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苋红【堀兼】全文注释/碎碎念/吐槽与分析/夹带私货/建议与原文双开阅读

系在手上的命运之线,跨越世界仍将我们相连。

本来想先写审神者科幻设定的,奈何脑力不足,先写这个。稍后我再发出全文无修版。现在你们随便就着看吧反正这些梗你们肯定忘了我也是双开照着写的【烟】

 相关文章见【数据化世界】tag。

【苋红】一种接近紫色的颜色,哦就在第一段中美丽异木棉最后那里,【色环】那句就有描述。意思就是红色与蓝色之间吧,这两种就是土方组的颜色呀。

零、

【各种颜色】我的百度云里面有个文件夹叫用中国话说颜色,一翻里面就全是这种拗口高逼格的颜色名字,是我十三四岁时从网上找下来的。哎呀那时我也找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图片=v= 也没想到这是能用到。【鸦青,绀青,群青】不仅押韵且颜色由深至浅。群情也是我非常喜欢的颜色!当年写化合物拟人还找过一串颜料用色的化学本命qwqqqqq 啊都只存在于我的脑洞中qwq 

【一线绯红】后文多次提及,命运的红线、刀在海水中产生的铁锈、血本身等含义都有,非常符合本人的美学【啥

一、

  • (后面几章)都是本人校园生活真实所见,当时是同步更新,堀川的视角完全就是我自己的视角。说到的一些事件,比方说食堂的日出、换小组、圈钱机的故障、后文的回南天等等都是真事。我写故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记录吧。

【Horikawa】堀川的罗马音。当时还有小伙伴表示这名字啥好奇怪,哈哈哈。是有原因的,就是要这种不知所云的效果,不知所云的奇怪的名字。日语毕竟不是完全的拼音文字,只知道读音跟知道对应汉字所获得的信息是差很远的。对自己一无所知的,懦弱的,脆弱的堀川,在考虑着自己的名字的同时,跨出了第一步。一直在逃避思考吗?并不是的。在考虑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已经跨出了第一步。

【可爱的一宿舍配角】久远的从前,我写过一首四行短诗,顺手开了个坑,那个故事人物全部没有名字只有代称,主角是第三人称第一视角,实际上就是第一人称不过我就是喜欢把所有的【我】换成【他】。这个男孩子就是后来我写的K,地理,班,堀川,乃至斑夏等等一系列人物的原型【有什么办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有的人物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去写啊qwq 这个应该是由于【象征意义】,跟小组长一样,原因按下不表。说来这篇苋红也是第三人称第一视角,把所有堀川的名字换成【我】应该是没问题的,假如我没表达错误的话。啊等等,我本来想注释什么来着?……哦,说到配角。全文当代篇和回忆篇都出现若干历史人物,若干配角,接近十个推动剧情发展的角色吧其中只有一个有名字呵呵呵按下不表【 堀川的上铺和社长和班里的同学(只提到俩腐女同胞)就是。当然小组长这么神奇的人不属于以上范畴。我个人挺喜欢上铺的!不知隐隐中把谁谁的性格代进去了噗呵呵可爱的直男助攻=v= 啊不过说来咱们班一直是恋爱荒漠也是不争的事实,十分悲伤呢【躺平 班长也很可爱,嗯。有点傲娇,不过我一向觉得,傲娇可是出不了爱情的。

【小组长】不行这人我不讲讲我写注释的一半理由就没了(夸张)。妹子真名明日光,是一位存在于不同故事(世界线)中的旅行者,隶属于本人中二时期一个比较复杂的多世界主观唯心设定。哈哈哈连载中就有小伙伴认出来了真爱啊qwq 是个在我(几乎)所有故事中出场的人物,作者奇妙的投影和犯规的剧情推动者。对故事中的人物满怀同情与好奇与关爱的复杂情绪(?)然而作者就是有让她与堀川的相处初期有种BG的误会的满满恶意。不如说这种恶意也让我唏嘘,嘛后来你们也看见了,小组长这种神奇的人对故事中的人物绝对没有这种意思对不对?都像是命运的安排吧,后文分析象征意义再说。

【楝树】后来我有点疑惑,在堀川追土方跳窗而出的时候改成了樟树,又觉得应该还是楝树,再后来小伙伴坚持不是楝树!要说是什么她又说不出来,啊要你有什么用【冷漠】反正这件事对一个植物控和考据党来说十分遗憾。本人是非常喜欢这种树的,后文也有描述它的花叶,再后来,六月,我写完故事后楝树结果,绿色的酸酸的还原性很强的果实,本人图好玩掐碎过几颗,然后指甲上棕色的氧化物痕迹一个礼拜才消掉。挺有意思的,留意手上没伤口不对着眼睛大家可以去掐掐看爆浆很好玩的。啊不过现在果都落了吧=v=

【少年与人潮】人潮涌动真是个好梗。其实我确实觉得人群中有值得注视的目标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哈哈哈哈哈哈少数时候我也是有满格的观察技能的,兴起而发吧=v= 但我不是堀川,不如说,我挺想成为堀川。

说回少年,前两章挺多对十七岁兼桑的外貌描写。完全暴露了本人的观察偏好——妈呀那个礼拜我去食堂的路上站在人群中都有迷之微笑好嘛!!红丝带,脖颈的线条的滑动,还有校服——哦,说到校服。跟小伙伴讨论过这个问题,说原初故事设定兼桑也在我们学校的,还想象过兼桑捂着后脑长长长的头发跟拿着剪刀的级长争论的画面【瞥】不过想想把咱们的运动服套兼桑身上真不忍心于是作罢【 小伙伴说堀川你就忍心了吗?哈哈这不一样,堀川那是我的视角我又看不到他。于是设计校服,就是那种学院风,私设十七岁的兼桑在上海某比较传统的私立教会(?)学校这样。啊这个我本来想写个兼桑中心番外的来着。。。。。。。但是呢,在学校里走着,荷花池边,操场上,有时还是会看见兼桑,感觉好像他就在那里一样,连载的时候就觉得有这么不可思议。孤独与温暖,都在人潮之中吧。

【名字】名字对我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不同的名字在不同的情境下使用分别有不同的意义。其实我写篇故事也是很作【噗 来看看,堀川自己有中文全名、简称、罗马音简称、兼桑的特定称呼、小组长的特定称呼等好几个称呼,在不同语境和人的口中换着用,有很多秘密就藏在里面。先说小组长的Horika,比起Horikawa吞了最后一个音,实际上属于昵称。我觉得日漫中常有这样的事情,比方说遥(haruka)称呼为haru一样,称呼短一点又显得亲密。这就体现了小组长的凡事参一脚的好奇心和热情啦=v= 又说来Horika变成了三个音其实可以勉强音译成中文名,用粤语,那么堀川小天使应该姓何噗哈哈哈哈。

名字是与他人的联系的证明呢=v=

【打刀】兼桑这套复杂的衣服当初查资料就费了我不少事,后文回忆篇又写到服饰设定的意义,按下不表。说一下兼桑的身高!啊不知小伙伴有没有真的去查萌娘百科的qwq 兼桑真的超级高,一米八六,游戏中原本刀种是太刀,后来才改成打刀,是历史记载的偏差问题。反正刃长也是接近上限的嘛。说来堀兼这对足足有二十六厘米的逆身高差,四五岁的(外貌)逆年龄差,刚入坑时我也比较传统但慢慢发现兼桑受真的很有市场,啊,虽然最终决定我的攻受顺序的是堀川,但反正这个心理历程也是很迷。说来我喜欢的CP一般都偏爱攻,但安清这对是个奇葩,暂且按下不表。

【瞳孔】蓝色的眼睛。我这种对瞳色的偏好应该始于硫酸铜。眼睛真的非常不可思议,非常美丽,经常我都有种盯着对方眼睛的冲动但实在是怕吓跑对面的小年轻【跪在地上】曾经还写过篇科幻,全文基本靠描写堆砌而成,真的就是对这种纯粹的美丽的爱啊qwq

【耳洞】怂如我,不敢打。一边摸着耳垂一边唏嘘。但我确实很喜欢两人的耳饰,尤其是堀川的,估计就是因为人的原因。写故事的时候没看过设定集,到现在《活击》也出了,看那里面红色圆珠子就很漂亮,同好群就有大大买了这个耳钉周边,还宣称就是为了土方组打的耳洞qwq 本人非常羡慕,表示长大后想买对耳夹。当然还是我在故事里写的暗红釉面质地最好啦。就是因为寄托着故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温暖,欣慰和感伤吧。就算记忆一时不在,这样的感情也会存留下来。

【祈祷】顺便想对堀川说,把逝去的人视作注视人间的神明超级常见好吗=v= 冥冥中还有这样的期待吧,就像命运的指引,因为此生想要实现愿望呀。

顺叙乱了,倒回去。

【玉兰的冬芽】我!我摸过!然而真的太短暂了就算我周末就实时更新也已经来不及了qwqqqqqqq 只有明年啦!从去年开始一直很喜欢的白玉兰花也是。这里堀川和兼桑相互说的话,那两个破折号,就是彼此的名字。不得不用破折号,不知道这个意思有没有表达出来。兼桑的红领巾和红丝带都让我又生气又别扭啊!非常奇妙的感觉,然后就想到杜丽娘了。顺便表白艺术楼弹钢琴的学姐qwq 现在应该在一边浪一边准备上大学了吧?我对艺术楼的感情,很大程度上也是学姐的功劳呀。

【特别策划】发生在校园里的一个浪漫传说那确实是没有的,但我还真挺希望电视台搞来试试噗哈哈哈哈。后座俩妹子也很直白噗哈哈哈哈哈哈!就是故意挑着坐堀川后面的,我断言(?)堀川前后左右就是被妹子包围的。这可是种复杂的心理,堀川的脸可是很漂亮的。虽然是拟人但写的毕竟是同人,有官图为证,对颜值的评价说得名正言顺=v= 在故事中堀川不会这么说,他当然是不会自己说的啊。

堀川的校园生活与本人是完全同步的,第一章的回忆去年五月、十二月,上体育课走南环校道那是因为还没搬教学楼,现时二月是高二下学期。一年多的回忆和对幻象少年的信息整理,国广三兄弟全部打完酱油,堀川着手找线索反思并踏出第一步,第一章完毕。

 

 

二、

这一章写孤独。独自一人的话,存在于此的意义会消失吗?无人理解的话,会从世界中坠落下去吗?之前看短篇儿童文学,说少女时代就像【爬过长长的黑色隧道】,深以为然。这里只写堀川自己的孤独,但显然它是共有的。上面提到的短篇故事就是写少女的自杀(愣是想不起名字),我曾考虑过,人对自己的生命应负怎样的责任。说到底,生命是自己的?亦或是与社会共有的?如果自己承担着自己无法忍受的痛苦的话,有选择放弃生命的权利吗?以上,说的都是青少年,就处于漆黑的隧道当中的年纪。只有成年人,成年的自己亦或是师长,会对那时极度消极的想法表示否定,因为那时的痛苦现在想来不过是小事。然而对于正处于隧道当中的孩子,他要怎么做?当承担的痛苦超过某一阈值,他有逃避的最后一条路吗?

堀川没想到自杀,那是因为他还不是人类,来到人世不过一年多,还没有这个概念。他是没想过生死的,在此时。但是,自杀的念头是很多人都有过的(我自己倒没有。。嘛但理论还是能说的)。为什么呢?仔细看一下第二章,对堀川来说孤独的理由本质上像人格的缺失。没有记忆却留着模糊的彷徨的感情,曾有亲密联系的【另一个人】,自己与他人的不同之处,构成了理解和交流的障壁。不相信自己是真实的,不相信自己存在于此实有意义,从而在镜前彷徨。青少年的孤独,就只存在于青少年的心中,也是因为这样人格的不完全和幼稚吧。但即使知道道理,情感也很难抑制,【孤独】的感觉是如此令人着迷,令人怀念,无数次想回到那年的六月。锦绣杜鹃,大叶紫薇,小叶榄仁树,全都真实存在着,提醒我那种心情曾经存在过。

十一二岁时读饶雪漫,记得一句话【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一直记到现在。我啊,现在的我,即将成年,当时写故事的冲动和原初动机还留在我的心中: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也能完成一件了不起的事。填完坑很了不起了好咩!写故事是为了记录。我写下十七岁的故事,故事中的人物就永远停留在这里,而我把情感托付在他们身上,就能一身轻松地往前走。而学校里的花,一年一年还会继续开吧。直到我毕业离开,直到十年后我参加校庆回来=v=

【桃红色耳机】四周都是蓝色的清晨,确实在那个三月发生过,有种烟雾缭绕谜之童话感。哈哈哈哈哈,说到桃红色,上一次用是周祭的收纳箱,总感觉这种颜色很不可思议。哦还有果绿色(草绿色?)没记错的话是后文审神者的马克杯,也是语文的收音机=v= 有时写故事就控制不住的用之前故事的梗,哈哈哈哈哈哈。话说捻头发能知大气湿度这种技能我也没有啊!就是觉得帅气又实用挺适合堀川的【啥 说来堀川是很擅长照顾人的,当年的技能点差不多都点在这上。但是呢,很迷茫,这样做的时候好像控制不住地把对兼桑(特定的某个人)的情感投放到他人身上。怎么说,甚至会有罪恶感,像后来小组长跳下楼梯时堀川咒她又想拉她的心理活动一样。嗯说回耳机,我最近觉得蓝牙还真挺帅的!耳机就像从前戴的耳环一样,长发,哼着什么轻松地笑,一闪而过。对堀川来说应该就像脑中“嚓”地闪过电光吧。哇呜无法平静到要自己走走。

【夜聊】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堀川真的超可爱的哈哈哈哈哈全文最体现出来的就是这里!夜聊这种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场合,堀川肯定是一不小心说漏嘴的,然后全宿舍都察觉出“诶嘿嘿”然后群起而攻之噗哈哈哈哈!不行了即视感太强好好笑【 以及可爱的上铺,最后都不相信……

【阳光和雨霁】兼桑那边应该就是刚下过一场雨,没带伞,随便跑到个屋檐下。这课大叶紫薇那时真的非常漂亮,那时的我虽然看不到树下有人但也常常绕道地理园盯着它看。去年的叶子和果实,像是在几个月的时间中晕染开了一样,阳光滑动着。这时堀川就会有谜之揪心烦闷感,这种心情相当普遍,因为需要着对方(从千万字同人中总结出的经验)。因为自己的存在与价值,是需要对方证明的。因为不断建立着的与他人的联系,才能最终得到【自己】。

【帅气又受欢迎的刀】兼桑口头禅。兼桑在同人圈子被爱称为爱抖露(偶像),噗哈哈哈哈反正这中有许多圈内人才懂的梗噗哈哈哈。但是呢像这种萌娘百科就能查到的台词,全文大概出现了四五处,后文提到的程序性自夸也属于这类。

【政府论】哇呜超级!!喜欢这一段的兼桑的描写!妈呀我我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qwq 原设中兼桑是文科生,这本政府论是超厚的什么社科巨作,印象来源于初三时咱们自己复习,政治老师坐在上面津津有味的看一本什么美国资本什么法律,就是超厚的红封皮,只可惜我记不清名字了。堀川就跟我一样是理科生。人类的身体真的非常美丽,我经常有这种强烈的感觉。人生真是漫长又美丽的事物,当然对我是知道它的用处的,但对彼时的堀川,他的心情我又能清晰地知晓。想要追寻答案,追寻的过程又感到悲伤,因为对答案来说,自己过于渺小。即使如此也鼓足勇气——那当然,人类就是靠这样的勇气走到今天的=v= 

【呼唤名字】这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如此重要以至于成为了咒语。幻象一直都是只有图像没有声音,我估摸着审神者就是为了避免堀川听到自己的名字。一个名字代表的是一个特定的身份。而过去的名字就是窗口,就是重拾那时的事物的捷径,审神者就是想让堀川走一条绕一点,辛苦一点的路找回过去。一路找,一路思考,从而突破过去的自己。

【红色的木梳】就是后文回忆篇写的桃木梳子。是歌仙兼定给和泉守兼定的,就像山伏国广给堀川国广那对耳钉一样,是重要的寄托感情的事物。一个非常美丽的象征=v=

【公交车】我搭公交车上学,大概占了高中生涯的一半。路上大家玩手机我就是盯着窗外的那个。真的,咱这的花花期非常随便,她们从来不害怕季节。因为一直都很温暖呀。至于那什么【恰三春好处无人见】,就像是一种奇妙的联想。小组长在这里也是非常有意思,我挺喜欢这种无意中遇到同好的突发默契感=v= 至于为啥堀川和小组长志趣相投?那是因为都源于我的爱好呀=v= 顺便能在车上一下看出花朵是【阔漏斗形】(这一句原文没有因为我忘了抱歉修正版就有啦),堀川的眼力那是真的好。

【木棉】那个三月四月,我对这种花的喜爱达到高峰。学校的木棉树,同步更新时不知有没有谁留意过,那些花开在树上就模糊成一团,整棵树就像个巨大的火炬。每次看到掉在地上的花朵,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满怀敬意。以及我的回家路上那棵开在路旁镇上的木棉树,一度给我带来巨大的心理震撼。整个冬天都光秃秃的,突然间——(词穷)真想催促你们明年一定要留意一下。小组长说的话,全他喵发自肺腑啊!当然堀川的议论更加是。【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就引自席慕蓉的诗,描写爱情的灼烈与平等。很迷的是堀川想到了土方。。。我几经思虑,觉得这里他想到的人应该就是土方。确实是,高贵之处呢。

【即视感】有小伙伴问我小组长是兼桑吗?不,这个叫即视感。大概因为从前的兼桑就总是指着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给堀川看吧。

【回南天】基本都是真事,抓这扶手往下跳那就是从前的我,不过后来自己有点后怕就把这习惯改了【躺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原句就是堀川对兼桑说的台词。饭不可以乱吃噗哈哈哈哈这也是个时事梗=v=

【雾,镜面,三月的春雨】堀川的人类身体确实还有些与人类不同的地方,但诚如后文所说,平常的生活的话,也没啥区别。堀川算是刀男辣么多人设中最贴近普通少年的了,就说外貌哦,黑色短发虽然还是有被级长揪出来的危险但总体能忍,就差瞳色,黑发蓝眼这不知是哪个人种,只要黑色隐形就能解决了嘛。

嗯,就是从这一段开始,我打算后文不时插入诗词。【有些不朽的诗篇是纯粹的眼泪】和【春花秋月何时了】都来自于我上虞美人这节课时对李煜,李重光留下的印象,前者是老师在课件上给出的扩展阅读。那段时间对他的故事念念不忘,无法释怀。艺术的美是绝对的,流传千古,却来自于残破的灵魂。艺术和人生,哪个更有价值?对于李重光,这事他本不想,却因自己的错误和无能沦落到如今境地。写词遣愁,却正因他这种性格而愈加愁吧,愁到终于成一江春水。又想到杜甫写李白【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感叹千秋万古名也只留下身后的寂寞;又想到梵高,塞万提斯。我盼望艺术家能在生前得到幸福,又忧愁那样的生活能否诞生这样千古的艺术。像大仲马那种艺术家,也不多吧。

【假若孤身一人,我不如不要这一生】写的时候很喜欢,写完才发现这压根不是我自己的观点。这就很有意思了=v= 堀川的形象,与我自己,到底有什么关联呢?或许我就是为了一直存在于我心中的那个人,才写故事的吧。


评论(2)
热度(5)

© 水蓝湾傻乎乎 | Powered by LOFTER