烛台切,在我眼中也是非常了不起,看过他的牡丹饼系列回想,对短刀小夜左文字作为刀对“复仇”的执念,苦笑着说其实只要生活在这里就好了,还摸摸头,然后说吃牡丹饼吗自己做的。真的,那种大人独有的气度和豁达一下子出来了,烛台切对过去不是忘记,而是重视过去的伙伴和羁绊,希望在现在的生活中过得更好。超级了不起啊!!!!看看隔壁,那些执着于真品还是赝品、仿造还是原作、曾经的主人被背叛/被杀/得肺结核当时没得医、被主人抛弃/改名/弃之不用/供起来当美术品……等等等等的刀!烛台切有多了不起你们造吗!!!!我想想,审神者(那也就是我)对以上这几把刀的稍微偏爱是也是有客观原因的,对作为刀的历史有多大的偏执和执着,那也就是想要“改变”的愿望越强烈,倾向于“史修”的成分也就越多,那不就是投敌的可能性越大嘛。能够真正从过去中走出来,作为人类生活在现在的人,真的非常了不起。


爷爷组的刀那是太多时间看破红尘了,啊,基本不会再在意历史啊主人啊什么的。


【国广三兄弟】还要特地说一下山伏国广。这家伙圈内爱称(真的是爱称=v=)是咔咔咔,因为游戏中掉率很高,到处都是,而且颜值虽勉强但那个服装风格真的是……爱咔咔咔的一定是深爱他玄妙豁达的心灵qwq 很不幸(?)的是好像就包括在下……写的时候仔细研读他的台词,就觉得这个设计成僧人的角色十分了不起好像也是能看破红尘的人呢qwq 然后等我写完故事,我看了僧与山伏的回想。


我想要变得强大,强大到笑对一切。


哈哈哈,等战争结束后,我就回去继续作为美术品吧。


我内心的敬佩可以说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qwq 看看这个你再看看上面那些刀,觉得思想境界都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了qwqqqqq 已经能够立于人世之中而高于人世,无论经历过什么都无怨无悔。数珠丸恒次听完后对山伏说受教了,而我本人对刀剑乱舞这个游戏本身也深了一层敬佩,觉得角色背后有着其精神。


活过一回,最后坦然地尘归尘土归土,如此豁达真是人生最高境界。


说来故事中山伏国广就是个愉快的自带口癖活跃气氛的喜剧角色。私设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去了很多地方,对本地的风俗和文化非常感兴趣,并且对审神者的决定十分感谢和满意。并表示“高考”真是本地(天朝)一大文化特色,对于最后能参与咱学校的高三毕业典礼十分高兴。至于毕业典礼到底能不能混进去?那我就不知道了【瞥 


然而不会做数学题。


山姥切国广拒绝上学,平时就是个游戏宅,十分清纯害羞。主要靠某些非全龄的游戏来补全对异性的印象,即是如此也没有脱离DT的心境,三观也还正常,多亏了几位可爱的网友。顺带一提其中叫“小旅”的这位,一直以为是女孩子但没错就是男孩子,知道真相时被被是拒绝的【噗哈哈哈哈哈哈 小旅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写过一个叫方糖的故事的主角,性别梗也是那时突发奇想玩的……啊时代的眼泪,应该也没人记得了qwq 总之,山姥切对人世也十分满意,对小组长的印象也非常好。


然而不会做数学题。


不,我不是故意玩梗,只是实在想表达当代中学生努力学习数学真的十分了不起这样的中心思想qwq 你以为学生容易吗qwqqqqqq 单论努力程度,我们不一定比不上故事里的角色嘞qwqqq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对应前文“世界是一条河流”的比喻,还有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徘徊在河边的青春期。这里说的就是面对广阔的世界,怀着心愿也有跳下去的勇气。也是一种很传统的心情呢=v= 


【美丽的故事留下美丽的忧伤,人间天上,代代相传】出自《神女峰》,照应上文一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我自己很喜欢喔喔喔!觉得也是我自己的人生观吧,活在世上到底能留下些什么?只有无形之物,寄托在有形之物上=v= 这就是故事。人类社会,到底凭着什么成为整体?是人类创造的文明,精神;说到底也是故事。


【小组长】还是想讲一讲,很喜欢她的结局=v= 她出场的这一段我久违地开始玩梗,啊啊苋红全文都是挺正经的风格,没有可以欢脱起来的地方啊!!【痛心疾首 安拉胡阿克巴噗哈哈哈【躺平 这么一欢脱,堀川都忘了小组长啥都知道这回事,然后及时到要分别。堀川对小组长的身份有好奇,但最后也这么过去了,分别很稀松平常。平静的,心照不宣的笑容,想着以后可能不会再相见了。不会再见了吗?其实也难讲。毕竟世界上就有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v= 作者我还是乐观的吧,反正什么也阻止不了我乐观【


真正的告别,反而在很久之前,这章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写了堀川从学校走出来,在凤凰木下对审神者说的话。对审神者说,感谢,虽然无法理解,并承认交心的朋友关系。


想跟小组长说的话也是这样。轻松又遗憾,只是刚才没想到就错过了,但是对方也能理解并原谅自己吧。我非常喜欢两人之间这个在告别发生之前的结局qwq 换句话说我很喜欢这个插叙,冒着大家可能要费点功夫才看懂时间顺序的风险也要这么写qwq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学校里很流行各种书签,自己买一套,然后跟别人换,这样就有很多不同的书签了。当时攒了很多张现在大浪淘沙只剩一张,上面印着hello kitty还有一句话“离别与重逢/是人生不断上演的戏/习惯了/也就不再悲伤”,我倒背如流就是这么神奇qwq 离别是平静的,重逢之日才会感到喜悦和感伤。这样就很好啦=v= 


【最后一把钥匙】美丽的灵魂。堀川都想通了,简直大彻大悟对吧,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完成任务:找到在这个世界的兼桑。然而已经没有办法了,堀川完全不知道现在的兼桑几岁,在哪里,只有从幻想里得出的那点儿信息。怎么办呢?审神者肯定不是专门坑他的。还有哪个因素堀川没想起来呢?


就是兼桑自己。堀川没有办法去找兼桑,如何才能相遇?那就是对方来找自己。


能明白彼此的心意,就能破局。两人还没有真正相见,堀川就是在电视上看见兼桑,但只要那个人说出自己的名字,一切就已经昭然若揭。我也是!!一开始就想好这样的结局啦!!


然后两人就被审神者收回,回到二十三世纪的本丸去。刚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美丽之处,正因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一定要回去。之前有小伙伴说,能不能写堀兼的校园小甜饼qwq 其实是不能的。你看,这里哪有跟刀同名的人的呀?瞳色也与众不同对吧?大天朝有人的名字会写成Horikawa这样子的吗?没有嘛。实际上,他们并不真实存在于我这个世界,我在写着第七章注释的这个世界。所以不能留在这里。他们回去之后,留下的痕迹在观察者的触动下会迅速坍缩,具体效果就像《你的名字》中期泷去到陨石坑边,手机里与三叶的短信迅速变成乱码消失一样。


那个世界,才是有他们存在的原因、有他们的战场的归宿呀。他们已经是人类了,在未来的那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已经得到承认了。二十三世纪的世界观设定与现在也有了很大不同,我等会就开始写。


【樱花纹样】年幼无知,啊呸刚入坑的我,一直以为刀剑乱舞游戏界面上那个樱花会在游戏加载时转动起来,所以在这里的意思就是“刀剑乱舞,开始了”——进入游戏的意思。也就是会到本丸去嘛。然而后来……即使如此,这种印象也在我脑中固定了下来qwq 就这样啦,毕竟写故事也有很多命运的必然嘛=v=


评论(9)
热度(1)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