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学科拟人】日常三十题

CP多且杂。。。。。汪虽然我很努力但应该是暑假最后一次写科拟了我已经不行了【躺平】今天再不搞定这些事我就死定了qwqqqqqqq 本来想下一题写生地糖,然而脑洞还没完全蹦出来,悲伤,算了我这次可写了好多了喔qwqqqqq 大家要跟我一样坚持在坑里等下去喔qwqqqq

相关文章见【学科拟人】tag。


6、机会错失

——学科院的成员年纪多大了?

——按照与作者同步的规则来看,应该接近十八了。

——然而确实还没有成年。

“按政治订的规则来说,抽烟是绝对禁止的哦。”化学俯视着坐在楼梯间的人说。

物理抬起眼皮瞧着他笑,食指贴在嘴唇上,“嘘。”

化学忍了忍,还是没能控制好情绪恶声恶气地说:“小心我找到你剩下的烟,拿去实验室低压升温到308K把尼古丁(1—甲基—2—(3—吡啶基)吡咯烷)烧掉。”

“咦?你能找到?”

“嗯?不信我吗?其实我在实验室进行稍稍加工,掺入10-(3-环丙基氨基甲基-1-吡咯烷基)吡啶并苯并噁嗪羧酸衍生物也是可以的哦?对革兰氏阳性菌还有优异的抗菌活性,说不定对你那张嘴有奇效呢。”

化学生气了,物理终于感受到,于是半年来第一次稍稍的认了一下怂:“这只不过是第一次,我想尝试一下嘛,你没见那些故事中烟都是耍帅必备道具吗?”

物理会骗人。化学就如同当初第一次发现这一点时那样变得焦躁不安,上前欲进一步说教时物理冲着他的脸笑起来,完全露出咬合的犬齿。物理迎着他的动作抬起身体,化学没收住动作差点控制不住闭上眼,然后就被钻进鼻腔的烟雾呛到,手腕一痛同时被用力地向后拽去。

“去哪?”一贯在实验室穿戴齐全整套防护设备的化学,此时被呛得眼睛发红,一边咳嗽一边惊慌地问。

“嗯……远离理科楼的地方吧!我刚刚听见数学的像钟表一样机械的脚步声了~”实验宅的体力迅速流失,听对方还语气轻松地开玩笑话化学只能愤愤地用指甲挠一下物理的虎口,然后被握得更紧的手带得一个踉跄。

“哎呀——数学抄了近路,该死我忘了地理说过的这茬。”物理的声音终于流露出沮丧,不过很快一扫而空,“要不要跳窗呢?”

化学看见他撑在窗口的左手上闪出几星金色的火光,惊讶地说:“等等……”

“唔,三楼,我是没问题。来你先过来——”

化学被拽过去,反应迅速地捉住物理的左手,深吸一口气把自己的另一只手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一划。

走廊里烟雾四起。

物理完全没有紧迫感地吹了个口哨,然后被化学拽着往另一边的楼梯间跑。

“哇哦刚刚那一着很帅嘛,下次能试试黄色或者绿色的烟雾吗?”

化学轻轻“哼”了一声,语气蓦地低下来:“为这么点小事滥用能力,下次再被我看见绝对要把你押到数学那里关禁闭。”

“可你刚刚不就用了?唔虽然我用物态变化做会更简单些。”

化学不说话了,抓着对方手腕的手恶狠狠地使劲。

物理“嘶”了一声,配合地放慢速度,“唉好了好了,先松开我吧,到这数学不会来的了。”

化学还在喘气,不理他。物理凑近才听到他说:“直接跟数学坦白还轻松些……”

“唉,可是那样的话,咱们的实验室都会被锁上俩礼拜,那样你连改造尼古丁的机会都没有了哦?”

化学瞥了他一眼,一针见血地挑明话中狡猾之处,“明明是你违反守则,凭什么让我连坐?”

物理不说话了,盯着化学阴沉的面色认真考虑要不要透支接下来这半年的认怂指标。“不过,我刚刚想起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化学抬手撩了一下刘海,一把揪起物理的领口。

“先说明一下,你是怎么拿到那种政治明文规定的违禁品的,嗯?”

(10-(3-环丙基氨基甲基-1-吡咯烷基)吡啶并苯并噁嗪羧酸衍生物:与尼古丁的结构有一点相似,在百度学术上挖出来的一篇抗菌新药的论文。化学在学科院的高中级别的实验室是绝对捣鼓不出来的,他就是给一长串系统命名唬人。

烟雾:我使劲想了想,也没直接找到哪条方程式直接对应这种烟雾的。如物理所言,确实是他用物态冷凝水蒸气会方便一点……化学是要遵循物料守恒的,他的能力实际上是改变反应条件和反应速率。

所以或许化学是用了一点指甲(角蛋白)分解产物来完成转化的吧。)

 

7、套看戒指的中性笔

故事中的人物,常常带有某些标志性的物体,如该角色专有的某服饰或者道具。圈内俗称“本体”。在故事(或者人物自己)的结局,常常会以该物体为凭进行一番煽情或者总结。作用就像人类社会的墓志铭。一生过去,只会留下无形之物,而又依附在有形之物上。以上手法,在漫画的结局中非常常见,在此不举例。

那么戒指,是谁的戒指?语文从前没有戴戒指的习惯。若有什么类似本体的东西留下,那也应该是……收音机?所以为什么戒指这么重要?

语文在房间里写信。想到这里笔尖一顿,抬起左手亲了一下无名指。送出礼物的人并不知道其中的含义,也或许一直都不知道。

(没啥梗。数学什么时候才会成为人类啊。)

 

8、许愿池前

——学科院有这种东西??

——没有,那算了假设他们就在那个最出名的许愿池吧。

“你上周强迫我们一起看完《罗马假日》的原因就是这个?这不都是象征意义的东西,摆个盆在太阳底下不就好了。”物理毫不客气地表现出理科组的直男逻辑(?),“而且海神雕像有什么用?当今世界早就没有尼普顿了——还不如供个苹果。”

数学在心里赞同物理的观点,然而还是要假装看懂了那部电影,十分冷静地说:“站在这里,背过身投硬币就可以许愿了对吗?”

他们站在蓝绿色的池水前,熙熙攘攘的游人之间。雪白的众神雕像注视着他们,只有几个人流露出感慨的神色。

英语举起硬币,注视着海神的眼睛轻声说:“我们只投一枚硬币哦。”

语文很成熟地对英语主导的这次出行表示赞同与喜悦(文科组众都很好奇他们之前彻夜长谈了些啥)。此时他还语气轻佻地上前说:“能分我一个愿望吗?”

英语抿着嘴挑起下巴:“不行哟,女士优先。”

正好三个愿望。历史低头看着池水,英语微笑地说:“你们先吧,我只要最后一个。”

历史红着脸双掌合十。生物笑嘻嘻地回头,看语文一眼然后说:“我可以把这个愿望转给语文吗?”

“嗯?可以呀。不过为什么呢?”

“我没有什么需要神明或者命运来实现的愿望啦。”

“真是幸福的孩子。……语文?想好了吗?”

语文的表情变成苦笑,终于没有说话,简单地比个OK的手势。

“那么到我了。”

风,白鸽和裙摆一同向西招去,在象征古老城市的巴洛克建筑上一眨眼跨过三百年。英语抬起头,虔诚地说:“再回罗马(Fa ritorno a Roma)。”

(许愿池:特莱威喷泉(Fontana di Trevi),意大利罗马,1732年始建的巴洛克杰作。在电影《罗马假日》风靡全球后闻名世界。

尼普顿:海神,另一位就是有名的波塞冬

苹果:苹果可是改变世界的水果啊!你们有没有看过那个段子,圣经,牛顿,乔布斯。

当今世界没有尼普顿、众神、感慨、只投一枚硬币:学科院中只有当代影响力最大的九门学科,从前的学科呢?没有拟人化,但说不定残留着蛛丝马迹。

物理把海神与苹果连起来说,总觉得不只是开个玩笑。)


评论(9)
热度(28)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